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狐琴] 衣不如新

  那是落雪的时节,平安京的街巷房檐上都铺着厚厚的白;或许是因为快到新年,这样的冷天里,路上的行人却逐渐多了起来。

 

  妖狐与妖琴师一向住在山里,山中清雅,狐狸只是看过一眼,便拉着琴师死活要在那儿住下;妖琴师扭不过他,只得由着那狐狸去折腾。

 

  到后来,妖狐置出一间小屋、他在廊前栽上些稀疏翠竹、再往后院里挖出一汪清泉来,只消稍微施法,那清泉便成了一池温浴。春寒料峭的时候、季夏酷暑的时候、枫叶漫山的时候,竹前廊下、雪中泉里,都会寻到妖琴师的影子。

 

  他是喜欢极了这个地方。

 

  虽说妖狐也算个风雅之人,但这小庭院他是处处都照着妖琴师的喜好来;照妖狐的说法,他从前撩拨小姐姐们那会儿都没这个耐性。

 

  当然了,后果就是那狐狸整整两天都没能上妖琴师的榻。

  

  ……

 

  雪又落了起来,妖琴师已经一整天没出房间了。

 

  最近他经常如此,妖狐大概是不敢去打扰他的,于是那狐狸只得百般无聊地枕在绒榻上晃荡尾巴;偶尔下山帮源博雅破些结界、偶尔安静地待在屋外绘点图卷——

 

  全都是妖琴师的模样。

 

  “阿琴唷,阿琴究竟在做什么?可有什么需要小生帮忙的地儿?”

 

  然而房间里从来不会传出任何回答,只有待到妖狐推了门作势要进去时,妖琴师才喊着让他赶紧走。

 

  “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周,妖狐只有在每天夜里休息时才能看上妖琴师一眼;甚至有时候妖琴师还不让他进房睡觉,理由却没个大概,只说让他忍着,回头都一一补偿予他。

 

  得了,就当狐狸也是好哄的,这么简单一句日后补偿,就把妖狐的那一腔不满全都给咽了回去。

 

  ……

 

  雪愈来愈大,直至整个山林都被白雪覆盖,再也找不到一丝翠绿。

 

  狐狸第三次快要在榻上睡着的时候,妖琴师总算推着门走了出来。

 

  他白发有些散乱地随意搭在肩上,白皙而姣好的面容上印着淡淡两道黑影,大概是长期没睡好的样子。

 

  那狐狸大梦初醒般一个箭步跑到琴师身前拥住他:“怎么了?脸色这样差?”

 

  妖琴师靠在狐狸怀里堪堪揉眼,他摇头,拉着狐狸转身进了房。

 

  “……”

 

  “闭眼。”

 

  “……?”

 

  “叫你闭就闭,快些。”

 

  “…好。”

 

  狐狸顺从地闭上眼,只觉双臂都被抬起,然后衣裳被一层接一层扒下来——

 

  “几日不见,我家阿琴都已经主动到这个地步了?”

 

  狐狸就是狐狸,明知琴师并非此意,却还是忍不住出言调侃,后果嘛…自然是被妖琴师揪了耳朵。

 

  狐狸佯装吃痛地嚎呜两声,直到身上被重新套了什么东西,他才老老实实的闭嘴;

 

  ……

 

  “阿琴,这是什么?”

 

  妖琴师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捣鼓着;半晌,琴师终于松了手,他退开几步,仿佛是带着笑意般缓缓开了口;

 

  “好了。”

 

  狐狸睁眼,只见身上之前那一袭蓝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新换的绒白狩衣;他惊诧抬头,被柔软茸毛包裹着的脖颈煞是温暖;连平日里戴的假面也被别在肩口。狐狸愣了愣,他抬袖,向来利索的一张嘴此时却什么也说不出似的,就那么呆呆地望着妖琴师——

 

  “怎么,不喜欢?”

 

  倒也轮到妖琴师口齿伶俐一回。

 

  “没、没有…”

 

  “阿琴…亲手替我做的?”

 

  妖琴师是被那狐狸气没了脾气,他拿过那人的折扇在狐狸脑袋上轻扣一下,笑道:“以为我这些天是闲着在做梦?”

 

  狐狸沉默,只管拉过琴师将他狠狠揉进怀里,仿佛怎么抱也抱不够似地紧紧环住那人;琴师无奈,偏偏又只得由着那狐狸去,他淡笑:“总想也为你做些什么,正好入了冬,就想着…唔…”

 

  每次的小情话都总会断在那只狐狸的吻里,妖琴师也算是认了栽。

 

  ……

 

  “就想着,衣不如新…”

 

  …到底还是喘着气说完了那句话,琴师别过脸;他向来最不愿在缠绵的时候与那狐狸对视,妖狐也不在意,因为他知道,琴师大概是羞的——

 

  可还是替他补完了完整的那句;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得君如此,夫复何求?”

 

——————————————————————

  崽的新衣服好好看prprpr…




评论 ( 13 )
热度 ( 122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