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狐琴] 百鬼夜行

  01

 

  华灯初上,妖风诡谲,魑魅魍魉,形形色色。

 

  七月十五,盂兰盆夜;这日,是百鬼夜行的日子,不但要去那街巷里走,还要接受阴阳师们“撒豆驱鬼”的仪式。

 

  听那些活了上百千年的大妖怪说,阴阳师在撒豆驱鬼的时候,会捏着数量不等的豆子,一面叨念着“鬼出去,福进来。”一面将豆粒扔向夜行的百鬼。

 

  “被砸到可就不好了,据说被砸到之后身体会少点什么,仿佛是被那些阴阳师割去一般,变成他们的藏品。”

 

  “啧啧啧,真是变态,和咱们族里某只狐狸还挺…”

 

  “——喂喂喂!小生听见了啊!”

 

  妖狐一把收了扇子往管狐脑袋上一敲,又软声软气地朝三尾狐撒着娇靠去:“唉呀,三尾前辈,您是咱们族里的老人了,那百鬼夜行,要怎么避免那些豆子才好?”

 

  三尾狐弯了眸子媚眼一笑:“这我可不清楚,只知道像茨木大人、酒吞大人、一目连大人那些大妖怪,是从来不会被豆子砸到,这个呀,你还是去向他们打听才好。”

 

  妖狐哧了一声:“算了算了,他们那些大妖怪,不吃了小生就对了,小生还指望打听个什么呢?”

 

  话虽这么说,可妖狐还是去找了花鸟卷和小鹿男,理由是漂亮小姐姐和鹿系男子,都不像是凶恶之人。

 

  你问妖刀姬?甭提了,再好看又如何?妖狐可是见过她独自斩杀八岐大蛇的。

 

02

 

  巷外,长更入夜,群鬼列阵,逐肩而行。

 

  妖狐握着支折扇,紧紧跟在妖琴师身后,他自打听三尾说了被豆子砸到之后的惨相,便死缠烂打地要跟在妖琴师后面保护他。

 

  “可爱的小小鬼使哟,和小生换个位置可好?”

 

  白童子瞅了瞅带着面具的陌生男子。

 

  “嗯哼,一块甜糕,如何?”

 

  白童子抱紧了他那高高的招魂幡。

 

  “…两…两块?”

 

  白童子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三…三块!”妖狐咬咬牙,看见前面的妖琴师正侧着身子发笑。

 

  他掰着手指数了数;判官、阎魔、孟婆、鬼使黑、鬼使白、黑童子。

 

  “…七块!不能再多了!”

 

  03

 

  妖狐终于如愿以偿地排到了妖琴师身后。

 

  “没想到那小鬼那么精…小生专程给阿琴带的甜糕…”

 

  “……”

 

  妖琴师叹口气,捏了捏那狐狸毛茸茸的耳窝:“几块甜糕而已,回去再给你做就是。”

 

  妖狐眨眨眼,牵起琴师的几缕白发吻了吻,一副计划通的模样咧嘴笑着。

 

  “…也不知是谁更精。”

 

  “行了行了,赶紧走罢。”琴师说着,随着前方的队伍走动起来。

 

  妖狐倒也不紧不慢地跟着动,只是他那折扇这会儿展开了便再也没合拢过,前方不断传来有妖怪被豆子砸到的声响,也有豆子砸空了洒在地面的声响。

 

  妖狐几乎是全程聚精会神地盯着妖琴师周围,很快他们便走到了那阴阳师撒豆子的地方,大把大把的豆子跟预料中一样不断朝他二人撒来——只听见“唰唰唰、唰唰唰”几声,那数十粒豆子便落了地。

 

  噢,原来是妖狐拿着折扇替妖琴师挡着豆子呢。

 

  左一挡,右一挡,时不时还拿尾巴卷着扇子再一挡。

 

  气得那阴阳师把十颗豆子全部扔向了他们身后的天邪鬼绿。

 

  “停一下,麻烦你们停一下!”

 

  妖琴师几乎是一瞬间红了脸,他加快了步子飞一般地就往前走,弄得身后妖狐差点儿没缓过神来——

 

  “阿琴!阿琴等等我!”

 

  “烦死了你…”

 

  妖狐收了扇子,一把揪住妖琴师身后的蝴蝶结绳——

 

  “等等小生呐——”

 

  “……”

 

  “你烦不烦,滚!”

 

  那狐狸笑了笑,牵着那蝴蝶结绳晃了晃;

 

  “不,偏不,就不。”


——————————————————





  今天砸百鬼的时候就看到他俩一起出来,狐狸还走得飞快;就那么想追上你媳妇儿??

  好了,接下来是不负责脑内小剧场……

  &

  古笼火:“信长!信长等等!”

  狐琴:“噢,祯丞!你怎么在后面?”

  博雅:“喂,你俩。”

  狐琴:“Tatsu桑!”

  古笼火:“达央前辈!”

  博雅:“哼,不要等我砸,乖乖过来。”

  狐琴、古笼火:“是…是……”



评论 ( 8 )
热度 ( 88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