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 睡前童话之 木偶小鸟

#改编自《木偶奇遇记》中小蟋蟀杰米尼片段/《童话镇》中小蟋蟀杰米尼片段。

#每个童话故事都有一个大坏蛋,黑了沈夜。

 

  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西欧大陆上有一片魔法森林,森林外围零零散散的坐落着许多村落,那里生活着快乐幸福的人们。

 

  入秋的时候,一个陌生人来到了最西边的村子;他的到来也给村子带来了秋天的第一场雨。夏家父子匆匆收回了晒在岸边的咸鱼干,程家老爷子刚嘱咐了两个小徒弟给夏家送去新做的鱼叉;邻居笑他说你也不怕把徒弟给冻着,程老爷子吞了口酒瞄那邻居一眼,说我家俩孩子又不像你二弟是给你宠大的。

 

  好些来不及跑回家的村民们在神树下避着雨;唠嗑着村北那家小酒馆的老板娘有可能被巫后施了魔法,这几天净给大伙儿卖虫子馅儿饼,真是造孽的不得了。

 

  陌生人在村前停下,他本想先找户人家避避雨,可是村口那几户人家都没人,于是陌生人只好冒着雨在前平地边搭起帐篷来。

 

  “你在干嘛?”小男孩撑着蓝色油布伞,手里还提着一篮蘑菇;他刚采完蘑菇回来,就碰上了村前的陌生人;

 

  陌生人回头一看,小男孩披着和他的伞颜色一样的斗篷,琥珀色眼眸冒着天真与好奇的光芒,陌生人便说要在这里歇几日,搭个帐篷住。

 

  “你会搭帐篷?”小男孩歪着脑袋问他,陌生人说我会呀,不过你应该回家去了,下着雨你家人会担心的。

 

  小男孩跳到陌生人面前,好奇的看着他是怎样把木头与木头缠到一起的;陌生人见他看的入迷,雨又大了些,于是催着小男孩赶紧回家;

 

  “可是我想看你搭帐篷,你能教我吗?”陌生人摇摇头,从兜里摸了颗糖果放在小男孩手心里;小男孩噘嘴,陌生人没办法,只好说等雨停了你再来找我,我就在这里不走。小男孩又咧嘴笑了,他把伞塞到陌生人手里;

 

  “我家在村南靠海第一间屋子!雨停了你来找我,我爸妈可不会让我出门的!”小男孩一路说一路跑,陌生人哭笑不得的撑着伞站起来,他看见小男孩提着蘑菇朝他挥挥手,头顶一撮头发顽强的在风雨中摇着,像极了他那挥着的小爪;陌生人大喊着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可惜小男孩已经跑远了,没听到他说什么。

 

  雨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远处的城堡亮起灯火,海风偶尔吹向村庄;谢衣,噢……就是故事开头的那位陌生人,谢衣找到海边第一所房屋;门牌上刻着一个「兀」字,他一敲门,小男孩一阵风似的跑到门前;

 

  “你来啦!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小男孩开心的扯着谢衣的衣袖把他拉进屋里,男孩的父母做了美味可口的食物招待他,谢衣和他们说了好多魔法森林以外的见闻,还给小男孩讲了城堡里王子与公主的故事;

 

  灯火下谢衣才看清楚,小男孩父母像是外地人,和这里的居民长相有些不同,所以小男孩也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不过小男孩却比他遇到过的孩子都更可爱,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村落里渐渐安静下来,人们都回家休息,小男孩也该乖乖睡觉了。

 

  “你明晚再来给我讲故事好不好?”小男孩摇着谢衣的手问道,谢衣说好啊,那我明晚再来看你,咱们一言为定;小男孩又缠着谢衣和他拉勾勾。

 

  正当谢衣准备走的时候,小男孩从被窝里爬出来把他叫住;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好孩子,我叫谢衣;他又走回床前把小男孩塞进被窝里,等他熟睡之后才放心的离开。

 

  

  魔法森林的彼端有一座流月山,据说那座山上住着吃人的怪兽,企图上山去讨伐怪兽的骑士们都迷失在了漫山遍野的机关中,再也没有出来。久而久之就再没人敢上流月山了;流月山上的“怪兽”也成了迷;为什么呢?

 

  因为怪兽这么大个儿,肯定不会住宫殿呀。

 

  流月山顶的宫殿内,黑巫师沈夜看着魔镜里消失后又出现的画面,他暗笑着朝镜中人问道;

 

  “找到合适的了么?”

 

  “未曾,这座村落没有孤儿。”镜中人答道,

 

  “我看你刚交的新朋友就不错。”

 

  “…巫师大人,那孩子父母健在。”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沈夜隐去魔镜中的画面——父母健在的话,让他们消失不就好了。黑巫师冷笑,第二天晌午,一身黑袍的沈夜出现在小村落的海边。

 

  夏家母亲正在晒着咸鱼干,父子俩拿了昨天刚得的新鱼叉出海的时候;沈夜敲响了海边第一所房子的门。

 

  “谢——咦?你找谁呀?”小男孩还没说完谢衣哥哥,就被新的陌生人吓到,谁叫他一身黑不溜秋的,比隔壁夷则家的黑鱼干还黑!

 

  “小朋友乖,我赶路的时候经过这里,想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走,你愿意让我待一会儿吗?”沈夜扯出一个微笑,他蹲下来摸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听话的把他带进屋里;然后给了沈夜一杯果汁和馅饼。

 

  “真乖,你家里人呢?”沈夜问;

 

  “爸爸妈妈出去采药了,晚上才回来~”小男孩一边翘着脚喝果汁一边答道;“你从外面来吗?那你可以给我说说外面的事吗?”

 

  “好啊,那我陪你到你爸爸妈妈回来吧。”

 

  黑巫师就这样在小男孩的家里一直待到天黑,直到他父母回家。

 

  ………………


  谢衣刚到小男孩家的时候;他听见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声,以及倒在地上的男孩的父母。

 

  “你干什么!”谢衣扶住门框朝沈夜怒吼到;

 

  沈夜笑着喝了点果汁;“我看这孩子适合的很,不是孤儿的话,把他变成孤儿不就好了。”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谢衣气急,这个孩子,明明有那样温暖的笑容——

  

  小男孩突然朝沈夜撞过去,不断哭着捶打他的大腿,沈夜只是一只手便把男孩提起来,小男孩哭的更厉害了,他话语不清的朝门口的谢衣求救;含含糊糊的说着谢衣哥哥,救我。

 

  “把那孩子给我,你不要欺人太甚。”

 

  “噢?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让我看见了这孩子,要不然;我又怎么会觉得他适合做实验呢?”沈夜满意的看着谢衣的脸色越来越黑,他把男孩提的更靠近谢衣一点;男孩痛苦的哭声一点一点刺着谢衣的心脏,谢衣默念咒语,右手中出现一个发着褐色光芒的水晶球;

 

  黑巫师眼睛一亮,放下小男孩;“这么大方?”

 

  “通天球给你,把他给我。”谢衣皱着眉头朝沈夜说道,沈夜大笑;说好你个谢大法师,宁可不要自己的法力也要救这孩子,看在你这么执着的份上,这小孩儿给你就是。不过没了法力,你可是回不了流月山了。

 

  谢衣说回不了就算了,望自珍重。

 

 

  没了法力的谢衣花了好久才在海边挖好一个大坑,和小男孩一起把他的父母埋了进去。夜里,小男孩被噩梦惊醒了好几次,谢衣又一次醒来的时候;他看见男孩正瑟缩在墙角默默哭泣。

 

  他难过的过去把男孩抱进怀里安抚着,等他安静下来之后,谢衣推门走到海边;朝传说中的妙华仙子祈祷到——祈求您听到我的祷告,让那孩子不要再哭泣。

 

  月光下,绿色的光点慢慢聚集在谢衣眼前,他放心一笑,等到妙华仙子完整的出现在他面前时,谢衣感激的朝她行了一礼;

 

  “小仙听到你的诚意,不过我很抱歉,我帮不了你,逝去的人不能复活,这是魔法的底线。”妙华仙子朝那新墓看一眼,表示自己帮不了他;

 

  “不,我不要他们复活,您能让那孩子忘掉这段记忆么?”谢衣再度恳求,“是我害他失去父母,至少让我补偿点什么。”

 

  “这不难,只是……任何魔法都是有代价的。”

 

  谢衣摇摇头笑了,是我欠他的。

 

  “那好,你要陪在他身边让他开心幸福,让他做一个勇敢善良、快乐的孩子。”妙华仙子挥动魔杖,绿色的光点把谢衣包围起来,光体慢慢变小,直到变成一只小鸟的形状——“他需要你的时候,你就会一直在;等哪天他已经长大,成长到不需要你的时候,你便会消失。”

 

  光点逐渐散开,一只木偶小鸟扑闪着翅膀在月光下飞着;它围着妙华仙子飞了两圈以示感激,妙华仙子点点头,去吧,去陪着他,让他变回那个快乐的孩子。

 

  小鸟伴着木块咯吱咯吱的声音飞回男孩的小屋,男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被窝里睡着了,那晚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昨天在村前遇上的陌生人不见了,但是他的帐篷还在地上;男孩跳到帐篷面前摸着那些木头杆,突然那些木头杆就变成了一只小鸟——变成了一只木偶小鸟,小男孩兴奋的看着飞起来的木偶小鸟;小鸟不会叫,它停在男孩肩头轻轻啄了啄他粉扑扑的小脸蛋儿;然后和男孩一起回了家。

 

  很奇怪,但却很美好。

 

  男孩醒来的时候木偶小鸟就在他枕边,男孩惊叫着捧起小鸟;他揉揉眼睛疯跑到隔壁夏家敲门——夷则夷则!你快来看我昨天梦到的小鸟真的飞到我身边了!!!

 

  夏夷则打个呵欠擦着鱼叉——傻了吧你,这鸟不是木头做的,怎么可能会飞。

 

  他刚说完,木偶小鸟便从男孩手里飞到夏夷则头上轻轻啄了他一下——当然会飞呀。

 

  男孩一边跳着拍手一边笑着——夷则你看!小鸟真的会飞吧!

 

  夏夷则咂咂嘴,拿了鱼叉出海捕鱼去了。

 

  就如谢衣祈求的一样,男孩快乐的长大,他忘了自己有过父母;当然,整座村落的人也忘了。男孩有时帮夏家父子捕捕鱼、有时帮程家老爷子做做鱼叉、有时去神树下和小鸟玩耍、有时缠着方家二公子给他讲些魔法、有时会教村北酒馆老板娘做些好吃的;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木偶小鸟无时无刻不陪在他身边;可是男孩再快乐,他也会寂寞。

 

  入夏的时候,小鸟离开了一天,男孩坐在房顶等了它一天。海风吹着宁静的小村,小鸟回来的时候,男孩已经睡着了,月光洒满在他身上,仿佛他就该是这样美好的人;小鸟静静停在他肩上,直到男孩醒来看到小鸟,他才放下心欢喜的回屋睡觉。

 

  入冬的时候村里新来了一户人家;姓乐,夫妇俩人好也富裕,可惜就是没有孩子。再后来;乐家夫妇收留了男孩做他们的孩子,男孩也有了新的名字——叫做乐无异。

 

  乐曲的乐,但是也是快乐的乐。

 

  无异,与别的小孩没有大差异,和他们一样有父母家人,并且每一天都开心快乐着。

 

  魔法森林里的树枯了又绿,城堡里的公主变了王后;听说,城堡里又有了新的公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男孩——噢,现在是乐无异;他现在快乐的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他有了一个家,有了亲人,有了那些他原本拥有、却已经失去很久的东西。


  所以他开始渐渐地淡忘木偶小鸟,忘了和小鸟一起在渔船上颠簸的日子、忘了做鱼叉的时候有小鸟替他啄线的日子、忘了和小鸟一起在神树下玩耍的日子、忘了小鸟和他一起听方家二公子讲魔法的日子——

 

  木偶小鸟不见了,它渐渐从乐无异的记忆里消失,从他生活中消失——一如当初妙华仙子所说;等哪天他不再需要你,你便会消失。

 

  它陪他走过春夏秋冬花开草长一年又一年,陪他快乐的长大,看着他变成勇敢善良的人;然后从他的生命中离开。

 

 

  又过了很久,久到方家二公子已经有了第二个孩子,久到乐无异也有了妹妹;海边小村的一切都那么平常自然。

 

  那天,已经是少年的乐无异和夏夷则刚从魔法森林里捉了狼出来,夏夷则一边走一边和好友闲聊着;

 

  ——乐兄,你最近好像不太开心啊?

 

  ——有吗?……唔大概有一点吧。

 

  他挠挠头,多少年前的那天夏夷则也是这样问他,当时的小男孩说他想要个家;肩上的木偶小鸟咯吱咯吱歪着头在安慰他。

 

  肩上的小鸟……

 

  ——怎么不开心了?

 

  那只小鸟呢?从梦里到现实的那只小鸟呢?

 

  ——哎对了夷则,你记不记得我有只木偶小鸟?

 

  ——记得,还会飞,不过好些年没看见你拿出来了。

 

  ……

 

  是了,那只小鸟已经不见好些年了。


  乐无异疯跑回家,他翻箱倒柜找着——没有,到处都没有他的小鸟。他找了很久,夏家的渔船、程老爷子的铁铺、神树上的鸟窝、村北的酒馆,都没有他的小鸟。

 

  乐无异想,他终于明白长久以来一直盘绕在心中的那点空洞是什么了;他不像话的难过的流下眼泪。明明是陪他一起长大的小鸟、无论开心还是难过都会陪在他身边的小鸟、给他带来那么多幸福与快乐的小鸟,就那样不知不觉的,消失不见了。

 

  ——喂!你在哪!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海浪拍打焦岩的声音,他落寞的坐在海边,曾经咯吱咯吱的木块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


  ——我真的,很想念你。


  他失落的回家,村里的人们都说,这乐无异,怎么不快乐了?

 

  

  又是一年入秋,飘着碎碎细雨的日子。村里来了位故人,他推着道具车停在村前,想找户人家避雨,可惜村口的人家又不在,他只好撑起遮雨棚等雨停;

 

  乐无异突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那个秋天也是这样,他提着蘑菇撑着伞;就是在这样的雨天在村前遇见了那个叫谢衣的人,后来谢衣不见了;梦里,他的帐篷木头却变成了小鸟飞到他身边。

 

  他看着那个站在遮雨棚下的人,一如记忆中他当年的模样——

 

  ——你是谁?你在干嘛?

 

  ——我叫谢衣,是个木偶师。

 

  一如他当年祈求——他会陪在他身边,让他永远快乐、幸福。


—————————————————————

完.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