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初乐] 编号89757 (四)

(四)

 

  可是电脑病毒让我生病

  不知不觉中我爱上你

  我行为变得不由自己

  我绝对不背叛你

                      ————「编号89757」

 

  

  甜的;

 

  他说。

 

  乐无异呆呆看着已经离开自己一点距离的初七,屋外阑风长雨,屋内息止人静。他指尖还轻掂着他的下颌,片刻;乐无异缓缓握住初七手腕将他的手拿开;

 

  “初七,你知道你刚刚这个动作是什么吗?”

 

  “我知——

 

  “是情人、爱人之间才能做的事。”

 

  这一次,换乐无异打断了初七的话;他把剩下的最后一小半蓝色月饼放回盘里,然后起身走到沙发边;

 

  “如果你只是想尝尝什么是味道,那我一定尽快找到修复味觉系统的方法。这种事情…以后别再随便做了。”

 

  “那什么…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说完,他径自朝卧室走去;

 

  “你心率加速了。”刚到卧室门口,乐无异身后后突然传来这么一句,他侧过头看着初七;“刚才吻你的时候。”他又听见他说;

 

  “为什么?”初七问;

 

  乐无异愣了半秒想张口解释,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初七望向他的目光看得乐无异心里一个咯噔,他回头;快速踏进了卧室。

 

  电视里声声缓缓响起片尾曲,柔和的屋灯暖暖笼罩着一人一猫,初七的目光停留在乐无异背影消失的地方。片刻,他抱起已经睡着的肉包放进猫窝;随后关上电视回了书房。

 

  书房里,钢琴对面拉了布帘的墙角放着初七休息的床;XY-3身上的高仿皮肤通过特定的营养清洁液来维持干净和健康。他们补充能量则是通过一张床。XY-3身上没有可以打开的空间以供机线,XY公司特制的床连接着外部电源,床体内部在供电情况下生成XY-3所需能源。XY-3躺下“休息”的时候皮肤与床垫接触,能源则通过皮肤传输到他们体内。

 

  不过也并不是每次一接触到床就能传输能源,XY-3可以控制皮肤是否开启导体功能。因此,XY-3也和别的机械不同,别的机械能源耗尽时可以插线补充;而XY-3能源耗尽后不能控制中枢打开导体系统,因而永远不能补充能源;届时则会变成一台真正的死物。

 

  当然,至今还没有哪台机械傻到不给自己补充能源的。

 

  初七躺在床上,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钢琴上。他突然想起那天傍晚,那会儿他拉了帘子正在休息;乐无异不知道他在房里,便没有顾忌的弹起了琴;是中秋的前一天吧?他偷偷拉开帘子一角,夕阳金灿灿又有些强烈的照在那个人身上,在他身后镶了一片明媚的光。

 

  初七觉得好看极了。

 

  仿佛颜色不再是单纯的颜色,还有了特别的寓意。就像这夕阳的金,落在乐无异身上便成了一道耀眼而沉静的光。

 

  可是刚才他为什么会心率加速呢?

 

  初七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出来,人类在吸烟、饮酒、兴奋,紧张等情绪不稳时都会心率加速;乐无异没有吸烟饮酒,他看上也去很平静,并没有明显的情绪不稳。

 

  为什么呢?

 

  想着想着,初七进入休息状态,睡着了。

 

 

  清晨。

 

  乐无异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阳光暖暖地照在衣柜上,他揉揉眼睛翻身起来;抓了一把桀骜不驯的头发进了盥洗室。

 

  “起来了?”

 

  他叼着牙刷看着镜子里出现的面孔;“嗯。”鸡仔短裤的主人懒洋洋地点点头;

 

  “我去给你热牛奶。”初七说道,他转头;心率检测——正常。

 

  初七刚切完吐司的时候乐无异正打着呵欠走进客厅,他显然还没有完全清醒,拖着晕乎乎的脑袋就坐到凳子上;他看了看面前装着牛奶的盘子,端起来正准备喝——“等等!”

 

  “啊?”他迷糊着抬头看一眼初七,初七把吐司放到桌上,指指旁边一另杯牛奶道“那个是肉包的…”

 

  乐无异看看另外一大杯牛奶,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盘子;又看了看已经跳上桌喵喵叫着宣扬主权的肉包——

 

  嘿!

 

  这下乐无异可彻底清醒了,他咳了两声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拿起杯子就是一大口;“急什么,肉包又不会跟你抢。”初七把吐司推到他面前——然后被乐无异瞪了一眼。

 

  空气有些安静,只剩下一人一猫在乖乖进食的声音;初七拉了椅子坐到乐无异旁边,乐无异感受到他的目光,竟没来由的有些窘迫;他转过去看初七一眼,突然就想起昨晚上的这张脸和那个吻,乐无异心下一紧,立刻默默低头啃吐司。

 

  心率检测——加速。

 

  “你心率又变快了。”初七在他旁边说道,乐无异猛地一摇头,嘴里嚼着吐司咕噜说了两句含糊不清的话;初七正想接着问,结果突然听到乐无异电话在响,便去给他拿了过来。

 

  “喂——什么?”

 

  “收到,我马上准备。”

 

  “………”

 

  “对不起,是我没有提前预防好,我一定会负责的。”

 

  是夏夷则的来电。

 

  李氏淡水公司西藏采集分布遭到流月城水业侵入,对方试图侵占李氏在西藏的淡水采集点。正如几个月前闻人羽带回的消息,商业谈判行不通,西藏众山常年积雪不可能使用炸药,流月城则派了程序员去破坏他们的基地安全网;今天上午,安全网果真给流月城破解了。

 

  而这安全网,正是乐无异写的。

  

  尽管闻人已经提醒过他们流月城会通过XY-3来窃取数据,然而在这种对我方有利的前提条件下乐无异还是没能阻止他们。西藏采集部安全网被破,天知道他给总部造成了多大麻烦。虽然夏夷则没有怪他,但他也没那脸皮笑嘻嘻地给死党说谢谢你的宽容大度。

 

  “我吃饱了,接下来我会忙一段时间,尽量给我留个安静的环境吧。”乐无异擦擦嘴,初七沉默着点点头;收好盘子进厨房。  

 

  乐无异打开电脑便马不停蹄地开始修复安全网,他没想到自己的编程真的可以被流月城破解,他不愿意也不会相信初七是流月城派来的间谍。就初七那生物大气海洋陆地就以为自己是只黑羊的人,要他当间谍,那流月城早就塌了。

 

  那究竟是怎样通过初七来破解安全网的呢?难道初七是装的?

 

  乐无异不敢继续想下去,他现在只管先修复好安全网,才能进行下一步打算。

 

  下午一点,初七站在空荡的客厅里;他默默朝书房看一眼,然后下楼去打包饭菜。

 

  “你休息会儿。”

 

  他把热腾腾的菜肴放到乐无异面前,看着他说;

 

  “嗯…不急,等我把这里弄好…”乐无异一心盯着屏幕;突然,肩上传来一阵触感,有些痛,又有些舒服。他侧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一点一点揉捏着他的肩膀,力道舒适的令他忍不住细哼一二;

 

  “长期这么坐着,会得颈椎病。”初七在他身后说到;乐无异没法,便拿了碗筷一阵狼吞虎咽。

 

  心率检测——加速。

 

  初七默然。

 

  “初七…你认识流月城的人么?”乐无异扒完最后一口饭,然后转身和初七对视着问道;

 

  “不认识,如果你要这个公司的资料,我可以说给你听。”

 

  “真的?”

 

  “真的。”

 

  乐无异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回头继续干活。初七觉得奇怪,却也没问,端了碗筷便继续去做自己的事。

 

  直到傍晚,乐无异终于修复好安全网;他松了口气打电话给夏夷则说已经恢复,马上就去研究流月城到底怎么破解的。夏夷则说来不及了,你看你刚修复好的安全网;他们又破解了,一定是源头出了问题。

 

  乐无异看着电脑屏幕里一片接一片变成红色的数字符号和字母,他暗骂一声;挂了电话又埋头敲起键盘来。

 

  半夜,初七坐在沙发上抱着睡着的肉包;电视里还在重播着昨天的电视剧,男主角坐在女主角耳边说着什么话,羞的女主角跳起来推了男主角几下。

 

  初七看着还亮着光的走廊,他皱着眉把肉包放回猫窝。书房里;窗外吹着凉凉的夜风,桌上趴着熟睡的人。乐无异似乎感到有点冷,他吸吸鼻子把头埋得更深了些;初七叹气,关上窗转身准备把乐无异抱回卧室。弯下腰的时候,他看见桌上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着夏夷则发来的简讯。

 

  “你刚写好的程序,流月城又给破了;西藏那边已经瘫痪了三个采集处,明天你好好检查下你那台XY-3;一直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

 

  把乐无异送去卧室后,初七回到书房。月光一如往常的洒在钢琴上,书柜前的玻璃隐隐约约照出他的影子——书上说,心跳加快是因为遇上了那个或许会让自己心动的人。

 

 

  第二天乐无异又忙到忘记吃饭,他害怕找初七对质,也不想知道早晨起来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在卧室的床上。直到夏夷则第三次发来消息说分部又瘫痪了一个采集处的时候,他终于有些抓狂的坐在沙发上等初七回来。

 

  乐无异觉得脑袋快要爆炸了,自己的程序从来没有这么不堪一击过。虽然流月城是通过初七来窃取的资料,但是他愿意相信初七不是间谍,那么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初七、初七、初七、初七、初七……

  

  满脑子都是初七。

 

  初七回来的时候,乐无异正坐在沙发上,布了血丝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有些担心地走过去把午饭放在桌上;怎么了?

 

  乐无异开始仔细的回忆和初七的一点一滴,他是如何描绘出这个人,如何给他合成音色、如何给他改写系统、如何给他写上自己的防护程序……

 

  防护程序?

 

  乐无异一个警醒,流月城以前之所以不能侵入西藏分布的基地,就是因为自己写的安全网形成了一道阻拦。由于地球上空的电离层受到太阳活动干扰,流月城在晗星才不能直接提取西藏基地的安全网信息。并且没有正式的商业活动证明,他们也没法逃过中央的眼睛私自去地球。

 

  而他们查到李氏淡水的各部基地的安全网均是乐无异写成,而机械迷乐无异拿到最新代XY-3一定会在其身上大作功夫,那么在晗星,就可以完整提取到这块防护系统数据。既然数据出自一人之手,就势必有相同之处。

 

  流月城就是这样破解了自己的安全网。

 

  乐无异想的太入神,初七坐到自己身边他都没注意到;“无异?”初七晃晃手,“啊?哎,在在!”乐无异一个激灵;他赶紧给夏夷则发了信息说再等他一天,保准没问题。然后抬头给初七说要检查他的系统;

 

  “…好”初七投影出屏幕,乐无异开始仔细检查;

 

  “初七,我今晚重新写个安全程序,明早上就给你换一个;晚点帮我泡点咖啡吧。”

 

  “无异…”

 

  “嗯?”

 

  “你…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拿我当商业工具?”

 

  “……”乐无异停手抬头看着初七,初七也看着他;四目相对,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你其实都知道?”乐无异的声音变得有些发抖;

 

  “我只是,看到夏夷则给你发的短信而已;昨晚抱你回房间的时候。”初七低头;

 

  乐无异这才松口气;“别担心,我就是给你换个防护系统。虽然毁掉原来那个有些麻烦,不过没问题的,放心好了。”

 

  他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初七默然,便由着乐无异操作了。晚些时候,他看见他站在窗边打电话,他听见他说;

 

  “嗯对,今晚熬一晚一定能写出来;防护系统都会换成新的,里面会隐藏自毁因子。他们可以用初七来对付我,我就可以牙还牙。只要他们敢破解新的系统,他们的数据库就完蛋了。”

 

  “你说初七原来的防护系统?嗯我会处理,不过就是麻烦些,毕竟我也写的复杂;放心好了,销毁时候多少会波及到其他一点数据,不过应该没有大碍。”

 

  “行,明天给你消息。”

 

  到底是谁,一夜无眠。

 

  又是一个清晨,乐无异顶着黑眼圈从书房出来。餐桌上是初七刚热好的面包和咖啡,他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和肉包玩儿。总算也不辜负一夜努力,新的程序已经写好,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乐无异踹口气,喝完咖啡便拉着初七到书房开始准备销毁第一套防护系统。

 

  初七沉默着任他动作,朝阳透过落地窗照在乐无异身上,和夕阳不同的;是一片明亮而温暖的光。

 

  字典上解释说,心动是指对某人或某物钟情,暗指对某些东西喜欢。

 

  那么无异,我是那个让你心动的人么?  

 

 

 

  ————————————

 

  所有你说的一切命令 绝对执行

  忠心程度第一名

                          ————「编号89757」

 

  中午,新的安全系统已经在初七体内和西藏分布运行。夏夷则传来消息说分部暂时维持安全,并未遭到再次入侵。

 

  “啊——!终于!坑死我了!”

 

  乐无异激动地站起来好好伸了一个懒腰,他揉揉有些疼的肩膀,初七也在他面前站起;乐无异这两天忙得神魂颠倒,累的似乎已经忘记面前这个人前些天还吻过自己。他又一次仔细盯着他看的时候;乐无异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小鹿乱撞——

 

  他小心翼翼地抱住初七,带些试探性地把身子挂在他身上;靠着他的肩说;

 

  “累死我了,我们下去吃饭好不好~?”

   

 

  “请放开我。”

 

  “无异想吃什么,我可以做;也可以陪同一起下楼吃饭。”

 

  “XY-3是服务型机器人,系统储存上千种菜谱以供消费者需求;请放开我,不然系统将立刻启动sex保护系统。”

 

  “你说…什么?”

 

  

  ——————————————————

 

  小剧场:

 

  “啊?”他迷糊着抬头看一眼初七,初七把吐司放到桌上,指指旁边一另杯牛奶道“那个是肉包的…”

 

  乐无异看看另外一大杯牛奶,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盘子;又看了看已经跳上桌喵喵叫着宣扬主权的肉包——

 

  他低头舔了一口盘子里的牛奶;

 

  “喵。”

 

  初七,卒。


————————————————————

待续>w<


评论 ( 44 )
热度 ( 36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