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琴鹿] 温雪

#妖琴师x幼年鹿
#并不是犯罪

  深冬暮雪,寒风凛冽。

  妖琴师醒来的时候,被窝的另一侧早已没了余温,他略略掀起被子一看,只见被窝里仅剩下一只毛绒绒的袜子,孤零零地窝在深处。

  那孩子…

  琴师微叹,他起身,支开一点窗缝;外面依旧是天寒风凛,积雪压枝,白茫茫的天里, 除了雪便没有别的什么……

  嗯?

  小鹿?

  他凝眸细看,那褐色身影,裹着里三层外三层衣服的褐色身影,四只蹄子三只袜子的褐色身影,可不就是那只清晨离了被窝,不知哪里撒欢去了的小鹿么。

  妖琴师失笑,也没出门唤他,只得由着那鹿在雪地里跑着跳着玩着。

  天阴雪沉,屋里静静燃着炉火,一壶清茶在火上温着,偶有淡淡竹香传来;约莫是过了午,屋外可总算传来些动静。

  ……

  哒哒哒哒哒… 

  “琴师先生——!”

  所谓未闻其声,先知其人,妖琴师光是听那踢踢踏踏的鹿蹄声,便知道是哪个家伙回来了。

  “玩够了?冷着没?”

  ——噗通。

  小鹿撞进怀里的声音,琴师无奈地抱了在自己怀里乱蹭的鹿;待那鹿又闹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吸着红彤彤的鼻子朝妖琴师撒娇道;

  “够啦…!原来雪天这么好玩,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雪!”

  “先生你瞧,我在外面堆了个雪…阿嚏!”

  话未说完,寒气便从体内冲出,小鹿抬头,双手拽着妖琴师的衣襟不肯撒手:“堆了个雪…阿嚏!雪人琴师先…阿嚏…先生!”

  妖琴师倒是断断续续地听了个明白,却又舍不得皱眉责备他,他替那鹿拭去发上几点雪花,又拿了落下的一只袜子替他穿上; 温声细语地说着:“瞧你,袜子也不穿齐便跑出去,着凉了还不是我心疼。”

  小鹿吐吐舌,抱着妖琴师不肯撒手,一双水灵眸子眨巴眨巴盯着他,琴师叹气,只得去取了帽子来替他戴上;哪知那鹿却撅了嘴,埋头轻轻往琴师怀里蹭:“屋子里戴帽子要长不高的…”

  “戴了帽子暖和,这样小鹿便不会再变成冻鹿了,嗯?”

  那小鹿倒也懂事,乖巧地便没再说话;琴师笑着,又将一根毛绒绒围巾给他往脖子上一系:“里三层外三层,容我想想…”

  “手套…!”

  “还要手套…”

  小鹿伸手,琴师低眸,大约是因才玩了雪的缘故,那双白嫩小手竟也透着些红;他蹲下,再将一双连着线的毛绒手套挂在那鹿脖子上。

  妖琴师拿起毛绒手套揉了揉小鹿的红彤脸蛋儿:“可满意了?”
 
  那小妖撅噘嘴,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样:“好讨厌冬天喔…要穿这么多。”

  “可是寒来暑往,总不能不过冬天了,等来年开了春,我带你去看樱花。”

  “真的吗!…可是…冬天好像还很漫长,希望它早点过去…”

  “真的。”

  琴师吻了吻他的小额角。

  “琴师先生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鹿欢喜地蹭了蹭鹿蹄子,然后牵起妖琴师的手:“那说好了喔!拉勾勾!”
 
  半晌, 一声轻笑。

  “好。”

——————————————


  小鹿世界第一可爱,觉得除了“宠着孩子过日子。”以外,琴鹿间最温馨的相处模式莫过于“岁月静好,长乐安宁。”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