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 斫琴师(番外一)/(阴阳师paro)

#小鹿乐的形象参考阴阳师觉醒小鹿

#梗采自阴阳师章首小鸟剧情

#小鹿男盛世美颜,一定抽中他


  这是我们经常说起的,“那个年代”;那个年代,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观星宿、相人面、测方位、知灾异,画符念咒、施行幻术。

 

  民智未开的人们总是相信鬼神之说,而他们认为这群人拥有足够的力量可以操控那些有关命运、神灵的东西。

 

  他们把这些奉行着阴阳道术的人,称之为“阴阳师”。

 

  而那个年代最著名的阴阳师,当属阴阳大家谢衣。

 

  当然了,阴阳师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上有朝臣心怀鬼胎、下有妖魔隔三差五上门搞事。

 

  是的,那些大妖小怪一有点儿什么事就喜欢找谢衣;谁家鸟儿的孩子被偷了、谁家鲤鱼成精了、谁家在红叶树下看到女鬼了、谁家小草又揍人了…

 

  头疼,头疼。

 

  这天,谢衣正靠在廊下小憩,忽地,一股强烈的灵力冲破结界直奔他而来。

 

  “——谢衣!拿命来!”

 

  唉,又是什么麻烦事?

 

  谢衣抬眸,一头小鹿正从墙院上跃下,顶着那鹿角就要朝他撞;他拂袖,一道绿光闪过,那鹿的角顶着空气墙便不动了。

 

  “哧、哧…虚伪的人!有胆你别躲啊!”那鹿蹬着蹄子哒哒哒地后退几步,然后再次朝着谢衣撞去;谢衣叹气,再次将鹿困住:“谢某可不认识这位小友,想必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

 

  “你杀了我朋友!还狡辩!”

 

  鹿不满地撅蹄子,谢衣这才仔细将他打量一番;只见那鹿是人首鹿身,他白发垂肩,褐色双眼水汪汪地直瞪着他;那鹿还撅着唇,两只耳朵因愤怒而不断地轻微抖动,脑袋上竖着两只角;一幅灵俏动人的模样。

 

  可爱、可爱…

 

  在见过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妖怪后,谢衣觉得此时心里仿佛是要化了一般:“你朋友?你叫什么名字,看样子…像是西边儿林子里的小鹿罢?”

 

  “哼。”

 

  那鹿头一扭,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将死之人不必知道本大爷的名姓!”

 

  “……”

 

  谢衣轻笑,那鹿的一举一动仿佛都在故意将自己的可爱之处露给他看似的:“让谢某猜猜…西边儿的森林、有些像是传闻中的艾斯艾斯阿尔…”

 

  “少废话!看招!”

 

  “小鹿冲撞!”

 

  只听见哒哒哒哒几声,那鹿又顶着两只角朝谢衣撞去,如此来回数次,鹿却又总被谢衣钳制住;直到谢衣被他弄得有些无奈了,这才用咒术将他暂时困住,问道:“你说谢某杀了你朋友,你朋友是…?”

 

  “哼…”小鹿不满地用鹿蹄子刨刨土:“每日都会来找我的小鸟,它喜欢停在鹿角上和我一起到处玩;那天它托梦给我,说什么被吃掉了,让我来找你。”

 

  “……”

 

  “人证都有!不是你干的好事还能是谁!”

 

  谢衣哭笑不得地伸手揉揉鹿脑袋,小鹿哼哧着甩甩鹿角,谢衣无奈又揉了揉他:“那你身上可还有那只小鸟的东西,譬如羽毛?”

 

  “有…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让你和小鸟重逢。”

 

  小鹿半信半疑地瞅着他,最终还是将一根褐色的羽毛塞到谢衣怀里,然后继续瞪着那气鼓鼓的眸子;谢衣拿着羽毛略施法术,口中念叨着什么咒,只见一道白光,羽毛竟变成一只褐色小鸟灵体。

 

  “诶!是你!你去哪儿了…是不是这个谢衣吃了你?我这就替你报仇!”

 

  谢衣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只小鸟叽叽喳喳地绕着小鹿来回飞了几圈儿,然后停在他的鹿角上:“啾啾,不是谢衣大人哦!谢衣大人是好人,昨日飞到北边儿树林里去的时候,被一只发狂的猛兽吃掉了…”

 

  小鹿愣了愣:“哎?!”

 

  “但我还想继续陪着无异玩!于是就让无异来找谢衣大人…说不定谢衣大人会有方法呢啾。”

 

  小鸟飞到谢衣面前啾啾几声,又回到小鹿身旁:“谢衣大人~有什么方法能让我继续陪着这无异么?哪怕是灵体也好呀,我和无异认识好久了,唔…他总是一个人在林子里,都没什么朋友——”

 

  “喂喂喂!够了你,谁说我没朋友?…那什么,刚刚误会你了,不好意思啊…”小鹿别过脸去,垂头撅撅蹄子;忽而又抬眼祈求般望向谢衣:“不过…你真的有办法可以让它活下来么?”

 

  “这个嘛…”

 

  谢衣与那叫无异的小鹿四目相对,他笑得温和:“有是有,不过有个条件。”

 

  “你说!只要能救我朋友,不太离谱的我都答应!”

 

  谢衣摇头笑笑,他召出一只小纸人,举手作势是要画符的模样:“你留在谢某身边,做谢某的式神,如何?”

 

  “…式神?”

 

  那墨发披肩的男子笑得愈发柔和,似是要将小鹿诱进他眼里一般:“不错,你可跟随谢某左右,也大可自由山林外;只要是谢某的式神就好。”

 

  “唔…那你法术厉害么?”

 

  “你猜?”

 

  “那你能教我厉害的法术么?”

 

  “术法啊…传内不传外。”

 

  “那小鸟也会成为你的式神么?”

 

  “或许?不过可以赠予你。”

 

  “是不是又有条件?”

 

  谢衣笑着,抬手捋过小鹿瑕白长发;

 

  “让谢某…授你法术,嗯?”

 

  ……

 

  再后来,据小鸟儿说,小鹿果真就跟着谢衣大人认真学法术;只是不知为何,那鹿总喜欢在谢衣大人身后小鹿乱撞…可明明他擅长的是小鹿冲撞呀…

 

  唉呀,谁知道呢。

—————————————————————


  某晚和默默沉迷于小鹿男的美色(x)时,突如其来的脑洞…

  让我抽到小鹿,谢谢谢谢。

  搞事,搞事…

评论 ( 20 )
热度 ( 25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