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谢乐]喂,那个做棺材的 (万圣节愉快~)


 #严重OOC(慎入)
 #吃肉(慎入)

 #万圣夜愉快w

  北美地区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如果未婚女子在万圣夜坐在黑暗的房间中,便可以在镜中看见未来丈夫的样貌。不过,如果她们将于结婚前死去,镜中便会出现一个头骨。

  “这也太忽悠人了吧。”谢衣懒洋洋的坐在落地镜面前,一边嚼苹果一边对身旁正在削苹果的瞳说道;

  “骗小姑娘的说法罢了,不过总是有人信的。”

  瞳把削完的苹果又扔给谢衣,起身擦擦手走到落地窗边;暗红色而厚重的窗帘垂在地毯上,偶有夜风吹过,窗帘却一动不动的就那样垂着,就像这座城堡,在这里沉睡了几百年。几百年来外界多少分崩离析大起大落,这里却还保持着最初的模样,肃穆而阴沉。
 
  他看着窗外格外明亮的圆月;转头对谢衣说着;

  “明天万圣夜,去人类那儿找点乐子吧。我说,我本以为我已经够长时间不出门了,结果到你这儿一看才发现你于我更甚……用人类现在的话来说,你怎么这么宅?”
 
  “唔”谢衣嚼完最后一点苹果,扭头朝瞳微微一笑;“去哪?”

  “听秦老头子说他们小镇海市城堡酒店明晚有化妆舞会。”

  “噢?”

  “我俩这次不妨就以吸血鬼的面容去玩一次。”瞳回过头,他又看见谢衣饶有兴趣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

  “你在看什么?”

  “我在试试能不能看见我未来媳妇的样子。”谢衣撑着下巴,看着并未发生变化的镜子,略失望的叹了口气。

  “行吧,不如现在就过去?”他起身走到圆窗雕栏边,暗红色的眼眸在月光下显得格惑人;然后他和瞳一前一后张开黑色双翅,然后在夜色里朝着远处那个小镇飞去。

 
  夜,时间已经到了凌晨2点。乐无异放下手中的雕刻刀,站起来好好的伸了个懒腰;他看着眼前刚竣工的杰作,不禁感慨了一下自己与生俱来的才华!

  其实就是明晚万圣舞会“自制恐怖物品比赛”的参赛作品——一口棺材而已。乐无异又满意的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儿,他其实一开始也没想到要做这个,但是恐怖物品他实在是想不出做什么好了,就折腾了这么一口棺材出来。
 
  深黑的底板配了银色的雕纹,上板中央用极细的刀工刻着一个十字架;虽然外表看不出什么恐怖,但是乐无异在棺材内放了个吸血鬼假人,画着阴森的哥特式妆容,明晚只需要在介绍到自己的参赛作品时,开启棺材,棺材底部的机关便会把这个假人弹出来,到时候一定会吓到好多人;嘿嘿……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棺材给搬到阳台上透透风,银色的漆应该很快就会干了。
 
  然后乐无异去洗了个澡,打算一觉睡到明天下午。

  ——————————

  瞳注意到谢衣停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一个人类小区上空;谢衣盯着5楼的一处阳台看了好久,然后饶有兴趣的朝那个阳台飞去;

  “你说,这里面是不是哪个同伴?”

  瞳也注意到了阳台上竖着的棺材,于是好奇之下和谢衣一起飞过去,把棺材盖子轻轻推开————就算是两个真·吸血鬼也不免小小惊了一下;谢衣愣愣的看着那个突然弹出来的假人吸血鬼,还有那妖冶夸张的妆容,差点笑的蹲下去;他把那个假人拿出来,然后拆掉了棺材里的机关拿给瞳;
 
  “今晚我就睡这儿了,明晚我要先吓吓做这个棺材的人,完了再去找你。”

  

谢衣透过窗帘的缝隙看了看漆黑的里屋;任性的走进棺材里,然后对瞳眨了眨眼;


  “喂……”

  谢衣无视掉瞳想把他拉出来的举动,然后自己关上棺材盖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美梦一场来着;

  “真是……”瞳暗自吐槽这个任性的小公举,然后又展了双翅朝黑夜飞去。

  万圣夜,月黑风高,雪虐风饕。

  乐无异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他叫来了夏夷则和屠苏俩好哥们儿一起把棺材搬到会场;几个人冒着雪艰难的移动着,天色又灰又暗,还真有点万圣夜的气氛;

  “我说无异,你怎么做了个棺材啊……”至于半路碰着的闻人羽姑娘,也被乐无异同学以“力比鱼大壮”的理由给框了过来一起搬这棺材;

  “有惊喜嘛,嘿嘿;晚上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本小爷的厉害!”乐小爷一脸得意的翘着呆毛;一旁的百里屠苏一边忍着路人惊恐的眼光一边问他;

  “喂…你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重……”

  “额,我也不知道…好像比起昨晚是重了不少……”

  夏夷则看着昏暗阴沉又下着雪的天,还有路人诧异的表情;好气没好笑的让乐无异小心到时候里面有个真的吸血鬼找上门来。几人又走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把棺材给运到舞会展台放好。

  等一切弄好过后已经傍晚了,其他几人打算去准备化妆舞会,闻人羽扮成了中世纪的骑士;百里屠苏则打算扮成狼人;夏夷则同学看着阿阮给自己准备的美人鱼两件套,感激涕零的说了“阿阮,你的好意我十分感动,然而我拒绝。”之后,逃着跑去准备了一套石像鬼的衣服;

  “小叶子不去吗?”阿阮一边惋惜美人鱼一边清点着自己的女巫化妆包问道;
 
  “我就不用了,到时候戴个面具就成,我怕我把自己弄的太英俊帅气;到时候让我的恐怖表演失了————诶诶阮妹妹别走啊!!!”

  乐无异叹口气,一幅“世人皆醉我独醒,何处寻知音。”的寂寞姿态坐在展台旁的凳子上打发时间。这才无聊了一会儿,他就看见安尼瓦尔从后台走来,在指挥后勤布置场景准备舞会什么的;乐无异连忙在安尼瓦尔大喊“我的弟弟!”之前飞奔出了会场跑去找夏夷则他们;

  谢衣本有一夜好梦,奈何正值精彩之处他却感到一阵颠簸;他懒洋洋的睁开眼,看着漆黑的四周,一定是做梦的方式不对,谢衣梦里思索着,再睡一觉好了…于是在颠簸停下之后,他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

  傍晚,舞会离开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海市城堡酒店的万圣舞会大厅里聚集了各种各样装扮的人;

  满身缠着绷带的清和真人一个不小心踩到自己的绷带,然后一个踉跄扑倒在把自己装在一个剑匣里,只露了四肢和脑袋的紫胤真人身上;由于紫胤真人被剑匣包裹着重心不稳,两人又一起栽倒,撞翻了戴着雪花面具的女孩手里端着的满是毛毛虫的盘子;
 
  啊!!!!!!————

  众人听到一声尖叫,然后看见假面骑士竟然对着毛毛虫举起了剑……太乱了太乱了!乐无异一身便装戴了个面具就这么坐在一旁看热闹;直到舞台上响起主办人雄浑的声音;安尼瓦尔这才一身斗牛士的装扮拿着话筒走到舞台中间;

  “各位,接下来的时间,就让我们来一齐评选出今晚最恐怖的作品吧!我坚信得奖者!一定是我的弟弟!噢!”

  乐无异猛的站起来想躲到后台去,太丢人了!

  “不好意思失言了,那么;我的弟弟!到我身后来!与我一起见证这奇迹的一刻吧!”

  乐无异看着自家老哥不断眨着眼朝自己招手,简直想就地打洞钻下去,然而他也只能在大家的起哄声中扶额走到安尼弟控身边;

  “老哥你干嘛!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不要这么害羞,我的弟弟,哥哥还不知道你么!”安尼瓦尔说着又对乐无异重重拍了拍肩;

  紧接着整个会场的灯突然全部熄灭,一片黑暗之中只有两侧的蜡烛是亮着的,舞台顶部的聚光灯照耀在安尼瓦尔和乐无异身上,再过一会儿便会照出每一件参赛作品;

  谢衣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在说什么评委就坐;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还未完全清醒的他就呆在棺材里静静听着外界的动静;外面一会儿传来欢呼声,一会儿又有人在介绍着什么;

  “第四个作品!……毛茸茸的狐狸?”

  “呀,好可爱!还戴着佛珠呢咦?”即使有人说可爱,但是台下的气氛却因为参赛品实在太无趣而越来越冷。评委席上的各种真人、长老、也纷纷亮出低分牌;狠心的忽视了那个嘶吼着“你们为什么不觉得毛茸茸的东西很可怕!”的假面骑士。乐无异数着,然后终于到自己做的棺材了,他看着聚光灯照在自己的杰作上面,台下众人看清了物品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这种黑暗的场景里,一口实打实的棺材确实比前面的虫啊、狐狸啊、六目七尾的怪物玩偶来的刺激多了好吧!评委席上的老爷爷们也分别眼前一亮;

  “咳,大家好!”乐无异赶在安尼瓦尔下一句“我的弟弟!”之前抢过话筒,“这当然不是一口简单的棺材而已;接下来,请大家看仔细喽~”他走到棺材旁边,聚光灯稍微大了一些,白色的光把乐无异和棺材一同照在一起;说完,他示意安尼瓦尔一同和自己推开棺材盖,

  谢衣现在是彻底清醒了,他听完外面的那个清澈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刚准备打开身前盖子的手又收了回去,等待着声音的主人来揭开棺材盖,然后谢衣思索着要怎么吓吓他才好;

  哗——棺材盖被缓缓打开,乐无异站在一侧,等待着吸血鬼假人蹦出来吓大家一跳;然而没等到假人蹦出来,盖子开完的那一刻,他听见台下一阵冷呼,所有人都盯着棺材里的东西目瞪口呆;

  “假的吧?”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乐无异楞了一下,还以为是机关坏了,于是侧身探了个头过去——紧接着众人就看见看见乐无异同学一个踉跄坐到了舞台上;然后棺材里那个逼真的不像话的吸血鬼缓缓走出来;

  乐无异仰头看着那双暗红色的眸子一直打量着自己,喵喵喵了个咪……这他昨晚分明放的假人进去啊!这是变活了还是被人掉包了!?

  是不是这棺材的打开方式不对啊!说好的机关和假人呢!?

  然后一只修长的手指抬起自己的下巴,看上去骨节分明的手指,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力度;他再一度和那双暗红色的眼眸对视;

  “你就是做这口棺材的人?”谢衣轻舐嘴角,玩味的看着乐无异笑笑;

  乐无异看着他露出的两颗略尖的牙齿不禁哆嗦,仰视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化妆吸血鬼”,吸血鬼的脸并不是病态的白色,也没有银色长发;黑色的长袍垂在他身边,颈窝处有一个明显的暗纹,有点像什么特殊的记号;然后那个人放开了他的下巴,转而揭开他还戴着的面具。

  “……是,请,请问你是……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棺材,不不我是说我做的棺材里面……”

  “既然出现在你做的棺材里,自然是能进棺材的人了。”

  “唔,也不算是人。”谢衣看清了少年的真面容,不是东方人常见的黑瞳黑发,他褐色的刘海斜在一处,精瘦结实的身材倒是十分合自己胃口;于是他调笑道,少年精致的锁骨在白色的衬衫下显得格外诱人,谢衣又露出两颗略尖的牙齿,对乐无异一笑;

  乐无异瞬间感觉整个周围都冷了下来,会场的暖气仿佛一瞬都结成了冰,该不会是真的吸血鬼吧,不不不绝不可能…可是眼下这要怎么处理这个突发情况……

  正当乐无异快速转动小脑瓜时,一时间会场的所有蜡烛和聚光灯也熄灭了!有人开始惊呼,有人开始找往后台找人开灯;乐无异刚想站起来,就被人拦腰抱起——

  “喵了个咪谁啊!!!谁——!”然后谢衣抱着怀里大呼小叫还乱动的乐无异一把跳出窗外,他听见怀里那人不断发出尖叫,什么救命他还不想死之类的;随即张开双翅,低头看了眼已经目瞪口呆的少年,愉悦的在夜空里朝自己的古堡飞去。

  雪夜,尽管谢衣考虑到乐无异所以飞的比较慢,可本就穿着淡薄的乐无异实在抵不住两侧严寒的风雪,他心惊胆战之余也只能缩在谢衣怀里,抓着他衣襟不断发抖,

  “别急,就快到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乐无异哆嗦着,用尽力气吼着;

  “……”

  飞到古堡的时候,谢衣停在露台上,抱着乐无异进了屋;黑漆漆的屋内突然亮满了蜡烛,怀里的少年在见到光之后仿佛才清醒过来,挣扎着叫他放开自己,谢衣笑笑不说话,把他放在床边坐着,这么被吓了一跳,应该站不稳吧?

  乐无异坐下之后长吁一口气,他打量了一圈屋子,像极了传说中的吸血鬼的城堡;目光又重新回到眼前这个人身上;不会……真的……是……吧……

  他咽了一口,恐惧使他本能的往后退了一点;

  “你叫什么?”谢衣故意跟着前进一点,双手撑在乐无异身侧;

  “乐……乐无异……”乐同学颤颤的又往后退了一点,整个人快要倒在床上了;

  “唔,好名字;我叫谢衣,如你所见,并不是人类~”谢衣不依不饶的跟着往前了一点,

  “吸……吸血鬼?”这下乐无异是真的背贴床了,他突然觉得或许这个谢衣并不是坏人,噢不,坏鬼。

  “嗯哼?”谢衣索性跟着下去,整个上半身撑在乐无异身上,两人不过隔了两三个个拳头的距离;他看见身下少年的脸颊竟以可见的速度变红,又忍不住俯下去舔了一口他精致的锁骨;

  这具躯体,能闻到血的香味。

  谢衣又在乐无异的锁骨处轻咬了一口,两颗尖尖的牙齿刺的乐无异一把推开他;谢衣讪讪的退开,他可不愿意吓着这个有趣的人类,索性在乐无异惊恐的眼神中递了一条毛巾给他;

  “需要洗个澡冷静一下么?浴室就在隔壁。”

  “吸血鬼也洗澡?不是……你快送我回去!”乐无异接过毛巾,却没有要洗澡的动作;他擦擦自己的锁骨,警惕的看着谢衣;“你不会是想吃了我……我是说吸我的血吧?”

  “我不吸人血……我独居在这座城堡,已经两百年了……”谢衣讪讪的走到墙角,

  “我已经沉睡了一百年,今天醒来的时候就在无异的棺材里……”然后他蹲下去靠着墙角;

  “是我做的棺材!”乐无异还是警惕的看着蹲墙角谢衣,这突如其来的无异二字听的他冷战一下…

  “明明已经过了一百年,可我还是觉得仿佛我昨天才闭眼一样。”谢衣露出痛苦的表情,一双暗红的眸子看着乐无异,眼神里不要太充满“快来关怀我”的意味。

  “……为什么?”

  “一直孤身一人,一个朋友也没有。”

  乐无异开始觉得谢衣很可怜了,他不忍的蹲到谢衣跟前,看着对方透着寂寞与痛苦的红眸安慰道;

  “那为什么不去结交朋友呢?你的同类呢?”

  “人类都怕我,同类……我想和人类居住在一起,同类们都不理解我,所以我只好搬出来……”谢衣难过的用不知道哪来的小手绢擦擦眼睛,然后又委屈看着乐无异;

  “你也怕我吗?”

  “……没事没事啊,我觉得你挺好的啊,都没有一来就杀了我。”乐无异同情的拍拍他,小小思索了一会儿,只好拿着毛巾站起来走开;

  “你真的要走?”谢衣抬头,又用小手绢抹了抹并没有眼泪的眼睛……

  “去洗澡而已,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陪你一晚上也无所谓啦。”乐无异回过头朝他笑道;然后又警惕的问了谢衣一句;“真不会吃我吧??”

  谢衣表示绝不会吃掉他,乐无异这才安心的去洗澡。啧,谢衣站起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类,做的棺材也舒服,不如就把他留下来吧。至于会不会吃掉他……?那可不是他一个人类说了算的~谢衣舔舔嘴角,看来今晚可以不用躺棺材了嗯哼。

  乐无异洗完澡回到房间时,谢衣正站在窗边……赏月?

  可怜的吸血鬼,还在伤感么?他好心的走到谢衣身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想安慰道;“你还好吗?”

  谢衣转过头去的时候乐无异正在摆动着手臂擦头……略大的衬衫将他整个锁骨露了出来,摆动的手臂牵动着锁骨一起摆动。再往下,被长长的衬衫遮住的蓝色小短裤露了一点边角出来——谢衣皱眉;

  “去换件小点的衣服,还有,把裤子穿上。”

  “可是只有这一件啊;而且没有可以换的裤子……”乐无异无奈摊手,他把擦完头发的毛巾搭在桌上;“这里又没有女孩子,你担心什么嘛,难不成在害羞?”

  乐式作死,不作不死。

  “你们人类……都这么毫不注意?”谢衣听完他说话,不禁眯起眼睛再一次打量着乐无异,这次不仅是锁骨,结实的小腿;修长的身躯,大退内侧被衬衫遮住的若隐若现的蓝色领域;谢衣觉得喉咙里什么东西痒痒的;他一把拉住乐无异的手把他抵在墙上;暗红的眸子里充满了玩味;

  “今天是万圣夜。”

  “是没错……喂你快放开我,抵着我干嘛?”乐无异一头雾水的看着眼前的谢衣;

  “唔,不给糖就捣蛋~”他笑道,露出两颗尖尖的小牙齿;

  “哈?”乐无异一愣;

  “万圣夜呀,不给糖就捣蛋~”

  然后乐无异讪讪的伸了一只手指到谢衣嘴前,胆战心惊的说道;“糖我没有,一点点血可以吧?不过你说了不会吃我的啊啊啊啊!!!做吸血鬼不能言而无信啊!!!”

  谢衣一愣,他没想到这孩子可爱到这个地步,他低头难耐的笑了一会儿,随即握住悬在嘴边的手指含进嘴里轻轻咬了一口,尝到鲜血的滋味后;谢衣又握住乐无异的手,在自己嘴唇上涂抹着他的血液,然后他把唇边的血舔的一干二净;

  “就这么点儿糖,恐怕不够吧。”

————————————————————————

嗯……

评论 ( 24 )
热度 ( 42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