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 Kiss Note (二)

  乐无异是在肚子咕噜噜的叫声中醒来的,他不情愿的挠了挠头,又一把把凉被盖在头上,整个人裹成了一只毛毛虫在床上滚来滚去;砰!这场毛毛虫模仿秀最终以乐无异同学的地咚结束。

  “无异!”谢衣在厨房听见这边卧室一阵响动,担心的连忙跑了进来。他打开房门看见床上没人,木地板一个条状的大块头在凉被里咿咿呀呀动来动去;乐无异本想着要赶紧爬起来,结果被子的开口给他压着在身下,他只好再滚一圈换个方向。还没等他扭身子呢,无奈的谢教授已经连人带被的把宝贝儿徒弟一把给抱起来轻放在床上;
 
  “你这孩子,也不嫌地板咯的疼;”说着,谢衣坐在床边好气没好笑的把被子从他头顶拉下来,重获新生的乐无异满足的吸了口新鲜空气;他一睁眼就锁定了床边的师父,也不嫌自己呆毛还直直竖着呢,顶着一头毛糙糙的头发咕溜就朝谢衣滚过去,一脸赖皮的在自家师父腰窝处蹭着;

  “唔,师父你怎么过来了?”谢衣被他蹭的有些痒,但也没有把这只大型犬给挪开,就这么一边给他摸头顺顺头发,一边回答道;

  “还不是因为担心你昨晚喝太多,刚煮了解酒汤给你端过来。”

  乐无异搬进教师小区那天起,就以“万一忘了什么资料,师父可以替我拿”的理由理直气壮的扔了一把钥匙给隔壁的谢衣;弄的谢衣哭笑不得的只好收了钥匙,不过顺便也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他;
  谢衣曾问过他为什么想留校教学,乐无异搪塞着说反正后期工程用电脑在哪儿都可以做事,与其每天工作室跑,还不如留在学校一边工作一边给师父打下手。
  至于乐无异到底有没有讲真话,谢衣究竟有没有信,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不不师父我酒已经醒了真的!”乐同学一把抬起脑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注视着谢教授;仿佛是在哀嚎着

  不要投喂我!

  不要投喂我!

  不要投喂我!

  谢衣瞧着无异也不像还晕着的样子,便同意让他不喝醒酒汤;这边乐无异刚松一口气,又觉得一直闻到一股特别微妙的药味,他担忧的看了门外;然后吸吸鼻子问谢衣是不是什么东西坏了;谢衣这才云淡风轻的朝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夏季酷暑,为师怕无异热,替无异做了藿香板蓝根冰棍,”


  “不…………”

  “刚调了一锅藿香板蓝根,正冷着呢。”

  “师…父……”


  乐无异抬头看着谢衣眼里充满的迷之关怀,这个时候真是特别需求死党夏夷则那种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大本事,那才是拯救生命的技能好吧…!他痛苦的把双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特别动情把谢教授的右手握成一个拳头;

  “师父,流汗有助于新陈代谢…”

  谢衣才不搭理他呢,他从容的把手抽出来拍拍乐无异的小脸蛋儿,然后便哼着小调继续去折腾厨房了。
  乐无异上一秒还在想方法阻止自家师父,下一秒却已经红着脸乖乖地跑去洗漱。两人吃过饭之后已是中午,等谢衣心满意足的在冰棍模具里灌满了藿香板蓝根过后,师徒二人这才出门逛街买东西去。
  悠悠蝉止,夏色安宁。   


  回到家中已是晚上,谢衣原本只是陪着乐无异去采购一些杂物,却又被他拉着看电影什么的到处玩儿。明天还要去弄申请资料,所以乐无异洗完澡便打算早早休息。整理了一会儿资料和文件报告,他突然注意到被自己遗忘在抽屉里的Kiss Note,拿起笔记本翻了几页,乐无异脑袋一转,索性在本子上写下了两个名字。
  反正也是恶作剧的普通笔记本吧,他想。

  夏夷则   鱼大壮

  就在乐无异同学准备给死党打电话亲切的问候对方有没有吻住自己滑嫩的小手时,夏夷则鱼大壮六个字竟然完全消失在本子上,惊的乐无异赶紧放下手机,拿起本子又是翻页又是照光的;这啥?文字隐藏法???他正纳闷儿着只见一行字出现在刚才名字消失的地方;

  「写下同一人、相隔甚远的人、不存在的人均视作无效。」

  「相隔较远之人,写下发生时间与地点,亦可生效。」

  「冰箱里有毒……」

  喵了个咪,乐无异睁大眼睛看着本子上出现的三行字,前面两行也就算了,冰箱里有毒是什么意思……哎不管了,不过这笔记本倒真有点来头,他默默给死党道了个歉,然后拿起笔思索着再写个谁和谁来验证呢?乐无异有点苦恼的转着笔,随便让别人亲亲有点不妥吧。到时候帮忙不成弄巧成拙了那可怎么行……  
  啧,乐无异鬼鬼祟祟的朝四周环视一圈;当然,房间里除了他并不可能有别的人。自己只是心虚而已,然后乐无异本着“师父还单身,我只是为了人类幸福而牺牲的小白鼠!”的信念鬼使神差的拿起笔写下谢衣两个字。
  他紧张的咽了一口,Kiss Note,真的灵验么?

  40秒。


  啪,突然间一阵漆黑;乐无异警惕的站起来,窗外的月光能让他勉强看清屋内;师父并没有凭空出现在房间里,他松了口气准备出去看看电闸;然而客厅传来的开门声让他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无异?怎么你这也突然停电了?”

  30秒。

  乐无异吓的赶紧转身回桌想撕掉那一页写了谢衣名字的纸,撕掉就不会灵验了吧啊啊啊啊啊!!!可是就是撕不掉!!!

  撕!不!掉!


  “无异?你在哪?”谢衣已经走过玄关,客厅没人,他又接着朝他卧室走去;


  20秒。  

  乐无异小小楞了一下,他觉得现在第一要紧的就是阻止师父进到他的房间,行动不及脑洞,他刚想冲过去锁房门,就看见拿着电筒的谢衣已经走进他的房间……
  难道是强吻!?乐无异一个激灵,干脆把师父推出去!
  

  10秒。

  谢衣近乎愣住的看到黑暗中自家徒弟急躁的朝自己扑来,然而光线太暗,他一把绊住凳子;眼见着就差地咚了,惊的谢衣赶紧前去接住他,哪知道谢衣却被乐无异太猛的冲力一把扑倒在地上。
  电筒就这样滚出谢衣的手,微弱的光在一旁闪动;嘴上是徒弟饱满而柔软的双唇,手中还拽着徒弟的睡衣……谢衣那闪烁着微妙信息的眸光映在乐无异眼里,他还脑内空白的伏在谢衣身上,Kiss Note!来真的啊!!干什么第一次随机就亲嘴……而且还是这种俗套的偶像剧情节!!喵了个咪的……

 

  还好电源立刻就恢复,乐无异甚至来不及吐槽这灯亮的时机;立马跳起来头也不回的冲进卧室锁上房间。

  ……………………

  谢衣眯着眼舔舔嘴唇,他也无可奈何的站起来去拿起电筒,然后隔着房门对受了惊吓的小兔子说道;

  “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忙呢。”


  “嗯……!!”
  

  谢衣听见房间里传来的,像是闷在被窝里面的回答声一样,然后愉悦的回自己家了。

 

  半夜,夏夷则快睡着的时候突然收到来自死党的一条短信:
  

  “夷则救命!我把师父给地咚了QAQ!”

  关机,睡觉。  

  

  自打乐无异见识了Kiss Note的厉害之后,他把黑色小本本扔在抽屉里好几天都没拿出来。自己和师父倒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往常一样的相处模式。
  有时师父会在自己处理音轨遇到难题时俯身靠下来给自己耐心讲解,他便会小小的心跳加速;有时候师父像往常一样给他夹菜,他却会越来越不好意思;有时师父会拉着他的手给他做手指按摩,他也会小鹿乱撞;明明是个大男孩,却像恋爱中的小女生一样。
  讽刺的是乐无异觉得这些在他师父眼里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谢衣是他一个人的师父没错,可他师父毕竟也是一个男人,会结婚生子,会给别的女人做这些细微平凡的事。
  乐无异躺在床上有一点没一点的想着,自从那天起,他成天就冒出各种念头,十万个偶像剧情节都在他脑海里过了个遍;要是不早点解开这个心结,乐无异同学会继续寝食难安的。
 哎,他在床上打了个滚,拿出手机看着死党招架不住他轮番轰炸而给的回信;

  “让谢教授也羞一次,你俩扯平。”

 

  让师父也羞一次?

 

  乐无异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拿着手机不断思索着,关键是怎么个羞法!?

 

  于是在他第二次轰炸死党过后,乐无异同学乐颠颠儿的翘了呆毛就翻出黑色小本本;刷刷刷的写下几行字。

 

  “谢教授怎么让你羞了,你就照做把他给羞回去。”

 

  哎呀哎呀,不愧是传闻中“校园三大情圣之首”——风流逸尘子的正主,这种事还真是手到擒来~

 

 

  说这谢教授被自家徒弟以老套的偶像剧男女主方式给“夺”了初吻后吧,也没点儿脸红的自觉,虽然他这个做师父的的确偶尔会揩一两把徒弟的油;但那也只是趁人熟睡的时候碰碰小脸而已。

  所以人呐,不能给糖,尝到一点儿甜头便愈发贪婪,恨不得把这糖一整颗塞进嘴里狠狠吸舔,一双软舌非得把这糖完完整整舔个遍,吃个遍,仔细的尝了甜味那才满足。

  谢教授就是这样的心思。

  不过也倒不是被一次小小的接触就给闹的一时兴起,实则是他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两年前乐无异刚毕业那会子他就想告诉他,若是接受,那自然皆大欢喜;若是拒绝,他是定要弄清了缘由,然后一路追到底的。可哪知道一封交换通知,一湾海峡,就让他等了整整两年。

  所以不能在无所事事下去了。

  然而、就在谢衣下定决心就此开始慢慢的揭开这层窗户纸的时候………

 

  ……有时候谢衣是在俯下身给乐无异讲解场景搭建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的耳廓的;有时候谢衣是在给乐无异扎马尾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徒弟头顶的;有时候谢衣是在乐无异拿着牙签向自己投喂苹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的指尖的。有时候谢衣走个转角都能撞到徒弟然后“不小心”碰到徒弟脸颊!!!更甚则有时候谢衣是小勺子舀了冰镇绿豆汤准备自己喝的时候!!他徒弟还能一把凑过来了!!兔子一般的叼了勺子就跑!跑就算了还“不小心”被他谢衣碰到唇角!!

 

  纵谢教授以前再怎么趁人熟睡的时候碰人小脸,他这段时间也是“老脸一红”,像是中了邪一般三天两头的就会这不小心那不小心的碰(亲亲) 一下徒弟,谢教授甚至都没力气来筹谋怎样“巧夺糖果”了,他现在一门心思只觉得应该暂时避一下徒弟才好…

 

  谢教授今天也觉得身心疲惫,千疮百孔。

 

————————————


  待续><


评论 ( 17 )
热度 ( 41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