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狐琴] 惊梦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从季夏三月至严寒凛冬,不过短短数月而已。

  那只狐狸总是隔三差五地就往妖琴师那儿跑,虽然算不得频繁,但也总要被琴师说上一句“骚扰”,这下子那狐可就不乐意了。


  ——文人雅客之间的事,怎能算是骚扰呢?

  只道那狐每每只倚在院中树下听琴,或是望着屋檐窗棂发呆,连妖琴师的屋子也未曾踏入半步;若说骚扰,倒还真冤枉了他。

 

  妖琴师也懒得和他争论,偶尔去庭院中摆弄花草时,也会瞧见那狐狸惬意地倚在树下,掂着折扇掩面而笑,身后茸尾耀武扬威般晃个不停:

  ——先生,您瞧,小生可没聒噪。

  罢了…琴师转身,终归是说不过他的。

  冬天来得很快,时值深冬清晨,琴师那庭院里往往是满当当地铺着厚厚一层白,连出行也变得麻烦;他便索性拿了铲子,准备去清出一条小道——

  雪可真厚…

 

  …若是那只狐狸在就好了,区区薄雪,不过是数道风刃的事。

  “……”

  琴师愣住,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想法令他有些乱了心神;怎地偏偏就,总想到那只狐狸?

  ……

  又下雪了,原本被琴师清理出的清幽小径,早已被细雪重新覆上;妖狐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那庭院里叨扰,院中那人也仍是每日习琴、煮酒、温茶,仿佛一切都与往常一样,什么都没少,却似乎…又少了些什么。

  妖琴师倚在廊下,漫天雪白刺得他瞳眸有些疼,他低头,任凭稀疏细雪飘落至身前肩上;琴师有些恍惚,可是大雪封山,绊住了那人的来路?还是…

 

  他不愿再继续往下想。

 

  ……

  “阿琴…”

  “…阿琴?”

  ——!! 

 

  听得模糊呼喊,妖琴师忽地从梦中惊醒,他昏昏沉沉地揉揉眸子;只见四周是熟悉的居室,身前桌案上方尚摊着一卷书册,他这才动了动,哪知身后竟有温暖怀抱,那人一双臂膀将他圈得紧实。


  “…方才还在阅着诗卷,哪知阿琴竟忽然睡着了,亏得小生还兀自说了好些话哩。”

  “……”

  “抱歉…你说什么了?”

  “左右不过是些诗词的事,那阿琴呢?可有梦到什么?”

  梦到什么…?

  募地,妖琴师回想起那个亦真亦幻的梦,迷茫的眸子被明烛晃得有些疼,他惊眸,攥紧了身前绒氅,缓缓转过身去与那人衣襟相贴。

  沉缓的话语仿佛用尽了他所有心气。


  “冬日严寒,我予你温酒与琴。”

  “留下来罢,别走了。” 


——————————————————

  狐琴的日常我还能迷恋一百年。

  

评论 ( 1 )
热度 ( 82 )
  1. 张起灵偃清 转载了此文字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