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狐琴] 初遇

#手游向阴阳师人设

#妖狐x妖琴师


  约莫是初冬的一个细雪天,妖琴师第一次见到那只狐狸时,他正拿着根小草儿在逗山兔子。

 

  “…可爱的兔子唷,你是如此让小生着迷…”

 

  呵,轻浮之人。

 

  琴师斜眼一瞥,不屑轻哼;又是个浮滑放纵的家伙。

 

  “小生的家就在前面不远处,不如……嗯…?”狐狸说着停了下来,他稍微退后几步,闭眼深吸——“…啊,这诱人如迷药般的香味……”

 

  狐狸执扇转眸,他瞧见前边有一背影;那人白发垂肩、身负和琴、于漫天疏雪中踽踽独行。狐狸仿佛是被那背影迷了心窍,他愣了好一会儿才笑着自嘲般摇摇头:“哎呀…大意啊大意,猎人是不能被猎物迷惑的。”

 

  ……

 

  妖琴师似乎觉得身后氛围有些不对,索性加快了步子往前走;不料只在那瞬,一支折扇便搭到自己肩上:“唷,美丽的少女啊,光是这寂寞的背影就快要勾走小生的魂儿了…”

 

  ……

 

  少女?

 

  琴师皱眉,抬手挡开那支折扇,只见身后那人踩着薄雪缓缓绕至他身前;而狐狸假媚的笑容在看到自己的那一瞬凝固。

 

  琴师轻蔑着牵起唇角,然后避开那狐狸径直朝前走去。

 

  “唉!等等…!”

 

  狐狸转身,半瞬,他看见妖琴师在细雪纷飞中回眸凝他,那人瑕白的发丝随着轻风扬起,像极了他梦中那副绚丽惊艳的画。

 

  “小生无意冒犯,卿…可莫怪罪我?”

 

  琴师与他对视片刻,随后拂袖,头也不回地走远了去。

 

  “哎哎哎别走啊!”

 

  “卿姓甚么?家住哪儿?打哪儿来、往哪儿去?”

 

  “这是和琴?和琴难见,若是能听得卿抚琴一曲…”

 

  “卿美甚,连那传闻中的——”

 

  “…闭嘴!”

 

  ——妖琴师忍无可忍地停步呵斥,这只狐狸怎么回事?知晓自己并非女子了还来纠缠,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简直像只喋喋不休的虫子。

 

  狐狸识趣地打住话头,他就静静停伫在琴师身前,瞧着那细雪轻坠在他发上;

 

  “起风了。”

 

  琴师别过脸去,雪又开始飘洒起来;忽地,他周身的雪不再纷纷坠下,只有偶然几朵雪絮被吹至衣衫袖上。

 

  他抬眸,一把印着越鸟尾羽的浅蓝纸伞赫然出现在眼前。

 

  琴师不解地望向身旁那人,那狐狸淡笑着将纸伞往他身侧倾了些;

 

  “小生不吵,且替卿遮风避雪,权当赔罪,可好?”

 

  赔罪?

 

  也不是不可以。

 

  琴师默然,话也不说地又朝前走去,妖狐快步跟上;雪愈下愈大,一蓝一白的两个身影在雪地上踩下浅浅脚印,然后又被新雪掩盖。

 

  妖狐撑着伞,他笑着,静静地与琴师并肩缓行。

 

  ……

 

  今天遇到的命运之人,与之前的都不一样。

  

 

————————————————————

  越鸟:即孔雀,妖琴衣服上的花纹是孔雀尾羽。

  我的狐琴都是同一人设,所以故事都是写的同一对~前篇指路[狐琴] 孽缘



评论 ( 8 )
热度 ( 123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