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谢乐]所谓缘分(六) (完) 剑三向

  

  自从那天乐无异同学自认为很帅的给师父父坦诚后,他便每天都生活在粉红色的泡泡中,嘛;不过确实很帅。

  谢大神也是这样认为,他想过很多种小徒弟给自己坦诚的方式,却唯独没有想到竟是这样;老实说,谢大神在小徒弟把自己打倒的时候他就已经有点分心了。纵然他遇事不惊、性情温和沉静;然而人嘛,谁没有个七情六欲,更何况是遇上情之一事。

  

  秋,微雨。

 

  乐无异这天去学校拿了资料回来,刚走到Y街区附近就下起了小雨;一时间他也没地儿买伞,只好连忙跑近前面的竹笋包子里暂避一会儿。

  他赶紧检查了下资料有没有被淋湿,然后才坐下来让团子给上了杯热茶;

  

  “无异无异,团子没有多余的伞,不能帮你忙了;要不你在这儿待一会儿,雨停了再走吧?”

 

  团子也好久没看见乐无异了,这会儿看到了实在开心的很,店里人又少;他就坐下来和乐无异聊聊天玩;

 

  “没关系,我在这儿等会儿就行,对了辟尘呢?”

 

  乐无异把资料袋上面的水滴擦干后,左右也不见辟尘,便好奇问道;

 

  “辟尘的爷爷生病了,她刚去医院呢~”

  “噢这样啊,那店里就麻烦你啦。”

  “哈哈,应该的嘛。”

 

  他俩闲聊了一会儿,雨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百般无聊之中,乐无异看见雨中有人撑着一把蓝色的雨伞走近;那人走到店里,收了伞,朝着他们这边挥挥手;

 

  “无异 、团子;”

  “哎谢先生你怎么来了”

  “谢先生~”

  

  乐无异站起来,问谢衣是否需要喝点什么暖暖;谢衣看着他笑了笑;

 

  “不必了,我只是来找团子拿东西而已,是昨天寄存在这里的。”

  

  谢衣晃晃手中的文件,然后把目光温柔的镶进面前那双褐色的眼眸里。

  那个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一时间气氛竟有些微妙的尴尬。

 

  “无异可是在等雨停?”

  “…嗯啊,我平时出门不带伞,所以……”

  “我记得我们的家分别在同一个方向的两个街区吧,我送你回去。”

  “啊啊啊不用了,我等等就好,雨应该很快就会停的。”

 

  乐无异连忙拒绝,这点小事怎么可以麻烦别人呢;不过谢衣可没有由着他。再三邀请下,乐无异还是不好意思的点了头。

 

  他喝完最后一点茶,刚拿起资料准备走的时候,突然被那人轻轻的抵住肩膀;两人之间不过很短的距离,他略带宠溺的笑容映在他的眼帘里;然后他感觉到额头上那点湿漉漉的东西变的干净了;

 

  “进来这么久,也不知道把头上的水珠擦仔细了。”

  “我…我光顾着看文件有没有湿了…就……”

 

  乐无异稍微退后两步,感受到谢衣温暖而别样的目光,他不禁有些慌乱;自己可是有师父的人,千万不能这样……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但愿师父不要生气才好!

 

 “……你这孩子,走吧。”

 

  谢衣感觉到了他的不自在,便也不再逗弄他;两人一同出了竹笋包子,往Y街区走去。

 

  途中,伞下。

  他俩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乐无异心不在焉,谢衣便由着他心不在焉。走了好一会儿,见他沉默好久,谢衣便微微转过去看了一眼;结果乐无异同学正发呆呢,发着发着竟然还笑了一下……

  像是阴沉的雨天里,一缕暖阳破云而出;直入胸膛。  

 

  “噗,无异是想到什么东西了这么开心?”

 

  当然是师父咯。

 

  “没、没什么,突然想笑而已…”

  “嗯…让我猜猜,无异这是恋爱了?”

  “啊?!啥…不是不是、那啥…我……”

 

  乐无异募地转过去看着谢衣,又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连带着头顶的小呆毛都害羞的弯了一下;

 

  “瞧瞧你,都这反应了还骗人。”

 

  他无奈的笑笑,内心却是早已想把身旁之人纳入怀中,好好儿地疼爱一番。

 

  哎,谢大神今天也感到身心疲惫,千疮百孔。

 

  “嗯……”

 

  乐无异还是承认了,要是师父在身边该多好啊,他们可以一起做很多很多事;很多在游戏里无法做到的事;如果刚才给自己擦拭额间的人是师父、如果给自己撑伞的人是师父、如果……

 

  咳咳。

 

  不想了不想了,再想就该跑偏了;乐无异同学仔细拍了拍微热的脸颊,这才把乱七八糟的思绪从脑海中挥去。

 

  不如趁这次国庆小聚,把师父一块儿叫上吧……

 

  就这样决定了!某人的呆毛骄傲的翘了翘,仿佛是在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至于一旁的谢衣大大嘛……C_^

 

 

  傍晚,亲友小群;

 

  [百草羽]:“咱们先商量一下在谁那儿聚吧,我在W市,阿阮在A市;你们其他人呢?”

  [盗墓小天使]:“我叔父叫我回老家呢,就不和你们一起了;哦对了,天河也和我一起,你们也不用考虑他了。”

  [百草羽]:“这么可惜,那你们也要玩开心啊。”

  [雪落太华]:“下次还有机会的,我是在X市。”

  [呆毛呆毛乐]:“咦这么巧阿则!!我也在X市!”

  [雪落太华]:“…真这么巧?我住在政府路附近,你呢?”

  [呆毛呆毛乐]:“啊,我们住的也比较近,我在将军街的Y街区!”

  [呆毛呆毛乐]:“哎呀,你早点说,我们都可以随时出来玩了~”

  [阿阮]:“原来你俩这么近呀,那要不就去你们那儿?”

  [百草羽]:“可以呀,那定个日子,我就赶紧去订机票了,国庆人多呢。”

  [呆毛呆毛乐]:“唔,要不就2号?”

  [雪落太华]:“可以,我和乐兄提前去找酒店,要不你们两个女孩子住一起吧?互相有个照应安全些。”

  [阿阮]:“好呀好呀,我要和小羽一起睡~”

  [百草羽]:“噗,好好好~”

 

  大家都决定好后,为了避免国庆期间人满为患,乐无异和夏夷则便约了地点,准备第二天一起去订酒店;

 

  突然,乐无异又打开群给大家说道;

 

  [呆毛呆毛乐]:“那啥……那个……你们介不介意我叫上师父啊……”

  [百草羽]:“……………………”

  [雪落太华]:“……………………”

  [阿阮]:“好呀好呀,我也想看看小叶子的师父~”

  [盗墓小天使]:“精神上支持你!!!”

  [呆毛呆毛乐]:“我我我还没问师父愿不愿意,我就先问问你们……”

  [百草羽}:“咳,我是没有意见,你问阿则。”

  [雪落太华]:“完全没意见。”

  [呆毛呆毛乐]:“好!那我晚上就去问师父!”

  [百草羽]:“-L-”

  [雪落太华]:“-L-”

 

  夜。

  青衣谢刚上线,正准备找乐无异一起清日常;小徒弟的组队申请就过来了,他看不到他大号的位置,便问道;

 

  [队伍][青衣谢]:“在哪儿呢?”

  [队伍][呆毛呆毛乐]:“在战乱长安这边,师父做日常吗?”

  [队伍][青衣谢]:“嗯,等你。”

 

  又过了一小会儿,乐无异突然高兴的说终于找到了,谢衣好奇之下问道,他又不肯说,非得要等打完日常再说;等到打完日常,乐无异拉着谢衣跑到战乱长安天都镇附近;他把他带到迹天涯面前;

  

  [队伍][呆毛呆毛乐]:“师父,你点这个人看看;”

  

  谢衣疑惑的照做,对话框里出现演奏的字样;他再点,耳畔便传来悠扬的笛声;

  

  [队伍][青衣谢]:“这是老长安的曲子吧,无异有心了;”

  

  「[呆毛呆毛乐]请求与你交易,是否接受?」

 

  原以为他又采了草草药药和蓝色材料给自己,映入眼帘的三个字却让他心跳漏了一拍;

 

 

  「同心锁」

  「相传是月老的宝物,相爱的男女只要被同心锁锁住,就永远不会分离。」

 

  耳畔的笛声还在回荡,他收下这份心意;坐在电脑前的人笑意清浅,余韵悠长。

 

  [队伍][呆毛呆毛乐]:“那啥,这是附近的尸体身上找到的,之前听朋友说起……就……”

  [队伍][青衣谢]:“嗯?”

  [队伍][呆毛呆毛乐]:“啊啊啊不说这个了!师父啊,我们几个小亲友打算国庆2号到X市聚一下,师父你要不要一起啊,不是不是,我是说师父你在哪个市啊,国庆忙吗……”

  [队伍][青衣谢]:“噗,瞧你这性子;既然都开口邀请了,为师可不能错过。”

  

  乐无异同学激动的在电脑面前大嚷一声;又故作镇定的继续问道;

 

  [队伍][呆毛呆毛乐]:“好好~师父需要我帮你定酒店吗,我和阿则明天就要去定酒店,说起来好巧;阿则竟然也是X市的,我俩还住的挺近~”

  [队伍][青衣谢]:“不用无异费心,决定好了把地址给我,我到时候直接去就是了。”

  [队伍][呆毛呆毛乐]:“师父住朋友家吗?会不会太麻烦朋友啊?那个什么,要不然师父可以住……”

  [队伍][呆毛呆毛乐]:“啊啊啊没什么没什么!!!!!”

 

  谢大神嘴角忍不住上翘,一双眸子里荡漾着深深的笑意;

 

  [队伍][青衣谢]:“我自己家就在X市,就不去叨扰朋友了……不过若是无异执意相邀的话,去无异家住上几天也不是不可以。”

  

  轰——

 

  乐无异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从心底直窜而上,像是快要炸掉了一般;师父竟然和自己在一个地方……

 

  一个地方!!!!

 

  那也就是不止聚会,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见面……

 

  他咽了一口,师父住的远吗?师父声音这么好听,会长什么样子呢?师父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电影?平时都去哪儿休闲娱乐?……

 

  乐无异感觉心里快被抽空了一般;他实在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

 

  [队伍][呆毛呆毛乐]:“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师父你怎么不早说!!!”

  [队伍][呆毛呆毛乐]:“师父你住哪!要不我们明天就出来吧!”

  [队伍][呆毛呆毛乐]:“啊啊不行!明天我要和阿则一起去订酒店饭店!”

  [队伍][呆毛呆毛乐]:“要不然师父你和我们一起!”

  [队伍][青衣谢]:“……傻徒儿,看把你乐的;为师放假的前几天都会比较忙,咱们就2号见吧。”

  

  某人连带着头上的呆毛也焉了气儿般倒下去。

 

  [队伍][青衣谢]:“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可以在一起。

 

  某人连带着头上的呆毛又精神的翘了起来。

 

  至于某人有没有脸红? 撒,谁知道呢C_^

 

 

 

  次日,

  夏夷则看到迎面小跑过来的一撮呆毛,无奈的扶额;

 

  “乐兄……你还真有呆毛啊…”

  “哎阿则,你怎么一眼就认出我了!”

 

  夏公子深感无力,拖了人就往预定的地点走;两人一路闲聊一路办事,事情都办好之后竟然已是晌午。乐无异索性带着夏夷则到竹笋包子吃了午饭,之后二人便各回各家去了。

 

  亲友小群;

  

  [呆毛呆毛乐]:“呀嚯,酒店已经定好了~”

  [阿阮]:“辛苦小叶子和阿则啦~”

  [呆毛呆毛乐]:“不辛苦不辛苦,远来是客嘛~啊对了,我跟你们说,阿则可好看!大帅哥!非常帅!”

  [阿阮]:“嗷?!真的嘛!”

  [雪落太华]:“乐兄你别瞎说……”

  [闻人羽]:“我还是比较相信无异的眼光的~”

  [呆毛呆毛乐]:“还是阿羽好!等你们见了就知道夷则到底有多帅了!”

  [雪落太华]:“呆毛,闭嘴。”

  [阿阮]:“…………”

  [百草羽]:“…………”

  [呆毛呆毛乐]:“…………”

 

 

  国庆假期,第二天。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终于煎熬着到了国庆;亲友小队以及乐家师父的聚会总算就在今天了。

 

  乐无异因为临时有事,所以接机的任务就交给了夏夷则;等把两位姑娘都安顿好后,已是到了饭点;夏夷则就先把大家带到酒店去。

  路上;

 

  “阿则,无异他师父来了我们怎么办啊……”

  “没关系啦小羽,反正小叶子和他师父腻歪也不是一两天了~”

  

  两位姑娘一边走一边聊的欢,夏夷则默默听着,时不时也插一两句;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我今天总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

 

  几人很快就到了饭店,给乐无异发消息让他赶紧过来。

  乐无异刚回家收拾了一下,就急急忙忙的出门了;今天就要见到师父了,可不能给人家一个迟到呀什么的第一印象;

  今天就要见到师父了!!!

  乐无异转了个圈儿,然后淡定的乘电梯下楼。

  饭点通常很难打车,公车又特别慢,乐无异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空的出租,看看时间,他开始着急起来。

 

  “无异,在等谁呢?”

  

  一辆浅灰色的小车停在他身旁,谢衣放下车窗,朝他笑笑。

 

  “谢先生?啊我在等出租呢,要赶去桃源仙居酒店,这会儿还没等到。”

  “静水路那边?正好我也要去那赴约,不如我载你一程吧。”

 

  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乐无异赶紧钻进车里;连忙朝谢衣道谢;

 

  “看你这么着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嗯啊,和朋友约好了,今天临时有事,现在才忙完;还好遇见谢先生,要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关系,我也是刚好路过。”

   “不过真巧啊,谢先生也是去那边赴约。”

  

  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万家灯火,璀璨相争。

  他专心的握着方向盘,余光里的车水马龙都比不上右侧那一人。

  “嗯,去见心上人。”

 

  “哈!?”

 

  乐无异同学不免吃惊了一下,本想多问两句;却又觉得打听别人私事不太好,于是又转移话题聊别的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车终于停在了桃源仙居大酒店旁;乐无异向谢衣道过谢之后便连忙跑进去找夏夷则他们。谢衣这才把车开到停车场去,然后不紧不慢的朝二楼的包厢里走着。

 

  乐无异深吸一口气,打开房门,看到夏夷则和两名女生在里面;看来师父是还没到了,他才安心的坐下来和三人玩闹起来;

 

  “哇小叶子!你真的有呆毛诶!”

  “你们瞧,阿则果然很帅吧!”

  “噗,无异还真是,快喝点茶吧,看你跑的。”

 

  几人认识了快两年,互相关系都蛮好,这下终于见了面,也是十分高兴的,几人刚聊了一小会儿——

  

  「咚咚咚」

 

  乐无异感到心下一紧,这回应该是师父没错了,他们也都停止说闹;打趣的看着乐无异同学“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

 

  “肯定是他师父了!”

  “嘘,阿阮别说话;”

  “咳,看戏,看戏。”

 

  门开了。

 

  他看见那个白衣服的人从门外走进,身上有淡淡的车用香水的味道,和自己身上的一样。

 

  “……谢先生?你怎么来了?”

 

  ——————

 

  “咳咳咳……”

 

  正在喝茶的闻人羽差点被呛到,她和夏夷则默默对视了一眼;一旁的阿阮则津津有味的看着门边的两人;

 

  ——————

 

  “我来赴约呀。”

 

  乐无异的嘴逐渐变成了和他那呆毛一般的弧度;

 

  等等???

 

  “啊……?”

  “刚才不是说了么,来见心上人。”

 

  「无异平常除了做模型,还有什么别的爱好么?比如玩玩游戏之类的?」

  「你ID是什么?我回去加你。」

  「让我猜猜,无异这是恋爱了?」

  「我自己家就在X市,就不去叨扰朋友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正好我也要去那赴约,不如我载你一程吧。」

 

  青衣谢……

  谢衣……

 

  怪不得……总觉得师父的声音……在哪儿听过……

  

  “无异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见着了,也不叫一声师父,嗯?”

 

  乐无异仔细的咽了一口;他慌乱的目光四处游荡着,最后停在他带笑的唇角,还有漾着温润和宠溺的眼眸里。


  喵、

  了、

  个、

  咪!


  然后他以迅雷不及风来吴山之势绕过谢衣,夺门而出。

 

  谢衣扶额,这孩子,怎么又跑了……

  一片静默。

  他略带歉意的回过头对剩下完全呆住的三个人解释到;

 

  “小徒儿刚受了点刺激,几位小友先坐一会儿;我们稍后便回来。”

 

  “嗯………”

 

  谢衣出去后,三人默默喝了口茶;连阿阮也跟着扶起额来。

  

  乐无异跑到二楼的露台上,好容易靠着围栏歇口气;这怎么谢先生就成了师父了呢?!夹杂着莫名的欣悦但又心酸的心情;他有气无力的趴在栏杆上,师父就是那个时候知道自己是谁的吧。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还瞒了自己那么久。

  还有在竹笋包子的那些举动,既然是真心相待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捉弄他。

  很好玩吗?

 

  嘭的一拳砸到栏杆上。

 

  随即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叹息。

 

  “无异。”

 

  他有些无措的转过去;望着那个人的身影,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

 

  “谢……师父。”

 

  终究还是叫的师父,毕竟那个人是他师父啊。他心心念念的师父,他温文尔雅的师父,他永结同心的师父。那个送铃铛给自己的师父,那个说与他还有很长很长时间的师父;那个说着心上人的师父。

 

  他有些委屈而难过的低下头。

 

  一只温暖的手掌附上他的头顶,暖暖的,痒痒的;

  月光洒下来,映照在那人身上,倒影出一抹细长的黑影;

 

  “为什么骗我这么久…”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我怕你接受不了。”

 

  “怎么会…师父明明知道我真的很……”

 

  喜欢你。

 

  “我知道。”

 

  他猛地抬起头,那人的目光即使在黑夜里也显得如此明亮;仿佛是黑夜中一盏指路的明灯。是他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在哪儿见到过的一盏灯。

  前世吗?

  他不记得了。

 

  “那为什么还这样作弄我?”

 

  他的话问的他心疼,谢衣叹口气;

 

  “我只是,想给你一点时间。”

  “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在等你。原本以为七夕那天无异就会说的,可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让人帮了忙,我的傻徒儿才开窍。”

  “可是这毕竟是游戏,我不知道无异能坚持多久。”

  “直到那天在竹笋包子碰见我的好徒儿,他的举动和反应告诉我,我不应该做那种无意义的猜测;而时间,也差不多了。”

  “所以才趁了这个机会。”

  “只是,那次帮你擦水滴,并不是在作弄。”

  “无异,师父是认真的。”

  

  “………………”

 

  他听完谢衣这段话,内疚的快要哭出来,说到底,自己又何尝不是欺骗师父在先?师父不闻不问,甚至没有一丝不悦;而他却说出“作弄”这种话来伤害他的师父,他竟然做了这种事。

 

  “对不起……”

 

  “傻徒儿……”

 

  谢衣笑着摇摇头,轻轻拉起他的手,十指相扣;凝视他的目光温柔的像是要滴出水来,微弱的月光映照着他略红的耳廓;他拉着他的手微微朝自己倾过来,

  在他唇角落下浅浅一吻。

 

  “现在,还要和我在一起么?”

 

  那个人羞红了脸,连带着头顶的呆毛也跟着点了点;随后又听见他微弱而清澈声音;

 

  “要。”

 

  他挣开他的手,低着头把自己窝进那人的怀里;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后背;把这些天的思念与情意全部抱在心里,骨里。一丝一毫都不愿意松开;仿佛他一松手,心里这人就会离他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谢衣心疼的将他拥住,那一瞬间;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断了线的红绳终于连在一起。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做那个梦了;梦里那个蓝色的身影,也不会再来了。

  因为他找到了那个人,曾几何时,他也执灯引路;梦里,是他留下最后一抹背影,然后离他而去。

  长相思,不相见。

  谢衣做过这个梦,只是他已经忘了。

  或许是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太久,或许是因为另一个梦里,自己变成了追逐的人。

  到底是谁在追逐谁?

  都不重要了。

 

  他抱紧怀里的人,轻轻拂着他被凉风吹过的后背。

  

  时间停留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慢慢分开。

 

  谢衣重新拉起乐无异的手,再一次十指相扣;他替他捋过被风吹起的耳发;柔声道;

 

  “回去吧,他们该等久了。”

  “嗯。”

 

 

  包厢里,三个人正猜测着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阿阮甚至都想跑出去看看,不过还是被夏夷则给阻止了;

 

  “所以他俩多半是之前认识了,不过无异好像不知道啊,他不要紧吧?”

  “小叶子怎么还不回来,哎,我都要饿死啦~~”

  “阿阮要是饿了就先吃吧,阿羽也不用担心;我觉得他们会没事的。”

  

  过了一小会儿,几人突然听见开门声;他们齐刷刷朝门口望去;

  只见谢衣微笑着走在前面,拉着身后有些脸红的乐无异;

 

  “久等,我们回来了。”


—————————————————————


  正文完结啦~>///<

  有空的时候会补上番外~>///<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啦~Q3Q 么么哒~!!!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