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初乐] 编号89757 (五)

(五)

 

  可是我怎么想 怎么做 怎么爱

  我会阅读 会下厨 会跳舞

  会流泪 会喝醉 会伤悲

  这世界 没有你 我是谁

                            ————「编号89757」

 

 

  “西藏条件艰苦,你真的想好了?”

 

  “嗯,这本来就是我的失职;现在是将功补过嘛。”

 

  “乐兄…现在那边条件远比你想象的恶劣,万一…”

  

  “行啦你别说了,公司人员紧张,程序员更少,我本来就闲的;你要是不派我去就是不把我当兄弟。”

 

  夏夷则叹口气,签完了派遣乐无异回西藏的同意书。

 

  一周前。

 

  “你说…什么?”

 

  乐无异有些无措地看着机械般推开他的初七,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初七什么也没回答,他退后两步问道;

 

  “需要现在做午餐么?”乐无异困惑这点点头,随即站在原地注视着初七离开那背影。

 

  “等等!”

 

  他突然叫道,初七停下来侧头看他;乐无异跑上前唤起屏幕,一定是有哪里不对…一定是我哪里弄错了…他不断叨念着检查初七的程序;然而并没有哪里出错。新的安全系统运行正常,处理之后只是恢复了一些以前删掉的数据。但是乐无异想不通,就算系统保护初七的权利不让自己碰他;可是——比拥抱更越线的行为是初七最先做过,仅仅因为一个系统;就让他这样了么?

 

  像别的机器人那样。

 

  乐无异低头抱起围着自己打转的肉包,他沉默的站在客厅里;带着一丝茫然的表情注视着灶台前正在切菜的初七。

 

  拔丝地瓜、糖醋里脊、桂花糖莲藕、清水小菜。

 

  乐无异苦笑,全是甜的菜。他绕过餐桌去给初七拿了碗“吃点吧,现在你味觉恢复了;之前不是老想尝甜味儿么。”

 

  “今天不是正好。”他把碗放在桌上,暖黄的灯光照的菜肴色泽恰好;初七拿了盘子倒上猫粮;“不了。”他转身说道。

 

  ——那你之前为什么?

 

  拿碗的人有些哽咽,背着灯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他的表情;好像是在难过吧。

 

  不过三两个日夜,生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写程序,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弹琴。

 

  曲子还是那首曲子,人依旧还是那个人。

 

  黄昏,窗外又淅淅沥沥下起雨;对于缺水的晗星来说,这些天的降雨频率实在是上天的恩惠,少有的几个水业公司也开始忙活起来。乐无异迷迷糊糊地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自打前些天他没日没夜的写程序,生物钟到现在还没调回来。下着雨的黄昏窝在沙发上人总会犯懒,抵不住困意,他便也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乐无异发现身上多了条薄被,肉包不知道从哪儿抓来初七的墨镜窝在沙发一角玩儿,他意犹未尽地坐起来;窗外雨还没停,初七正在厨房做着晚餐。暖光照在他身上像极了一幅混合的画;画里有柔和,有温暖,还有坚韧。

 

  像是做了一个绵长的梦,所有的酸楚都在梦里消散;只剩下现实的欢怡。

 

  他刚撑着手准备下地——啪!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肉包在沙发上喵喵叫着,乐无异低头一看自己手下…糟糕!初七的墨镜!

 

  这下可坏了,乐无异郁闷地拿起碎掉镜片的墨镜,再看看已经缩到沙发角的肉包——行行行我知道了,是墨镜先动手的…真是人不顺时猫都欺负他。

 

  “你今晚没东西吃了!”某人又惩罚性地揉了一把罪魁祸首,然后拿起坏掉的眼镜跑到初七面前谢罪;

 

  “那什么…这个被我不小心压坏了,明天我们再去买一副吧。”

 

  初七转头看一眼碎掉的墨镜“不用。”他摇头道;

 

  “…走吧,你之前不是挺喜欢么,那儿还有你带我去过的甜品店;这几天突然想吃了…我们这次也一起去吧?”

 

  ………

 

  “把我当成原来的我,有意思吗?”

 

  “一定要一起的话,我会陪你的。”初七回过头不再看他;

 

  “…初七,我们好好谈谈行么;我…我真的不是把你当什么商业工具。”闻言,初七手里的刀子停了一下;他又听见乐无异接着说道;

 

  “一开始就是对方准备通过你来窃取我这边的资料,我也有朋友,也有工作;我不能放下责任任人鱼肉啊。况且我…我挺喜欢你的,那什么;我是说我觉得你很有趣…不是,我的意思是和你在一起很舒服……哎怎么越说越混了…”

 

  初七背对着他看不见表情,他听到背后那人越说越急,脑海里恍恍惚惚出现了他挠头的模样;初七觉得胸腔里有些东西痒痒的,可又说不出是什么。

 

  “我承认我是通过你打击了他们,但是我保证!他们再也没法侵入你的系统复制你的资料;我也不会再做同样的事儿了;我…我们好好儿的,行吗?”

 

  沉默,没来由的沉默。

 

  “准备吃饭吧,菜马上就好了。”

 

  又是一晚,味同嚼蜡,不知滋味。

  

  这天,安尼瓦尔大清早的听见敲门声,开门一看竟然是乐无异;他笑咧咧递抱着肉包站在门口,说早啊哥。

 

  “弟弟!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提前给大哥说一声?”

 

  安尼瓦尔连忙拉着乐无异进屋,又是果汁又是甜点的,乐无异哭笑不得地直摆手“不用啦哥,我就是来送肉包,还有事儿呢马上就走。”

 

  “怎么,要出远门?”安尼瓦尔坐到他身边,肉包在乐无异怀里睡得死死的没个动静;

 

  “嗯,等爸妈回来你再把肉包还回去吧。”

 

  “行;不过弟弟,你这眼神看着不对啊?”

 

  “啥?”

 

  “啧,看你这幅表情,该不会是在想女人吧?”

 

 “…哥你瞎说什么!”

 

 “…”安尼瓦尔内心一个白眼,就这反应;唬小狗儿呢?

 

  “哥不逗你;到底怎么了?”

 

  “没啥…就、就是和一个朋友闹翻了,他觉得我利用他…”乐无异耸拉着脑袋,巴巴的看着安尼瓦尔;

 

 “那你利用没?”

 

 “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可是我也没办法,”

 

 安尼瓦尔内心又一个白眼儿,得了,他就受不得他宝贝弟弟一副委屈样。这当哥的,心疼得紧。

 

 “说开了就不气了,你朋友也可能是因为看重你所以才不爽你这么对他,行了行了;男子汉大丈夫,别姑娘家似的忸忸怩怩。”

 

 “嗯…我还去公司一趟呢,哥我就先走了啊,回来联系你。”

 

 乐无异和安尼瓦尔道别之后,回了趟家收拾东西,初七被他叫去买营养液,这时间还没回来;他把东西都放好,然后提着行李去了夏夷则的公司。

 

 入秋之后便凉爽起来,周末的时候街上的人也逐渐增多。初七正买完东西准备回家,到家之后他见乐无异不在,肉包也没有跑到门前来缠他;心下觉得奇怪,走到客厅才看到桌上放着一幅崭新的墨镜;下面还压着一页纸——

 

 

 初七,我出差去了,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

 

 肉包我已经托我哥照顾,你不用担心;这之后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也不用去XY公司注销,我写的防护系统他们很难破解,而且被他们发现你的不同也不是什么好事。

 

 你的墨镜我给你买了一个一样的,没地方住的话还是可以住在家里,找到地方的话;别忘了把你必需的东西都带上。

  

 照顾好自己,不要暴露你的身份。

 

 希望你能够快乐,再见。

 

 

 啪嗒,地板上,碎了一地的慕斯蛋糕。

 

 初七拿着纸条,有些茫然地看着空荡荡的客厅,空荡荡的猫窝,空荡荡的房子。

 

 仿佛是重叠了那天,那个同样茫然的身影一样。

 

  

 李氏淡水公司,星际传输中心。

 

 “乐兄,最后再问你一次,真想好了?”

 

 夏夷则担忧的看着好友,虽说他是苦恼西藏分部人员紧缺,可是现在地球污染严重,各种灾害简直变着花样儿来;就算青藏高原和东部各地相比情况不是那么严重,可那儿到底也是个凶多吉少的地方。

 

 为了保证安全,夏夷则在西藏分部一直使用全自动机械;这次基地瘫痪,少不了人去修理,虽然眼下最合适的人选确实是乐无异…

 

 夏夷则叹气,乐无异在他面前捣鼓着行李,“都说了别担心嘛,瞧你这婆婆妈妈的,看阮妹妹以后怎么受得了你!”

 

 …得,夏夷则发誓再也不伺候他这死党了。

 

  半晌,一切准备就绪后乐无异终于坐进飞行器。他一股新鲜劲儿的在仓内瞧个不停,XY公司的标志就印在座椅背后,当初夏夷则挑飞行器的时候可纠结了一番YH和XY公司,因为这两公司在飞行机械上的研制上都颇有成果。

  

  可是等他好不容易决定了YH公司,又让乐无异给死扭着让他买XY公司的机器。

 

  夏夷则至今都还记得乐无异说,你要是不买XY公司的我就自己买了扔你这儿;夏夷则哭笑不得说你有这钱嘛,乐无异说顶多找我哥打个借条,不够还有我爸!

 

  然后夏夷则就闭嘴了。

 

 过不久,一切准备就绪;乐无异给好友道别后,便踏上了回地球的路。

 

 

 

 时间走走停停过去三周,乐无异早在西藏安全着陆,给夏夷则回了平安后紧接着开始和几个工作人员一起工作。这一忙二白,他也没功夫去区想初七的事。想他一个人会怎么过,会不会找到朋友,会不会适应没有自己的生活;其实最初他也想过,不过就是忘了。

 

 反正,他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才来这冰天雪地的地方么。

 

 初七在晗星并没有从乐无异家搬走,他给自己找了份工作;据说是给一名叫祯姬的歌手当保镖。工作的时候他遇到几个同行,那些同行里哪个不是黑西装墨镜能打能斗的,可人家就说这新来的小哥帅,贼他妈帅,哥儿几个以后就仰仗着你给桃花运了。

  

 初七压根儿就没理过他们。

 

 有天,几个保镖午休没事干瞎叨叨,说瞧兄弟你这样,以后谁敢嫁你;天天闷着冷的跟啥似的,姑娘来了都给你吓跑了。

 

 “跑了怎么办?”

 

 嘿呦!还真给哥儿几个蒙对了!

 

  胖子保镖一下精神起来,一幅老司机模样开始给初七出路子;

 

  “兄弟我跟你讲,姑娘跑了不打紧,你去追回来。堵墙上给她来个热情长吻;姑娘心一软,立马不跟你别扭了。”

 

  初七侧耳,瘦子保镖牙尖嘴利地反驳着“那可不行,万一兄弟家那位是辣的怎么办?”

 

  “我看不,兄弟家那位铁定是个活泼的,他这性子和辣妹不搭。”

  

  “是个男的。”

 

  “……”

 

  “……”

 

  胖瘦二人组当时就愣住了,老司机又搁不下面子;只好拍着肚皮装模作样道“男的那就更好办,男人不像女人扭捏,他要是不爽你,你给他打一拳完事儿!”

 

  “就是就是,去吧兄弟,哥儿几个支持你!”

 

  初七颔首。

 

  休息日的时候他去了趟XY公司,说是公司,倒不如说像个巨大的机械工厂;公司里大多是自动化机械,只有少部分员工在高层走动。初七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大厅里,XY-3的广告语还在屏幕中播放;他站在屏幕面前看了好久,直到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

 

  “你好,是想购买XY-3吗?”

 

  他回头,一位绿裙紫衣的女人站在他身后,女人身边是同色衣着的男人;只是男人口罩墨镜帽子全副武装,不免让他多留意了一下;

 

  “不买,进来看看。”初七回答;

 

  “原来是这样,我是接待处的负责人;先生有什么需求的话尽管问我好了。”

 

  初七点点头,女人刚想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叫住她,“我想看看XY-3,有什么方法可以么?”

 

  女人好奇着打量了一下初七,她若有所思地摇摇头;“没有,每台XY-3的形象都不同;我们无权侵犯顾客的隐私。”

 

  “不过,我可以给你透露一个内部消息;”女人低头笑笑,她看一眼研究区的方向,回头接着对初七说“首批15台XY-3算是绝版了,更新后的XY-3将不再具备一些功能、体质特征和系统。”

 

  初七皱眉,抛弃一些体质特征、功能和系统?

 

  “譬如…某个系统,它存在的前提是保护女性机器人和女性消费者的权利。我们完全可以将XY-3设置成没有性别特征的机器人,可是我们并没有;我们想象中XY-3和人类发生行为无非就两种,自愿或被迫。”

 

  “而自愿,往往是一个可能性为0的存在。可即便如此研究组还是赋予了XY-3某些体质特征,因为这是一场关于科学的赌博;不过显而易见,如果有AI自愿的话就意味着他有了思想。这对XY公司来说是一次质的突破,但对人类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趁着还没有这种情况发生,下批再上市的XY-3将全面改革。”

 

  “你说的是…sex保护系统?”初七怀疑的看着女人,女人耸耸肩没有说话;

 

  “你是谁,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大概是因为你有点儿…与众不同。”

 

  初七微楞,这么容易就被认出来了?他警觉地退后一步,女人察觉到他的不安后安慰般又笑了笑;“别担心,他们认不出来的;我也不会告诉别人。不过你能告诉我,怎么做到的么?”

 

  “做到什么?”

 

  “思想。”

 

  “…或许是一只黑羊和一个牧羊人的故事。”

 

  初七回头,屏幕上XY-3的广告语还在不停的滚动;

 

  「独一无二的,只属于你自己的XY-3。」

 

  “那就好好珍惜吧,不是每个同类都像你一样。”女人略遗憾地看一眼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走吧,阿毅。”

 

  初七转身,沉默良久。

 

 

  西藏,淡水采集基地。

 

  地球显然已经没有了四季,青藏高原上银霜遍地,冰封雪飘。乐无异裹着棉袄趴在窗前看着纷纷扬扬撒落的大雪,基地差不多修复完了,系统也开始运行;其实他再有一个星期就可以回地球,或许是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作祟;他就是不愿意回去。

 

  他不确定初七有没有离开,也不知道现在初七过得好不好;他还没看过雪吧?也不知道晗星下雪的时候,他会不会像自己一样跑到雪地里撒欢。

 

  得了吧,就他那呆呆的,铁定不会去。

 

  初七啊———

 

  倏地,大地颤抖了一下;乐无异一个警醒,立刻朝救生甲跑去,他隐隐约约听见同事传来的呼喊;可是立刻被大地的颤动声代替了,他摇摇晃晃地跑进救生甲;关上门那一瞬间他看见基地顶部崩塌下,大雪冲碎了窗户。随后一阵颠簸辗转,他逐渐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乐无异身处一片黑暗。低压低气温让他猜测自己应该是被大雪埋了,他尝试着打开救生门;可惜门向呈上,顶着什么东西,他死也撑不开。

 

  乐无异转身翻出救生甲里的干粮和水,节省一点够得上一周,氧气供应却只够四天的量。地震似乎把基地的信号发射塔给折腾倒了,他没法给夏夷则发讯息,一点信号也没有。乐无异简直不敢想象这次地震有多严重;要么是自己身处震中,要么是震源太浅。

  

  总之…现在只有等待支援,乐无异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躺在救生甲里,打开了求救讯号。

 

  

  从XY公司回来的那个晚上,初七在床上躺了很久没睡着。每天他工作、睡觉、工作、睡觉,有时不想睡的时候他会在书房看书。没有人说话、没有人谈心,没有肉包,没有电视,没有逛街没有甜品;

 

  没有乐无异。

 

  他为什么还不回来。

 

  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钢琴上,在弹琴人身上镶满一片柔和的光,像极了一幅寂静而神秘的画。那曲子悠扬婉转沁人心扉,再也没了当初那般的机械板滞。这是第二次,他通过自己找到关于感觉的答案。

  

  一个人的时光。 

 

  第二天,初七找到夏夷则的公司;正在会议室焦头烂额的工作人员和夏夷则并没有功夫见他,西藏突发地震雪崩,不知怎么回事信号塔完全接受不了信息;他们现在和西藏分部完全断了联系,绝不能贸然施救。

 

  “无异去哪了?”

 

  夏夷则抬头,工作人员焦急地拉着强行闯进会议室的初七;夏夷则皱眉,他听到初七说的名字,示意工作人员放开他;

 

  “你是?”

 

  “我是他家人,他去哪出差了?”

 

  “……”夏夷则怀疑地打量这初七,据他所知;好友似乎没有这样一位哥哥或者…弟弟?

 

  “他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初七不耐烦的又问了一次;

 

  “他去了西藏,我恐怕他暂时回不来了…”夏夷则低头,初七看见他双手紧握成拳;“什么意思?”

 

  “他工作的地方遭到强烈地震、雪崩,现在我们和西藏完全断了联系;也不知道他的位置,不敢贸然派人前去救援。”

 

  “——你说什么!?”初七一把抓紧夏夷则肩膀,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去,我能救他。”

 

  “你?不行,至少等我们联系上他,就这样贸然在雪地里搜索太危险了。而且刚地震完,随时会有余震发生,雪山区的地震绝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必须去救他。”初七眼神暗淡下来,见此,夏夷则一个激灵;“你难道是……”

 

  “是,所以我必须去救他。”

 

  “好。”

 

  

  救生甲里,乐无异昏昏沉沉的睡着,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日夜;氧气供应开始亮红灯,干粮也快吃完了。可外面还是黑压压一片,求救信号发出这么久也没人来找他。是同事们都遇难了么?还是灾害已经严重到即便是总部也无法来找他们了。

 

  他不知道。

 

  他慢慢地开始想起很多事,小时候不小心弄坏钢琴音阶,拆了后盖自己捣鼓的时候、开始对机械和编程感兴趣的时候、安尼瓦尔突然找到他的时候、他回家找乐绍成对质的时候、自己搬出来的时候、决定去夏夷则公司的时候……遇到初七的时候。

 

  是个什么样的时候呢?

 

  他还记得他摸索着描绘出他的模样,他的声音;还修改了好多他的程序,哈,也不知道人家公司知道了会不会揍他;

 

  他记得自己按下那个键,然后见了他第一面;

 

  不过似乎在很多天前,他留书辞别,也见了他最后一面…切,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下那副墨镜。

 

  人死之后会去阴间么,那儿是不是有条河叫忘川。传说忘川河前有一条很长很长的黄泉路,路旁盛开着满地的彼岸花。有人说彼岸花的花香会让死者回忆起生前种种,那我会不会因为想起很多事、想起你;然后舍不得喝掉孟婆汤。

 

  那样,我就可以踏入忘川河,驻足在忘川里;忍受千年的折磨与煎熬来看你一次又一次走过奈何桥。

 

  然而我不能吧,因为你根本就不会踏上黄泉路,不会来到忘川河,不会走过奈何桥;因为你根本就不会“死去”啊。

 

  初七啊———

 

 

 

  

  如果不是人类的倒塌的信号塔露了一个塔尖,白茫茫一片的采集区根本看不出来是经历过大灾大难的模样。

 

  初七降落在雪地上,夏夷则说只能把他送到基地之前所在位置,他们不知道地球这边的情况;要他一切小心,救到人就赶紧回来;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

 

  依旧是漫山遍野的白,初七站在倒塌的信号塔周围;他穿好雪地鞋之后开始打开搜救器搜寻信号。沿着雪崩的山坡往下,是无边无际的平原,初七从基地外围开始往平原搜寻;好在雪已经停了,也不至于给他添麻烦。

 

  他走了很久,久到太阳从正空滑到西落;但是他一刻也没有放弃希望,因为那是他必须去救的人。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 

 

  有了!初七看到搜救器发出的绿灯,迅速开始在周围探测信号。终于,他快速确定位置之后,开始一点一点将雪挖起来。

 

  积雪太深且厚重,隔了好一会儿雪铲终于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初七又挖了几下,救生甲的门出现在他面前,里面躺着那个,是他魂牵梦萦的人;他脸色苍白,隔着门看不清他还有没有呼吸,初七疯了似的刨开雪打开门;

 

  “无异!”

  

  “无异!!?”

 

  没有回答,初七摸着乐无异还在跳动的脉搏松口气,他艰难的把他从救生甲里捞起来放到雪地上;或许是被外面的冷气刺激了沉睡的神经,乐无异咳嗽两声睁开眼;

 

  “……我……我没死……?”

 

  “会说话会喘气,死什么死。”

 

  初——

 

  乐无异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面前的人扯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暖和的掌心不断拂过他头顶,他温暖的鼻息反复在自己颈侧细细匀撒;

 

  ——七?

 

  ——初七?乐无异有些懵地回抱住他;“你怎么来了?”

 

  “我来救你。”

 

  “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必须来救你。”

 

  乐无异身子一僵硬;“行了…你别又说是因为什么定律…”

 

  “我担心你。”

 

  “……”

 

  乐无异的眼睛有些红,他还以为,他还以为初七会变回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机器;不再和他说话、不再和他谈心、不再陪他玩肉包、不再陪他看电视、不再陪他逛街吃甜品……

 

  不再喜欢他。

 

  还好,他还担心他。

 

  “走吧,时间紧迫;咱们赶紧回基地。”初七扶着乐无异站起来,可乐无异看起来有些不对劲,刚走了一步腿就颤的不行;

 

  “应该是在救生甲里缩了几天,一时半会儿腿有些难受。”乐无异抱歉地挠挠头,初七摇头,他从兜里拿出墨镜给他戴上;

 

  “雪地刺眼,戴上好些;来,我背你回去。”

 

  半晌,乐无异没有动;初七回头看他一眼,“害羞什么,快上来。”

 

  “哦……”乐无异这才腼腆地趴到初七背上,然后由他背着自己朝着基地,在雪地里踏下步步脚印。

 

  初七的背暖暖的,很踏实;乐无异悄悄取了墨镜侧躺在他背上,温暖不断从他脸颊处传来;流到四肢百骸,流到胸腔里那个跳动的最厉害的地方。

 

  “冷吗?”

 

  “有点儿~”

 

  “饿吗?”

 

  “有点儿~”

 

  “累吗?”

 

  “有点儿~”

 

  “想我吗?”

 

  “……”

 

  背后突然就没了调皮的声音,初七微微翘起嘴角,心里痒痒的;

 

  “有点儿。”

 

  初七一个脚颤,差点摔倒在雪地里。

 

  然后乐无异就笑了,很开心很开心的那种。

 

  初七听见了通过他的身体传来的,心跳加速的声音。

 

  “初七,”

 

  “嗯?”

 

  “我给你唱首歌吧。”

 

  “小种子~快发芽~长绿叶~开红花~”

 

  “……”

 

  “长出人参肥又大~白白地须子满身挂哇~~~满身挂~~”

 

  乐无异唱着唱着又笑了,索性在初七背上晃起脚丫子来;初七拿他没法,只好无奈地由着他闹。

 

  两人在途中的时候遇到一次余震,幸好不是太严重,心有余悸的初七加快了速度背着乐无异赶紧往基地走去;

 

  回到基地的时候,初七看见自己的飞行器仓门边受余震影响,被砸下来的重物和金属戳了一个窟窿。他皱眉,乐无异检查之后说是能源系统被砸坏了,现在能源都没了,机器根本没法启动。

 

  “信号塔坏了没法和总部联系,你有什么办法能联系他们么?”乐无异焦急地看着飞行器的窟窿,好在因为需要单独充能,所以飞行器的其他部位和功能并没有损坏。可是就算他能修好系统,但是基地的供电中心也早给震毁了,根本没法提供能源。

 

  “没有,让我看看;这是XY公司的产品吧。”

 

  初七蹲下来仔细检查飞行器,乐无异点点头;倏地,山上传来一阵轰隆;两人同时抬头一看——一大片雪海正从远处的山上朝他们奔涌而来!

 

  “快躲起来!”

 

  “来不及了,你先走!”初七拉起乐无异扔进飞行器砰地关上门;如果是XY公司的产品,那么作为最新的一代XY公司AI,自己的能源一定可以启动飞行器;

 

  “初七!!!!”初七一手抵着门,一手开始伸到飞行器内部给核心系统传输能源。

 

  如果是自己所有的能源,一定足以送他回晗星。感受到乐无异不断加重的推门力度和焦急的喊声;他皱眉加强了手心的硬度,死死的抵在门上不让他打开。

 

  “为什么不开……你倒是给我开啊!求你,开啊!”

 

  透过舱门初七看见已经亮起来的系统指示灯和红着眼砸门的乐无异,他别过头去松口气。汪洋雪海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体内系统传来电池耗尽的警示;系统设计每个XY-3耗尽能源的时候将有7秒钟的时间回到床边补充;毕竟让一个没有能源的机器人坚持7秒,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然而初七并没有这7秒的机会。

 

  “雪要来了!快走!”

 

  “你开什么玩笑!我好不容易才!”

 

  “走!”

 

  乐无异感受到大地的颤动,咬牙转身按下了起飞的按钮;飞行器升上天的时候,他看见汹涌的大雪朝基地涌去,埋藏了那个已经倒下的人。

 

 

  雪,白茫茫的雪,初七看着飞行器升上天之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对于人类来说,我只是一个服务的机械。世界在我眼里不过是多重色块组成的空间,是你将喜怒悲欢教给我,让我明白哪怕是色彩也可以有所代表;机器人没有血液没有心脏,可是你看到了吗,我体内流淌着的是你写的编码,我的心脏是最纯洁的蓝色;天空的颜色,海的颜色——你的颜色。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敢违背原则,我至始至终都只是个机器人而已;我或许有爱你的权利,但是我不确定我有没有和你在一起的资格。

 

  所以——

 

  ……再见了……这一次,大约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


 待续><



评论 ( 49 )
热度 ( 40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