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谢乐] 斫琴师(九)

  回到自家院子已是傍晚,不过所幸雪仍停着,街道路上的积雪也不多;倒不至于让他们误了路程。是夜,师徒二人洗漱毕了一齐窝在床里,屋内火炉渐旺,暖气萦满了整个房间。乐无异向往常一样一个劲儿地往他师父怀里钻,谢衣搂好了自家小徒儿,把被子一一给他捂严实了“冷不冷?”

 

  怀里的小脑袋直摇摇,谢衣笑着吻上他发顶“睡吧,夜深了。”

 

  “师父~”乐无异抬头,黑暗中谢衣看不清他的眼神“嗯?”

 

  “今天师父弹的那首曲子,无异总觉得在哪儿听到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谢衣愣了愣,把他的小徒儿搂得更紧些“那首曲子,唤作《流水》,古时候有位琴士,名伯牙…”乐无异听得认真,谢衣便把那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的故事一并讲与了他听。

 

  “原来是这样啊…”他喃喃自语着“可还是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哎对了师父,这首曲子,师父能教教我么?”

 

  “想学?”

 

  “嗯!”

 

  “……”良久,谢衣点点头“好。”

 

———————————————————

 

  天宫 

 

  “师父师父,怎样?我记的快吧!”蓝衣少年一曲终了,望向他师父的眼神满是期待;白衣仙君默许般点点头“不错,这曲《流水》本就偏难,如此短的时间内无异竟能领悟这么好,实在难得。”

 

  “那当然!既然师父的《高山》都那么好听,那我这曲《流水》当然也不能太逊色了啊。”蓝衣少年伸了个懒腰,仙君行至他身后,双手覆上他肩颈开始轻缓揉捏起来“噢?为何一定要拿为师的《高山》相提并论?”

 

  那少年挠挠头“嗯…高山流水本为伯牙一人所奏,子期听出了高山意与流水情,而我听过师父的《高山》后,觉得师父和我就好像高山流水一样……”

 

  “何出此言?”

 

  “唔…总觉得,有师父在就很安心、很可靠,师父就像高山一样,给我很坚实安定的感觉;而溪流发于山,汇聚成河,如果不是因为师父,那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山与河川相伴相依,高山指引着细水汇集成溪,流向河川大海;师父教会我那么多东西,难道不就像我说的那样么?”

 

  少年说完,谢衣停下手上动作愣了会儿,然后俯身在他耳旁轻落一吻——

 

  “嗯,无异说的对。”

———————————————————

 

  

  时间恍若白驹过隙,几载光阴转瞬即逝,离乐绍成夫妇奉命南下,竟也已七载有余。七年来,乐无异跟随谢衣斫琴学艺,也曾走过四方河山;而他对于识木、采木一术,更是造诣渐佳。

 

  盛元二十一年,刚过了五月,师徒二人便从云南回到长安;时值仲夏,榴花纷飞,长安谢家庭前停下一辆马车,车帘被掀开,一蓝衣少年从车上跳下——

 

  “唔哇——!终于到了,屁股都给我坐痛了…!”他舒服地伸个懒腰,暖阳就那么轻洒到他身上,映出一片和煦与朝气。  

  

  随后下来的自然是谢衣,他清点好随身物什,这才拿了银子付给车夫;许久未归,琴馆也闭了好些日子,也不知自家那些花花草草都枯了没……不过,谢衣心想着笑了笑,有那位姑娘帮忙看着,想必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师父!”乐无异拿上东西和琴囊跑到谢衣身边,忽地,他停住脚步,望着谢衣看了小会儿“……无异?”

 

  乐无异摇摇头,露出暖暖一笑“没、没,只是突然觉得…师父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一样;嗯…就…好像神仙一样,”

 

  “噗…那,倘若为师真的是神仙呢?”谢衣拿过琴囊,绕过乐无异径自往庭院走去,乐无异后退着步子一路跟上他师父“神仙啊?世上应该没有神仙吧。嗯…如果师父是神仙的话,那岂不是手一挥就能变出许多东西来?比如什么上好的木头啊、琴弦啊、好吃的啊等等…”

 

  “……”

 

  “嗯不过要师父真是神仙可就不好了。”

 

  “噢?”

 

  “神仙可是长生不老的吧!那岂不是等我都老得快走不动了,师父还是像现在一样?不成不成,到时候被师父嫌弃的。”乐无异一面说着一面直摆手,惹得谢衣没忍住一笑“…尽想些没边儿的,又在瞎说。”

 

  乐无异挠挠头,师徒俩刚踏入院子,便听见谢衣一声“等等!”而他周身立刻浮出一道浅光,组成一个光球把自己围起来——“哎这是…?”

 

  谢衣屏气“既已来了此地,何不速速现身!”

 

  语罢,整个院子周围开始露出一团团黑气,短促而奸诈的阴笑从那黑气中传出“谢衣啊谢衣,可总算找到你了。”

 

  “……砺罂?”

 

  谢衣蹙眉,掌心凝气成形,只见那团团黑气逐渐变成黑色人影,而奸笑声依旧在继续“哈哈哈哈……多年未见,岱屿山寻你不得,没想到你竟然躲进了人界!”

 

  “…蝼蚁之辈。”谢衣找准了离他最远那处黑影,抬掌便是一道白光击过,只见黑影迅速闪开,院子中其他黑影逐渐合为一人;那人没有相貌,只是黑气聚集而成的四肢头脑——砺罂停在半空中,与谢衣过招数个来回,倏地,谢衣拂袖散出巨大光阵,直直就朝他击去,带着利风阵阵——

 

  砰!

 

  空中一声炸裂,砺罂倒在地上滚了两圈,然后立马爬起来,嘴里默念着什么咒文;谢衣暗道一声不好,便瞧着从庭院地下开始钻出无数只丑陋魔怪。

 

  乐无异震惊着,连忙比划出拳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谢衣只是一抬手,便将他送至半空中,又是一道光,他周身的结界光影渐强,地下那些魔怪竟纷纷不敢靠近;

 

  转瞬,砺罂又一道黑气击来“——上!给我杀了那小子!”谢衣凝神,浮至半空召出一把琴来,那琴通体半透,七弦之上隐隐浮着白光;他自四弦拨弦刺出,只见四把光刃便从琴身飞刺而出,直直插入院中魔物体内,只消眨眼的功夫,十数只魔物全部灰飞烟灭。

 

  “…还不快滚?”谢衣厉声,砺罂狠狠“嘁”了句,只道让他等着,定有一日还会前来取那二物。

 

  随着黑气的消失,谢衣将自家庭院设下重重保护,这才将乐无异周身的结界消去,让他缓落至地。

 

  “……”

 

  “…师父……刚刚那、是什么?”乐无异至今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支吾地问道;

 

  “那是来自魔界的人,想来这里拿走一些东西,无异往后独自外出时,一定要多加小心。”

 

  “那师父呢…?刚刚我看的师父飞起来了,琴还能发出小箭一样的东西……”

 

  谢衣沉默;乐无异不可置信地微张了嘴“难道说师父…真是神仙!?”

  

  半晌,谢衣点点头,对于不信鬼神之说的乐无异而言,他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接受这个事实。谢衣无奈,只好先回屋,收拾好后才让他去取了那张霹雳琴来——

 

  他与乐无异面对面坐着,二人中间摆放着那张被作为见面礼赠出的霹雳琴;谢衣抬手拂过琴面“无异,手给我。”

 

  “哎…?”乐无异伸出手,谢衣牵过他的手覆上琴弦,只见那七弦泛出淡淡蓝光,谢衣松手“可有感觉到什么?”

 

  “感觉…有种挺奇妙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

 

  乐无异迷惑地抬头,只见谢衣稍微侧了身子,说了句什么话“这句咒术,你在心里默念,然后对准墙边的瓷雕;像为师方才那样,使力反勾一弦试试。”

 

  乐无异看了看谢衣,再看了看瓷雕,手上一个用力——砰!一道光刃飞过,瓷雕碎了一地。

 

  他立马收手看着琴……“师父…?”

 

  谢衣反手一挥,那瓷雕竟已恢复原样“即日起,你便跟着为师修习法术,倘若下回再遇到这种情况,也足能自保。”

 

  乐无异点点头又摇摇头“师父…我不明白……那些人、不,那些魔界的人是怎么回事?他们要什么东西?师父既然是神仙,那为什么又会到人间来…?”

 

  “……”谢衣默叹“缘由太多,为师一时也难以说清。这张琴里——”谢衣指指不要打雷“这张琴里藏着无异想要的答案,有朝一日,待无异能打开它、真正想打开它时,一切便会水落而出。”

 

  “可是…这琴要怎么打开啊?总不能把它拆了吧…?”乐无异挠挠头看着琴,谢衣笑了笑“这…便要看无异的造诣了。”

 

  …………

 

  至夜,月明星疏。

 

  师徒二人依旧如往常一般,相依着躺在床上;乐无异翻个身靠到他师父身边“师父……”

 

  “怎么了?”谢衣伸手揽过他;乐无异沉默小会儿,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既然师父是神仙,那是不是师父总有一天会回到天上去?”

 

  谢衣摇头“…不会。”

 

  “师父…我有时会有那么一丁点儿……不想学师父教我的东西。”

 

  “因为我怕等我都学会了,就会那什么、出师?”说着,乐无异像是置气般抱着谢衣腰身,并将头埋在他怀里“出师了,就没理由天天都和师父待一起了吧。”

 

  随后,他又抬起脑袋;谢衣借着月光,看到那双褐色眸子看着自己一眨一眨地“呃、就一丁点儿~绝对不多…”

 

  半晌,谢衣终是笑了,他揉揉那毛茸茸的脑袋“不会的…傻徒儿。”

  

  那时,时值仲夏,五月初至;少年初成,年十有四。


——————————————————————

  tips①岱屿:亦称岱舆。出自春秋战国典籍《列子·汤问》。是先秦神话中东海外仙山,后来漂流到北极,沉入大海。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