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 Kiss Note (一)


#设定参照 Death Note

#大概有点傻(。

#太傻的话不要打我(!
 
——————————————————

   清晨7点,夏季的白昼总是那么长,谢衣在树叶间隙中漏下来的阳光里醒来。炎炎夏季,这几天却意外的凉爽;他懒洋洋的在被窝里趴了一会儿,舒服的蹭蹭枕头。就是今天了吧?他想;


  已经过了两年了啊。


  他打开手机,看着锁屏上微信的推送信息,时间显示6点50;

  YWY:师父师父,我已经上飞机了,今早还没到四点就爬起来了(╯‵□′)╯︵┻━┻,困死啦……

  YWY:师父我大概下午一点到,等我回学校后就来找你,终于要回国了!

  YWY:该起飞了,师父等我噢~

  谢衣笑着把手机重新放回枕边,又蹭在被窝里浅浅的眠了好一会儿才起来。每当暑假他都会搬到郊区的静水湖别院去住。X市北依山脉,南临江流;静水别院就处在山下平原里,背山朝湖,好不雅怡。其实说是别院,倒不如说是一处老宅,据说是谢衣祖爷爷留下来的。这么多年已经有些破旧,还是谢衣着手重新修缮,这才变得能住起来。


  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去后院择了几片菜叶煮到面里,一顿再简单不过的清汤面下肚;然后出门。

  日本,成田机场上方,中国航空XXXX号航班。

  乐无异看着因开了飞行模式而发送失败的最后一条消息,点了红色叹号选择取消发送,他最后看了一眼蓝空下的本州岛,吃完机上提供的早餐后,才安然睡去。

  X市,永晗传媒大学。

  谢衣从停车场出来,拖着箱子往教师小区走去;披了一半的长发随意系在身后,永大还是老样子;留校钻研的学生,军训提前报到的新生,一切看起来和往常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看一眼后期工程院的教学区,轻笑;
  

  不同的是,那个人要回来了。


  前面传来一阵欢闹,一个浅绿长裙的女生和红色衬衫的女生并排走着说笑着,她们后面跟着一个清秀的男生,那男生不知道听到什么,连连叹气,倒是前面两个女孩子嬉笑不停,浅绿长裙的女孩子刚拆开一个棒棒糖就看到迎面而来的谢衣;

  “啊!谢教授!你回来啦~”阿阮连忙把棒棒糖藏在身后,不好意思的朝谢衣笑笑,夏夷则和闻人羽也纷纷向谢衣问好;

  “嗯,快开学了就回来了;你们也回来这么早?”谢衣取下墨镜笑道;

  “嘻嘻,我提前回来准备考研呢,我们学校的研究生还是挺难的嘛……”

  阿阮歪头,闻人羽和夏夷则已经保送了永大本部的研究生,乐无异前年拿到后期工程院去日本X大的研究交换名额,阿阮身为他们当中年级最小的,今年才开始准备考试;

  “嗯,夷则去看清和教授,我去找我师兄拿资料,啊对了,无异说他今天回来,谢教授知道了吗?”

  闻人羽解释着,突然想起无异说过今天他回国,也不知道谢教授知道了没有;嘛…不过……

  “闻人姐瞎担心什么呐,谢教授肯定知道的啦,小叶子一定是第一时间给谢教授说的,对吧对吧谢教授~”阿阮朝闻人一笑,结果却看见夏夷则和闻人羽一个劲儿的朝她使眼色;阿阮刚“嗯?”了一声就被闻人羽给拉到身后去,她只好在后面边嚼着棒棒糖一边探个脑袋出去看他们说什么;

  “咳…谢教授是回教师小区吧?教授这还拿着行李,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夏夷则略带歉意的朝谢衣笑笑,谢衣点头,和他们道别后便朝前走去。刚走不远,谢衣又突然想起什么,把三人重新叫住,转过头去的时候正看到阿阮朝夏夷则吐舌头,他无奈笑道;


  “无异早上给我说航班延迟了,可能晚上才会到,让你们中午不用等他了。”

  “咦……可是…”夏夷则一把拽住阿阮,“嗯嗯好的我们知道了,谢教授再见~”闻人羽连忙说道,然后拉了阿阮就往回走;

  “诶?你俩干嘛,为什么不让我说啊?”阿阮不解,又回头看了一眼谢衣,却发现谢衣已经走远了;

  “唔,谢教授毕竟也两年没看见乐兄了,我们晚上再和那小子聚也没关系。”夏夷则和闻人羽对视一眼,然后给阿阮解释道。

  阿阮听完,这才点点头,然后拉着两人就朝后街新开的禺记甜品跑去。谢衣回头看了眼跑远的几人,他淡笑,然后径自回了教师小区。


  13点。

  禅机机场,乐无异下飞机办好手续后,迫不及待的朝行李带走去,再快一点,就能看见师父了,刚着陆就给师父发了消息,他还没回复,也不知道师父看到没有;


  淡蓝色的衬衫和宽松的牛仔裤,褐色的头发随意的扎了马尾在脑后,在背包尖儿上一晃一晃的,青年俊朗的身影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落入谢衣眼帘,人潮涌动,来来往往;有人急忙提了行李往外走,有人穿梭在人群中寻亲探友。他只是用了一个眼神的时间便锁定了他的位置。


  一秒,两年。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好像瘦了一些?又好像成熟了一些?


  谢衣看到他站在行李带边等着,修长的身影仿佛还是离开时候的模样,他从他身后走过去;正当乐无异准备取下自己行李的时候,一只骨感分明的手从他背后伸过,拿了他的行李,他听见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说道;

  “我来吧。”

  乐无异一下子转过头去,面前果然是他朝思暮想的师父,他惊讶的甚至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周围的喧嚣与嘈杂仿佛在一瞬间都失了声色;

  “无异?”

  谢衣笑道;

  乐无异晃过神来,朝着谢衣一把来了个熊扑,搞的一手还提着行李的谢衣踉跄一下;

  “呜哇哇哇师父我可想死你了!!!!你怎么都不回信息说你来了!!!吓我一跳好吗!!”

  “呜师父怎么感觉你又瘦了!!!你又给自己做啥玩意儿了吃了瘦成这样!!!”

  “师父刚刚飞机在上面碰到好多气流!!晃的可厉害了吓死我了!我还没有买保险呢!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谢衣简直哭笑不得,他一手拿着行李,胸前还有只巨型犬在摇着尾巴不停在他怀里蹭来蹭去,他不得不用空着的手给某个家伙顺毛安抚;

  “你这孩子,怎么过了两年,还越来越不沉稳了?”

  还越来越犬化了!?

  谢衣听见他含糊不清咕噜咕噜的声音,索性就让他这么蹭着,毛茸茸的脑袋挠的自己发痒;算了,就这样吧,他想;  放在乐无异背上的手又收的更紧了一些。

 这样,可以好好的感受到他的心跳与他的温度,让他慢慢的补上这两年的空缺与想念。

 

  两人在机场没停留太久,便赶回市区,谢衣本想现在就开车载乐无异去饭店的,奈何乐无异同学坚持要回家放了行李收拾一下再去;


  乐无异的父母在Y市经商,他自己在X市念书,说是家,其实他的住宿也在永大的教师小区。乐无异毕业的时候就申请了留校教学,结果碰上赴日交换研究学习两年,现在估计要重新弄一下申请资料,自然也就继续住在教师小区。

  其实他一直住教师小区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

  这边乐无异收拾好后,关上房门径直走到对面按了对门的门铃——

  那边谢衣开门出来,说笑着给徒弟理了衣领,两人便一齐下楼去。

  作为一只合格的谢教授小粉丝儿(师父痴汉),号称机智乐怎么可能放弃这种就住在师父对门儿的大好机会!?

  

 午后,前街餐厅。

  谢衣看着狼吞虎咽的小徒弟,一心想着什么时候乖徒儿也能这样狼吞虎咽自己做的菜就好了~他看一眼炎炎烈日,一个愉悦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乐无异突然一个冷颤;


  他咽一口回锅肉,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师父意味不明的眼神儿;出现这种情况,通常证明师父又在想新的菜肴名……乐无异赶紧喝口茶压压惊,上次那什么鱼腥草榴莲月饼至今还让乐同学记忆犹新!噢不,是心惊胆战。

  “师—父——,怎么没看见闻人夷则阿阮他们?”机智乐赶紧挑起话题;

  “我跟他们说你晚上才到。”谢教授正想着回去自制藿香板蓝根冰棍给徒弟解解热,这大热天儿的,别苦了宝贝徒弟才好。听到徒弟发问,他又把思路迁回来,笑眯眯的看着乐无异答道;

  “……啥?师父我跟你说的是中午到呀?”乐无异差点没掉了筷子,他惊讶又惊讶的望着谢衣;

  “唔,为师突然就记错时间了。”谢衣云淡分清的喝了口茶。

  “………”乐无异咳了一声,低头默默扒了口饭。

  “那我待会儿再告诉他们我才到,对了师父,我和夷则他们之前就说好今晚要一起聚聚唱个歌啥的,师父也来么~?”

  “好,我也很久没听过无异唱歌了呢。”

  傍晚,四个死党好不容易聚齐,几人在饭桌上就好好的喝了一场,要不是谢衣叫退了酒,估计这几个家伙还得喝到天亮。


  本都不是嗜酒之人,却是长久未见,如今悉听挚友的见闻与学识;不过是风清月白,正宜一醉罢了。

  夜。

  长琴KTV包厢里,阿阮靠在闻人羽肩上,闻人羽晕乎乎的靠着沙发;夏夷则还在和乐无异玩色子,音响里播放着没有人声的伴奏,谁也没有拿话筒。

  “啊哈!鱼则你又输了!快喝快喝!”乐无异又给夏夷则倒了杯酒,连整个呆毛都在头顶蹦跶着,仿佛是在宣告自己的胜利;

  “是夷则,鱼则!是夷,不是鱼……”夏夷则含糊不清的说着,拿过乐无异手中的杯子一口气喝完,然后他摇摇脑袋,最终还是趴在了桌上。

  这样一来,剩下的只有谢衣和乐无异了,这两年乐无异喝惯了日本酒,日本酒浓度高,现在酒量反而比其他三人要好,哪像之前,随便几杯就被大家牵着鼻子走——


  不过今天实在喝了太多,他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罢了。


  乐无异甩甩头,谢衣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灯光太暗,他们看不清彼此的表情。谁也没说话,乐无异突然走到点歌台前,他还记得师父说想听他唱歌。


  旋律渐变,轻快的音乐伴随着歌曲的MV一起出现;乐无异可能真的有点醉了,他甚至没有在意屏幕中出现的MV是什么;

  “君を好きだけじゃ物足りない”

  ……

  “仆は君を好きになった”
  “夕暮れの风のきよい 仆は思い出して嬉しくなる”
  “君の声 その笑い方”
  “仆は君を好きになった 谁にもまだ言えてない”
  “一人思い出して嬉しくなる”

  ……


  清澈悦耳的声音,隐忍的情感,埋藏在心里的喜欢。
  谢衣笑了,他静静的看着乐无异唱着这首歌,眼里是说不出的深意。


  半夜,为了保险起见没有喝酒的谢衣把几个人载回学校,除了谢衣和乐无异其他三人基本醉倒了;他们只好分别把几个人送回宿舍楼。男生宿舍隔得远,谢衣去的有点久,乐无异这边已经第二趟送完了阿阮开始往回走时,谢衣才走到男生宿舍。

 

  半夜的冷风总是格外清冽,就算是夏季也能感受到一丝凉意,乐无异走在路边,本就淡弱的路灯忽闪忽灭,一阵冷风吹过,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忽地!灯灭了。这一小段路的路灯在那阵冷风过后同时熄灭,乐无异四下回望,都是一片漆黑,他警惕的拿出手机准备照明,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啪!”的一声。

 

  他猛的转过身,月亮渐渐从云层里走出来,周围总算有了微弱的光芒。乐无异看见面前有本黑色的笔记本,他把本子捡起来,随之掉在一起的还有一根蓝色的翎羽。

 

  就在他触碰到笔记本的那一刻,路灯又突然亮了起来,他松口气,这才仔细看清黑色笔记本封面上的字。
 
  「Kiss Note」
 
  kiss note…?乐无异疑惑,还不会是哪个小女生写的恋爱日记吧?不可能…这么诡异的情况下出现的本子,绝不会那么简单。

  “无异!”

  刚想打开本子一看究竟时,身后传来他师父着急的声音,

  “师父我在这我在这!”

  想必是在这里耽搁久了,师父开始担心了吧;乐无异赶紧朝谢衣跑过去,然后二人一同回了教师小区。


  这个夜晚似乎有哪里不同,但是却又没有哪里不同。
  

  蓝色的鲲鹏盘旋在教师小区上空,然后化为一只黄色的小鸡仔,悄悄潜入2栋5楼1室。


  乐无异洗完澡回到房间,没来得及收拾的行李堆放在房间一脚,他坐到书桌前,拿出刚才捡到的那本黑色笔记本。

  「Kiss Note」

  他翻开第一页,黑纸白字,写的全是英文。乐无异仔细看着,翻译过来就是;

  1.kiss note 在该笔记本上面写下两个人的名字,并写下实行方法及部位;40秒之内两个人便会亲吻在一起。

  2.如果不写实行方法及部位,默认为“意外”亲吻脸颊。

  3.如果只写一人的名字,则默认为被写者亲吻笔记本持有者。

  4.只写一人的名字而不写方法及部位,则默认“意外”亲吻随机部位。

  5.如果持有者看到令人吃惊的生物,请不要在公众场合尖叫。

  6.请准备好大量美食。

  7.唧。

  乐无异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这什么跟什么?哪会有这么奇葩的东西?铁定是哪个小女生的恋爱日记了。
 可是翻开笔记本却什么也没有,他失望的关上本子扔进抽屉,累了一天,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这样想  着,他很快便进入梦乡。


  所以他没有看见,


  黑暗中,有只黄色的小鸡仔扑闪着小短翅,一个劲儿的往厨房冲去。


—————————————————————————

  题外话:最近爱上了masa小哥,处于疯狂补剧阶段!然后才知道他就是新版死亡笔记的月!!卧槽简直帅爆了好吗!实力吸粉!实力安利!

  然后脑洞就……(._.)

  还有推荐大家一部日剧「为了N」真的超好看…就是这个爱上小哥的Ooooh……

  抱歉跑题了……(._.)

  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32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