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 斫琴师(五)

  斜阳,落日。

 

  长安街上稀稀疏疏来往着行人,有的商铺早已落了锁,有的却刚开始热闹;譬如,西街口子上那家新在都城落脚扎根的酒楼。

 

  竹笋包子。

 

  自打竹笋包子开了业,就据说长安城里别的好几家大酒楼的生意都给他抢了大半儿去,竹笋包子可不像别的酒楼;任他哪个官大老爷来了都得跟寻常百姓一样,该坐哪坐哪,该等菜等菜。你问有没有大佬不服?有肯定有,但是抵不住人家的菜肴酒酿是极品啊。

 

  且说那日傅清姣给乐绍成送了兵符去,正好碰上皇帝家宴,盛元帝给乐家夫妇赐了坐,让他们一同进宴。这样一来二去,到了夜饭的点小无异也还依然待在谢衣家里。

 

  “咿……”

 

  小家伙不安分地在谢衣怀里蹭来蹭去,一双小短腿使劲儿蹬着谢衣手腕;弄的谢衣没法了只好将他放好在床上。这下倒好,小无异一碰到软软的被褥,便在床上咕噜咕噜滚来滚去,自己折腾够了又爬到谢衣身边抓着他的衣袖一股劲儿地直晃晃——

 

  “嘟…”

 

  “嘟嘟…”

 

  “……”

 

  谢衣安静地任他闹了一会儿,然后用一幅纠结的表情询问着身边的小团子;

 

  “肚肚饿…?”

 

  “稀糊…嘟嘟饿…”

  

  小无异一双褐眸委屈极了眨巴眨巴瞅着谢衣,他见谢衣半天没反应,于是又拖着软糯糯的声音拽着谢大师的衣袖晃了晃——

 

  “稀糊…嘟嘟饿…”

 

  谢衣环顾了一下屋子,前不久才买的绿豆酥早被阿阮吃光了;他只得抱起小无异走到自家灶屋前;

 

  很好,谢大师还是选择了把乐小无异抱回卧房。

 

 重新躺在被褥上的小无异不解地眨眨眼看着谢衣,那人俯下身亲了亲他额头,然后揉了揉小家伙的脸蛋儿;

 

  “好孩子乖,先睡会儿,睡醒了就有好吃的了。”

 

  话毕,只见谢衣拂手一挥,柔和的白光闪过,小无异渐渐睡过去;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说着温柔的话替他盖好了被子,然后便是甜美的梦乡。

 

  谢衣又离开几步用法术将整个床铺保护好,这才离开屋子出门去。

 

  …………

 

  “咦~谢大师!”

  

  “啊,辟尘姑娘。”

 

  …………

 

  竹笋包子柜台前,目瞪口呆的辟尘和面带无奈的谢衣。

 

  正值夜饭的时间,竹笋包子上下三楼人满为患,厨神大人一个人忙不过来;石白子去了后厨替他张罗,于是柜台这边只好暂时交给辟尘看。谢衣简单说明了来意,辟尘咯咯笑着打趣了几句,调侃着说他谢大师还和从前一样,那小子到哪都是他宝贝徒弟。

 

  谢衣只是笑笑,辟尘这边得了活便赶紧去找厨神传话,留谢衣自己在前柜等着。他稍稍打量了一番馆内,感慨厨神手艺实在了得;只惜天宫中大多人都不进五谷,那只…不,那人到下界来这么一闹腾,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没等多久,辟尘便拎了漆花食盒走出来,食盒上下共四层,分别放了菜肴与糕点;都是清新可口适合小孩儿的吃食。谢衣朝她道过谢后寒暄几句也赶紧回了自家宅院,小无异还安静的在床上睡着,谢衣打开食盒将菜肴糕点一一拿出,一道单笼金乳酥、一道仙人脔、一道光明虾炙,一道三鲜丸子;再配上香软可口的小碗白米饭,不愧是厨神亲自动手,那看上去可叫人一个垂涎欲滴。

 

  谢大师满意地点点头,摆放好简单精致的银制食器之后,遂回房抱了小无异出来。被人揉着脸蛋儿叫醒的时候小家伙正做着美梦,他不满地蹬了蹬腿,谢衣两三下哄不好,只得径直抱了人出去。

 

  这下可好,还没走到桌前,眼尖鼻子灵的小家伙一下就来了精神,还在谢衣怀里呢就开始努力伸展着小手往前扑;

 

  “…无异乖,别乱动。”

 

  “哇…”

 

  小无异伸手指着乳酥咂咂嘴,待谢衣抱着他坐好后,小家伙努力想探出身子把银盘给捞过来;谢衣无奈地握着人的小爪子给塞回怀里,一手抱着他一手用小勺挖了一小块乳酥给喂到小无异嘴边。只见小家伙小嘴一张,哧溜便包住了整个小勺,尝到甜味的小家伙满意地哼哼了两声,然后含了乳酥抿了抿嘴给咽下去。

 

  不知是厨神的手艺太好了,还是小无异饿了许久终于吃到了东西,他开心地顶着脑袋直往谢衣颈窝蹭;蹭够了也把乳酥吞下去了,小家伙盯着空空的小勺又张开了嘴——

 

  “啊——”

 

  谢衣只觉得整颗心都要融化了,他舀上一只小虾碾碎了和着小勺白米饭一齐喂到小无异嘴边;小家伙依旧是一口就将小勺包住然后吃掉鲜虾白米,寻常人家哪个没说过伺候小孩儿吃饭很难的?偏偏到了乐小无异这里,他就是乖巧的令人打心眼儿里喜欢。

 

  小无异嚼啊嚼,谢衣看着心里直痒痒,直到他重新又舀了三鲜小肉丸喂到小无异嘴边时;却故意将勺子拿开了一点。

 

  “无异乖。”

 

  小家伙愣愣地看了看小肉丸,再看看谢衣,半张着小嘴发出疑惑的声音;谢衣笑笑又把小肉丸稍微吹冷了些——

 

  “喜不喜欢师父呀?”

 

  “稀…糊…”

 

  那小奶团子大抵是没闹明白谢衣想问什么,只是在听到师父两个字眼之后呆呆地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盯住小肉丸咽了一口——

 

  “稀糊…右右…”

 

  “嗯?”谢衣将小勺伸得离小无异稍微近了些,只见那家伙盯着小肉丸子又是一阵嘟囔;

 

  “右右…”

 

  “想吃肉肉啊?”谢衣笑着终是将小勺喂到了小无异嘴边,待他心满意足的吃上小肉丸后,他才低头蹭了蹭自家小徒儿的脑袋。

 

  喜欢便好,喜欢便好。

 

  …………

 

  …………

  夏去秋来,秋逝冬入。

 

  很快,长安便成了一座雪城,城外乡野、城内街道树瓦,都积上了厚厚的白。这年的冬天格外冷,连里衣都要比往年厚上那么一件。小无异身体底子不好,刚入冬的时候染上过一次风寒;不过到底也是小孩儿,病来得快,去的也快。病好的那天,谢衣暗里给他渡了些真气,只想让他身子骨再结实一点,可莫要再红着眼睛流鼻涕了。

 

  自那日小无异在谢衣那里待了半天后,他也变得愈发能够多说些话;而傅清姣慢下来的教字方法也令他习惯了许多。

 

  所以,在乐绍成从“的的”进化到“爹爹”之后的第三天,傅清姣也终于听见自家儿子准确地叫出了“娘亲”二字。傅清姣那是高兴的,高兴得将全府上下的下人们整个儿赏了一遍,又给小无异置办了好些件过冬的棉袄,那才肯罢休。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冬天,小无异再也没说过西域话。倒是傅清姣,她发现小无异自夏日来时起,到现在已经长了不少肉;虽说不是个小胖子,可这一穿上冬日的棉袄……

 

  傅清姣看着,被褥上裹着袄子,蹬着小短腿的一个球儿。

 

  “娘亲,抱抱——”

 

  小球朝她伸出双臂,傅清姣仔细一掂量;才发现小球儿早比初来时重了好些。抱了小会儿之后,傅清姣又把小球儿放回床上。

 

  开门,呼之。

 

  “乐绍成!来抱你儿子!”

 

  “娘亲,娘亲——”

 

  “哎哎哎,儿子娘在呢,什么……”

 

  待得傅清姣再次回头的时候,她家儿子,她的宝贝儿子,正扶着床边碉镂木栏,一双小腿颤巍巍地站着,然后眨眨眼看着她。

 

  小无异确实早到了学步的年龄,比别人慢,也比别人会的快。

 

  傅清姣乐得赶紧过去扶住他,一边唤了下人去叫乐绍成来看;小无异站着待了一会儿,然后傅清姣环抱住他腋窝,稍微往前倾了一些,便看着那只小腿迈出了第一步。

 

  自打小无异完整地喊出了娘亲后,傅清姣还未曾这般动容过,她看着;看着自家儿子从言语不清,到识人问字,从襁褓臂窝,到迈脚出步。饶是飒爽如她傅清姣,也有红了眼眶的时候。

 

  很快,乐府厅堂里桌案木椅的尖角都被裹上了厚厚一层棉布,小无异每天不是牵着他爹娘的手到处走动,便是扶着桌脚房门慢慢学步。又过了十数天的时候,他终于可以不借助任何外物自个儿在地上走了。乐家夫妇那个乐的,又将府里的下人里里外外赏了个遍;以至于下人们经常在想,是不是这小少爷一有个啥好事儿,他们就都会得赏?若真是这样,那这小少爷可就是他们命中的财神了。

 

——————————————————————————

 

  天庭,鸣玉宫。

 

  云和拎着稠布将桌案擦拭了一遍又一遍,那屋内摆设简单,墙面挂着几张琴;连床里的两个枕头一床被子都被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

 

  云和擦着擦着干脆不干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焉儿了气似的与门外的云颂说道:

 

  “颂儿,你说仙君和无异哥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这都十一年过去了,我想他们…”

 

  云颂合上书卷走进屋子里,将怀里的青果扔了两颗给云和,自己又拿了一颗咬起来:“云和哥哥莫急,仙君那么厉害,一定会找到无异哥哥的;等仙君找到无异哥哥,他们在仙岛落了脚,就可以接咱们过去了。”

 

  云和烦闷地啃口青果,托腮叹口气“算了,咱们还是先努力修习罢,若仙君他们永远不回来了,咱们也能下地去寻他们。”

 

  云颂点点头默认,又扬了扬手中的书册,吃完青果一路小跑接着去修习了。

 

——————————————————————————

 

  下界,乐府。

 

  谢衣瞅着刚学会走路不久,一看见自己就快速踩着小步子“跑”来的小棉团子,不知怎地;他忽地就想到从前在天宫的时候,那只混熟了后了同样一看见自己就撒蹄子疯跑过来的小鹿。

 

  “稀!糊!——”

 

  啪叽。

 

  ……

 

  那小棉团子本着不放弃的精神又爬起来…“稀糊稀糊!”

 

  终于,在那双小短腿儿的不懈坚持下,小棉团子终是扑进了那人怀里。

 

  谢衣揉着怀里毛茸茸的脑袋无奈笑了;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

  没错,竹笋包子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无异做饭!(x


评论 ( 16 )
热度 ( 33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