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初乐] 编号89757 (三)

    (三)

 

  十秒钟你房间打扫完毕

  三分钟楼下开车等你

  男朋友不乖我撵他出去

  你寂寞我陪你谈心

                           ——「编号89757」

 

  晗星的夏季比地球来的要热,傍晚本是太阳下山、大伙儿出来活动筋骨的时候;街市公园却鲜有人影,乐无异刚从夏夷则那儿办完事回家,途中他接到自家爸妈电话;说是夫妇俩打算出个远门儿,有事托他。乐无异摇头,他这不让人省心的爸妈,就知道坑他。

 

  到家的时候,乐无异看了看门前地毯上那根姜黄色的动物毛——糟糕!

 

  “弟弟!我的弟弟!”……乐无异立刻踏出自己家关上大门。

 

  “弟弟!你怎么把自己关外面了!”安尼瓦尔极其热情地打开门把乐无异拉进来,他拉着乐无异把人转了个圈儿打量一番,又催促他赶紧换鞋进屋;乐无异头疼地看着他一脸热情的哥哥和从房间里慢悠悠挪出来的肉包;哎,造化弄人。

 

  “哥……爸妈没和我说你直接把肉包送来啊。”

 

  “我昨天在街上碰到伯父,他听我说要来看你,就让我顺路把肉包给带来。”安尼瓦尔一边解释到;“弟弟,厨房里那个男人是谁?”他朝厨房一偏头;

 

  乐无异连忙朝里边儿一看,原来初七只是在给肉包倒牛奶,他安心朝安尼瓦尔扔下句“管家的”便径自抱起肉包走到沙发边坐下;

 

  留下安尼瓦尔当场懵逼在原地;

 

  “我的弟弟!”安尼瓦尔风似的跑到沙发边,他看一眼面无表情的初七;再看看正在给肉包挠痒的自家弟弟,他突然猛的摇着乐无异的肩膀说道“弟弟…你为什么不给大哥说一声!你摸清楚他底细了吗!?他是坏人怎么办!万一他是为了你的钱!算了钱都是小事;万一他是商业间谍怎么办!你查过他家庭背景了吗?他有遗传家族病吗?他肯做家务吗他做的菜合你胃口吗&$%^#%#@#$%^$&……”

 

  “哥!!!”乐无异忍无可忍地咆哮一声,另一边的初七听到动静;放下盘子便冲过去拉开安尼瓦尔的手,安尼瓦尔反手一推将初七推到身后;他有心敌对这名突然出现在乐无异家的男子,便也没有手下留情,转身朝着初七便是一拳;

 

  初七回手挡过,受到中枢控制;高密度的合金在皮肤下变得比平常硬了数倍,安尼瓦尔手臂一疼,他咬牙提膝往前一撞;初七即刻压手一反,手起腿落,有退无进。安尼瓦尔被他推的连连退后,说时迟那时快,初七一招断朝安尼瓦尔踢去,恍有霜刃初试、破云开天之势;安尼瓦尔下腰一挡,刚躲开横来一脚,却眼见初七硬拳袭来,声威不容小觑;他暗道不妙——

 

  “初七住手!”短短数秒功夫,乐无异先是一愣;后又急忙起身喝止,吓得肉包从他身上打了一个滚儿跳下来;

 

  初七收手,冷冷地撇一眼对面同样横眉敌视的安尼瓦尔;

 

  “你干嘛?那是我哥哥;哥,你也是,干嘛一来就动手啊?”乐无异不明所以的走到两人中间;“你俩突然怎么了?”

 

  “他摇你,我必须保护你不受伤害。”

 

  “你这小男友先动手,护你倒勤快;哥就是试试他,试试。”安尼瓦尔朝乐无异摊手一笑,又探头朝初七道了个歉。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宝贝弟弟,要进他家门儿;怎么着先得试过手了再说啊。

 

 “……”乐无异目瞪口呆.jpg

 

  “哥你在说什么啊,这是XY-3,是机器人;什么我小男友,哥你脑子热的吧??”乐无异反过去猛摇了他哥好几下;这哥,亲的吧?

 

  “…机器人?”安尼瓦尔指着初七;“他!?”

 

  “呵。”初七冷笑一声,然后抱起窜到自己腿下的肉包给喂牛奶去;

 

  乐无异这才把安尼瓦尔拉到沙发边给说了情况,肉包喝完牛奶之后示好般拱拱初七脚踝,然后拖着慵懒的身子又费了好大力气跳到乐无异怀里打呼噜。乐无异一边揉着它的头一边和安尼瓦尔闲聊着,初七看了眼沙发上其乐融融的两兄弟和猫;然后径自回了书房看书。

 

  说也奇怪,超智能的AI确实也储蓄着过量的知识在脑内;但是乐无异偏偏就拉着初七要他看各种书。第一次初七以六秒的时间翻完了一本经典小说,第二次他愣是在乐无异的威逼之下老老实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把书给看完。

 

  他问为什么要以这种慢方式去看已经知道的内容,浪费时间没效率。

 

  乐无异说事物都是慢慢进化的,谁一来就是人啊,那人的思维也是逐渐进步的呢;这个问题,你以后再来问我吧。

 

  初七望他一眼,没有说话。

 

  晚些时候,乐无异把前些天安尼瓦尔带来的羊肉给煎了羊排;哥俩一边吃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一餐下来,主客尽欢。安尼瓦尔看了时间,说他也该回去了,肉包估计还得给他养一段时间。乐无异应下,便出门送安尼瓦尔走了一段;

 

  “弟弟,你真的不来大哥这边?”路上,安尼瓦尔问道;

 

  “得了吧哥…我真的不想去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你明知道我喜欢机械和编程,你那事儿我真干不来。”

 

 “你成天研究这个研究那个的,这么大了又不找个人照顾;难不成以后就和那一堆金属玩意儿在一起?”闻言,安尼瓦尔敲敲他脑袋,乐无异摇头“没心思,就我这成天宅屋里的,估计也没哪个姑娘看得上吧。”

 

  “……”安尼瓦尔叹气,到停车场的时候兄弟二人才停下,道别后便各自回家;

 

  乐无异到家的时候厨房已经收拾干净,初七正拿了根假尾巴草在逗肉包玩儿,不过似乎肉包却不太领情,一个劲儿的挠爪子朝初七身上抓;

 

  乐无异关门的时候初七抬头看他一眼“送完了?”

 

  “嗯。”乐无异笑笑,走到他身边抱起肉包“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吵醒它了,它现在好像不太高兴。”

 

  “不高兴就不高兴呗,你哄它干嘛?”肉包在乐无异怀里嗷嗷叫着拱了几圈儿,乐无异被弄得有些痒;他一边按着肉包的小爪一边朝初七问道;

 

  “……”初七皱眉,却没有说话。

 

  “我觉得这是我的原因,我需要道歉。”少顷,他答道; 

 

  “哈?”

 

  “……”初七看他一眼,然后转身回了屋;“哎怎么走了!我就逗你,不是我就问你两句嘛!”乐无异刚准备跟过去,初七又从房间里拿了本书出来,他拿到乐无异面前翻到中间某页;

 

  “这里,男主人公把他父亲惹生气了,在道歉。刚才你哥哥对我出手,后来他也道歉了。”

 

  嗯…乐无异看看初七,再看看书;本以为初七还要说什么,结果他关上书,望着乐无异便没了动静。

 

  “…这叫担心。”

 

  “不是惹怒了所有人都需要道歉,这也是因为你担心对方,担心是一种自发的主观行为,明白吗?”

 

  初七还是没有说话。

 

  “如果有一天你不再需要遵守四定律,到那时候你还会像今天一样保护我么?”

 

  “如果你会,那就是担心。”

 

  “我不知道。”

 

 

  ————————————————

 

 

  一个月过去,乐无异检查了好几次初七的所有程序,均是一切正常。夏夷则那边也传来消息说总部分部都未受到侵入,但时间拖的越长就越要小心流月城;不论如何都不可以掉以轻心。

  

  这天,乐无异说想出去走走,顺道买点东西,便拉了初七一同来到海市商城。他在XY专卖店里给初七多买了几瓶专用清洁营养液,回头一看不见初七人;他又走出来四处张望着,不一会儿便看见初七戴了副墨镜朝他走来;

 

  嘿,别说这一戴了墨镜还挺帅。

 

  咳咳,乐无异拧着袋子向初七挥挥手;

 

  “我来吧。”初七接过袋子;“GPS显示五楼有你喜欢的食品店,去么?”

 

  “嗯…你先说说你怎么突然想起弄个墨镜了?”乐无异应道,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初七,墨镜侧面褐色的镜框上面带着点银色的雕纹,却实有一番风格;

 

  “看着好看,就买了。”

 

  “唔…真的不是因为戴着帅?”某人幸灾乐祸的从初七左侧绕到右侧,然后调侃般轻轻碰了碰他手臂;

 

  初七转过头,被墨镜挡住的眼睛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却见他刚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回过头便一个劲儿加速向前走——

 

  “哎怎么了嘛!你还会害羞啊!?等等等等!”

 

  初七并没有理他。

 

  “嘿!你拿我的卡去刷我都没说什么!帅点好啊!赏心悦目啊!”

 

  初七根本不想理他好吗。

 

 

  海市四楼,禺记甜品。

 

  乐无异舀了一大勺杨枝甘露往嘴里一塞——嗷……大满足!

 

  初七打量着店里端了盘子在四处服务走动的小型机械,乐无异好奇看看他,再看看那些机械;“那是YH公司出品的服务员功能型机械。”他说道;

 

  初七点点头,他摘下墨镜,重新露出被遮了一半的祭红暗纹;乐无异心里一个咯噔,干咳一声又吞了一片芒果。

 

  “那是什么味道?”初七看着乐无异面前的甜品碗;

 

  “甜的,不过有些酸。”

 

  “甜是什么味道?”

 

  “……”

 

  乐无异吸吸鼻子;“简单来说,甜就是幸福、美好,和满足。”

 

  “幸福美好和满足?”初七问;

 

  “嗯,怎么说;考试取得成功、疾病得到痊愈、相爱的人能够在一起,诸如此类让人开心、满意的事。”

 

  初七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回去的路上,乐无异问他为什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初七说字典解释里甜有两种意思,一是味觉一是感觉。自己没有味觉系统,就想问问另一种更加抽象的含义。

 

  那怎么会想问甜的滋味呢?

 

  书上经常说谁的笑容很甜,我看你经常笑;就忍不住想问问。

 

  乐无异扭头看着窗外,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时间疾走缓走,转眼一月竟到了中秋,前段时间乐家父母刚出完远门儿回家;那天乐无异正想把肉包给送回去,结果傅清姣说看你一个活人住着没个伴儿,肉包你就先养着好了,我和你老爹也清净些。

 

  于是乐无异只好哭笑不得地抱着肉包叫了初七一起去买猫粮。

 

  “拿着~”他将肉包一把塞进初七怀里,肉包嗷嗷叫唤两声在初七怀里打了个滚儿,又蹭上去舔了他一口;初七皱眉,乐无异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直到初七瞪他一眼,他这才老老实实推了购物车买东西。

 

  “猫粮、牛奶、这几天的食材,我想想还差什么……”

 

  乐无异一边走一边往车里扔东西,初七就在一旁跟着他,然后时不时的给肉包顺顺毛;

 

  念叨着要到中秋了,乐无异又给乐家二老还有安尼瓦尔买了月饼——上一次买月饼还是前两月辈辈猴出新口味的时候呢。就是那次,他中奖抽中了XY-3;然后才有了现在,才有了……

 

  他看了旁边那人一眼,虽然…也不全是这样。初七感受到他的目光,四目相对;“怎么了?” 

 

  没怎么。乐无异摇头,然后又哼着小调儿跑到前面去买甜糕了。

  

  对于乐无异来说,一年之中最忙的就是中秋、除夕这类阖家团圆的节日。他自打大学毕业就搬出来自己住,每年都是乐家和安尼瓦尔家两头跑;父母是一定要陪的,可对于安尼瓦尔来说他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不是?

 

  今年也不例外。

 

  乐无异还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初七就已经打扫好房间下楼启动车子等着他了,中午送他去乐家,晚上他再去陪安尼瓦尔。

 

  在乐无异的要求下,初七并没有跑好几趟去送他,他说太麻烦;让初七自己先回去,初七应下,然后开车驶出了乐无异的视线。

 

  一天下来,乐无异两头跑,手里自然也多了不少乐家夫妇和安尼瓦尔给的东西,什么限量衣服啊鞋子啊各种新奇的零食啊……哎,乐无异看着两手四个大袋子,叹口气进了小区。

 

  他抬头,月色皎洁。

 

  到家的时候乐无异没法空出手开门,只得用肩膀蹭了门铃;小会儿,大门被打开,初七站在屋内看着他,又一次四目相对;

 

  “回来了?”

 

  “嗯~”乐无异点头,把袋子交给初七递过来的手,然后进屋关门。

 

  今年的中秋,回家的时候灯是亮的。

 

  屋里电视声不大不小,屏幕里正播着男女主雨中追逐拥吻的画面,肉包在沙发上玩儿毛线球,初七拎了乐无异刚带回来的大小物什在整理。

 

  乐无异在卧室无奈一笑,他听见屋外淅淅沥沥下起小雨,回头看见初七正抱着衣服进来关上窗;

 

  “快去洗澡,别凉着。”

  

  “好。”

 

  他应道。

 

  洗完澡出来时雨不但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了,乐无异换上睡衣走到客厅,然后朝沙发上一扑——肉包差点被弹到地下,它不满地嗷嗷叫着拿爪子去挠乐无异的头发,乐无异便把肉包抱起来捏着玩儿。

 

  “这是?”乐无异躺在沙发上,他抬头看着初七端过来的一盘小碟;

 

  “中午回来的时候经过你喜欢的甜品店,给你带的。”初七将盘子搁在茶几上,里边儿是几块彩色的冰皮月饼;

 

  “不对吧,我们去的路上我怎么没看见有禺记甜品…嘿嘿,是不是你专程绕了弯儿去买的~”乐无异一把从沙发上蹭起来,头顶那撮不服帖的增高工具摇晃着,仿佛也在对初七骄傲地发问;

 

  “……”

 

  “不吃算了。”初七端起小碟便朝厨房走去,

 

  “哎哎哎别走啊!”乐无异一头趴在沙发上一头扑过去抱住初七的大腿,肉包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意志,也从沙发上跳下去围着初七的脚踝蹭着不让他走;

 

  初七端着盘子低头看着这一人一猫,那猫在喵喵叫,那人在抱着他一只大腿示好般地朝他傻笑,连那撮呆毛都没那么气焰嚣张了。

 

  他这才将盘子又放回茶几上,一人一猫安生地离开后,初七这才安稳坐到乐无异身旁去。

 

  电视里轮放着广告,乐无异拿起一块绿色的冰皮月饼咬了一口;冰冰凉凉的,还有些甜——呜哇……!大满足!

 

  初七听见身旁传来一声叹息,转眼乐无异又拿了一块白色的月饼继续吃着。“好吃么?”他问;

 

  “好七!”他嚼着月饼含糊不清地答到,“真好,以前每年中秋过年我回来都只有一个人,连肉包都不在。”

 

  初七默默望着电视点点头,乐无异一笑,又俯身拿了一块橙色的月饼;

 

  “那天听你在书房弹琴,”突然,初七转头看着乐无异,乐无异咬一口月饼问;嗯,怎么了?

 

  “一个人的时光,下午回来后我也弹了一次,数据库里有曲谱;”初七指指自己的脑袋,“可我感觉我弹的和你的不太一样。”

  

  “等等,你说…感觉?”乐无异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不过初七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乐无异的疑惑;“感觉你弹的曲子中比我多了些什么,是什么?”

 

  “……”

 

  乐无异吸吸鼻子,“这就是纯看琴谱按琴键和演奏的区别了。”

 

  初七皱眉,“要不明天你再弹给我听一次,我听完再告诉你区别,成吗?”乐无异又说道,显然他还在想刚刚初七说到感觉的事。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初七,他的面容还是一样的清冷,只是眼神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些其他的东西,一些和其他机器人不一样的东西。

 

  初七点头应下,他拿起一块和乐无异睡衣一样蓝色的月饼小心翼翼的分成两瓣,递了一瓣给乐无异;

 

  “嗯?”

 

  “吃这个。”初七自己拿着一瓣,然后朝他说道;乐无异虽然疑惑,不过还是咬了口那小半月饼。和之前的月饼并没有什么不同,他默道;却见初七突然咬了一口他手中那半;

   

  “这个,应该是什么味道?”初七皱着眉头咽下那块蓝色的月饼,很显然乐无异已经被他这个动作吓到了;

 

  “等等! 你不是不吃东西的吗?!”

 

  “……”

 

  “我可以吃也可以不吃,吃进去的食物可以被提取转化成少量能源,只是我不喜欢没有味道的东西而已。”他又把剩下的月饼给咬完,又问了一遍这个应该是什么味道;

 

  “你怎么不早说…早说的话饭桌上多一个人也热闹些啊。”乐无异哭笑不得;“这个是甜的,有些凉;就是上次我给你说的那种味道。”

 

  半晌,初七看着乐无异,乐无异也看着他,一阵没由来的沉默;然后乐无异率先打破了寂静——

 

  “你看着我做什——

 

  初七侧过身靠的离乐无异更近了些,他抬起他的下颌凑到他身前;然后在他唇角轻轻落下一吻——

 

  甜的;

 

  他说。


  ————————————————

  待续><


评论 ( 34 )
热度 ( 43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