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所谓缘分(五) 剑三向

  

  夜里,乐无异久久未能入眠。

 

「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么」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对师父说,自己的大小号、拜师的初衷、他什么都想给他师父说。他甚至恨不得成天都腻在师父身边,一起打本、一起挂机、一起游湖一起骑马,一起做好多好多事。

  这就是所谓的绑定吧,什么关系的人才会绑定在一起他不是不知道。可是他只是自己的师父而已…

  乐无异苦恼的裹在被子里滚来滚去,有时候太着急考虑太多却求而无果,不过是没有真正认清自己的心意而已。

  他募地把头探出来,呆望着天花板;

 

  不过,

 

  他是我一个人的师父。

 

  这样一想,某人像触碰到了什么开关似的,又钻进被窝里滚了几圈;这才安心睡去。

 

 

  日子照常的过,腻歪腻歪师父,带带攻防,打打副本;转眼又是一月。已经入了秋,天气渐渐变冷。金水镇还是这么僵持着,在金水镇徘徊了两个多月的众侠士们都说;干脆老死在金水镇算了。久而久之也就没了激情,刷刷分,打打玩玩儿;偶尔跑去别的地图摸摸鱼;直到那一天——

 

  自七夕过后,萦绕在两人间的暧昧氛围便越来越重;周围的朋友都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形影不离,也习惯了他们的飘忽不定,或者说;那位二少的飘忽不定;

 

  这不,乐无异的亲友小群的日常话题早已变成了「对乐大侠的每日审问」;

 

  [阿阮]:“小叶子……你说你师父给了你一个铃铛?”

  [呆毛呆毛乐]:“是啊,上次收信收到的,我看是灰色名字,就扔包里了没在意。”

  [阿阮]:“那你回去看一下铃铛上面的字吧…”

  [百草羽]:“无异,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你师父坦白啊?”

  [呆毛呆毛乐]:“我还没想好,再过一段时间吧,反正师父还不知道大号的事。”

  [雪落太华]:“乐兄- -,阿羽说的可不是你两个号的事……”

  [呆毛呆毛乐]:“啊?”

  [盗墓小天使]:“乐乐,人家说的是问你什么时候和你师父表个白……你看你这不开窍的。”

  [呆毛呆毛乐]:“你们瞎说什么!那可是我师父!我们不是别的关系……”

  [天上有天河]:“怎么办啊菱纱,我都看不下去了……”

  [百草羽]:“算了…你好自为之吧,明天小攻防记得早点。”

  [百草羽]:“对了,马上就国庆了;我们昨天商量国庆出来聚一下;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记得来群里商量。”

  [呆毛呆毛乐]:“好好好,回头再说,我要去给师父挖草了。”

  [百草羽]:“……”

 

  乐无异噘嘴,什么表白不表白,这些人脑子里成天就在想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真是;啧,世风日下啊~

  

  还是我师父好~

 

 

  

  他坐的住,他可以自欺欺人;可是对谢大神来说就是折磨,他的小徒弟每天都在千方百计的折磨他。明明知道他是谁,却迟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明明他就和他隔了一条街,却又要忍耐想逗弄他的冲动。

  谢大神感到身心疲惫,千疮百孔。

 

  次日。

  瞳又看了一眼QQ消息。

 

  [青衣谢]:“记得早点排队,到时候我叫你,你就按我昨天说的做。”

  [瞳]:“你就不怕弄巧成拙?”

  [青衣谢]:“不会的。”

  [瞳]:“阿衣啊…”

  [青衣谢]:“C_^”

  

   ——————————

 

  [呆毛呆毛乐]:“大家把小药吃好啊,没吃饭的赶紧去吃饭;吃完饭的进了地图在老地方集合。”

  

 

  谢衣把YY挂到恶人谷的频道,以便随时掌握小徒弟的动向,然后便找了处僻静的地方歇着。

 

  “后面的快跟上,藏剑准备好;”

  “放生丐帮天策,我再说一遍放生丐帮和天策!”

  “死了回营地,把雷补满。”

  “打大将打大将!天策脱战切个T,搞快搞快!”

  “蜘蛛呢!大师呢!把沈夜给我拉过来揍!”

 

  …谢衣听到这句,真是忍不住扶额;自从认了这个徒儿,谢大神发现自己扶额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

    

   另一边,浩气盟的间谍在恶人YY听到这一句简直要笑喷;忍不住在自家频道开了个麦;

  

  [十二]:“帮主……呆毛说要把你拉过去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夜]:“…他是不是恨我?”

  [沈夜]:“十二,不许笑。”

  [十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夜]:“十二,你是不是也恨我。”

 

 

 

  时间流动到21点五十多;瞳从自己帮会团里退出来,点了谢衣进组;大轻功朝着小蓝点飞去。

 

  [队伍][瞳]:“差不多了?”

  [队伍][青衣谢]:“嗯。”

 

  22点,小攻防结束,恶人谷险胜;世界频道又变成了复制党的天下;乐无异津津乐道的看了起来;

  

  [世界][虾江大首尊]:“[猪头][猪头]尘归尘,土归土,浩气都是二百五。”

  [世界][我真的不是誉王]:“[猪头][猪头]尘归尘,土归土,浩气都是二百五。”

  [世界][我家苏哥哥]:“[噢][噢]道可道,非常道,恶人都是大傻冒。”

  [世界][萌大铜铃]:“[噢][噢]道可道,非常道,恶人都是大傻冒。”

  [世界][宗主涨工资]:[鄙视][鄙视]你拍一,我拍一,中立笑看俩傻逼。”

  .

  .

  .

  江湖飞马快报!“瞳”侠士在金水镇对“青衣谢”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瞳”对“青衣谢”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

 

  [世界][XXXXXX]:XXXXXXXXX

 

  不过是万千通告中的一支,乐无异却差点慌了神,一个劲儿的往上翻被世界刷的飞快的那一片橙色的字;

  还没等他翻到,系统频道又跳到最底端;

 

  

  江湖飞马快报!“瞳”侠士在金水镇对“青衣谢”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瞳”对“青衣谢”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

 

  青衣谢……

 

  他把频道调成常用频道;两个通告挨在一起霸占了他的对话框;

 

  江湖飞马快报!“瞳”侠士在金水镇对“青衣谢”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瞳”对“青衣谢”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第三个。

 

  ……

  

  四个。

 

  五个。

 

  握住鼠标的手甚至在发抖,他努力控制住情绪;在YY说道;

 

  [呆毛呆毛乐]:“没有走的兄弟,帮我一个忙。”

  [呆毛呆毛乐]:“帮我找两个人,就在金水。”

  [呆毛呆毛乐]:“青衣谢和瞳;不清楚名字的看一下炸橙子的通告。”

  [呆毛呆毛乐]:“找到之后私信我一下具体位置,记住不要悬赏,不要悬赏。”

  [呆毛呆毛乐]:“还有,不要加仇杀,这是我的私事。”

 

  ……

 

  谢衣听着耳畔传来的,略微有些颤抖而隐忍着复杂情感的声音。

 

  ……

 

  恶人谷的兄弟可沸腾了,在YY的人听到后立刻停下手里的事,纷纷大轻功跑去找人;而浩气盟这边……

 

  [沈夜]:“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沈夜]:“瞳!我知道你在YY!你给我出来!!!”

  [沈夜]:“十二!我们分头去找人都在哪!”

  [沈夜]:“为什么!毫无预防的就!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浩气盟的兄弟听到指挥大人突然在YY上演了这一出,也都实力蒙逼;故而也停下手中的事情,跟着指挥大人飞来飞去的找人准备看好戏。

 

  亲友小群里;

 

  [百草羽]:“我去,无异你冷静点!”

  [盗墓小天使]:“怎么了怎么了!”

  [阿阮]:“有人在金水给小叶子他师父放了好几颗橙子呢……”

  [盗墓小天使]:“……走!天河我们飞金水!”

  [雪落太华]:“(截图)你们看,我在YY金水频道里看到了谁。”

  [百草羽]:“…我的天哪,这不是无异他师父么……”

 

  在找人的时间里,乐无异看到瞳又给自己师父放了两个橙子。他在空中到处飞着,四下寻找。叮咚,是密聊,有人找到了他们在哪,给了他一个地名。

 

  归安林。

 

  小河流的中央有一处小岛,两面连接着木桥;桥上和岸边围了好些人,有浩气的也有恶人的,不过他们都没打起来,而是看着湖心小岛上被耀眼烟花围起来的两个人。

  

  可不就是瞳与青衣谢?

 

  乐无异飞近,一圈一圈的烟火光芒闪透了眼,橙子本是美好之物;可他现在只想把这些橙子通通扔了,扔的一干二净丝毫不剩。他甚至看见自己的师父还戴着银心铃。

 

  「[青衣谢]与[两者无异]永结同心。」

  「好,我不取。」

  「看来,无异是想和为师永结同心的意思?」

 

  他的师父,

  他和师父的银心铃。

  他和师父的永结同心。

 

  二话不说,上去对着瞳就是一招平湖断月接一招黄龙吐翠;瞳连忙举匣相迎,阿衣啊阿衣,你说你徒弟定会找来;但没说他一来就动手啊……

 

  恶人谷的兄弟看着自家萌萌的指挥就冲进去和炸橙子那人打起来了;什么情况?这是抢亲了?对方可是流月城的人啊,指挥是个什么意思?这赶紧的,沈夜那边一到就看到呆毛乐和瞳打的不可开交;青衣谢由着离经心法在瞳旁边,也不奶他一口,一时间沈夜也分不清怎么回事;只好默默退回到人群中忍耐着看戏。

 

  短短一两分钟,胜负分晓,瞳躺在地上;一旁是他刚倒下就被dot挂死的呆毛乐;地上躺着两具尸体,分别在青衣谢两侧。乐无异看着这漫天火光,一言不发的师父。

 

  [呆毛呆毛乐]:“谢谢兄弟们,我先下了。”

 

  说完,他退了YY下了游戏。

 

  谢衣叹气,让他好好想一想吧。

 

  [队伍][瞳]:“喂…拉我起来了。”

  [队伍][青衣谢]:“谢了。”

 

  [沈夜]申请加入你的队伍。

 

  [队伍][沈夜]:“怎么回事!你俩几时!!!”

  [队伍][瞳]:“帮主误会了,我在帮阿衣处理感情问题而已。”

  [队伍][沈夜]:“什么!?感情问题?!”

  [队伍][青衣谢]:“没什么,给你找了个徒媳而已。”

  [队伍][沈夜]:“啥!?谁!?”

  [队伍][沈夜]:“……呆毛!!?”

  [队伍][沈夜]:“阿衣,你是不是恨我。”

 

  浩气盟YY;

  

  [沈夜]:“兄弟们,下次攻防给我狠狠的揍呆毛!记得要拉过来揍!”

 

  夜。

 

  乐无异反复看着群里的聊天记录。

  师父、一直在恶人谷的频道……原来他已经知道了么?

  自己就是呆毛呆毛乐。

  师父是生气了所以才……

  不行,得赶紧上线给师父道歉;

  乐无异连忙打开游戏,却又停在了登陆界面。

 

  要怎样给师父解释啊…会不会师父就一直不理他了?会不会加他仇杀?乐无异懊恼的挠着头发,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今天太冲动了,瞳他也认识,好像和师父不是相互喜欢的样子吧。

  哎不管了,他还是登陆了小号;但是师父不在线。看样子是已经休息了,那只好明天再说。对了,突然想起阿阮说过的那个铃铛,他打开包裹找到铃铛;只见灰色的名字下面写着两排橙色的小字;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

  「这串银心铃锈迹斑驳,你拿在手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

 

  天光乍破,平湖迭澜。仿佛藏剑山庄那飘落的微雪一瞬间都停了下来,像是心跳的静止,沉默;然后一瞬间盛开了万花谷的新蕊纷飞。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这还未及一夜,他却已经饱尝相思之味,如果说师徒之间的想念只能算想念,那这相思二字;却是只能对心上人说的。

  不过是恰好,他心尖上的人是他师父而已。仅此而已。

  也已足够让他魂思不守,辗转反侧。

  看不透内心的时候他可以尽情的欺骗自己,用各种理由去掩盖真实的情意;而待他一旦看透,认清;便是由不得他再百般躲藏。

  有些事,是一定要面对的。

 

  次日,本该是用小号玩的日子,乐无异却一早就登了大号;他上线的时候依然在金水镇归安林的小岛上。早上人少,乐无异轻功飞到他第一次遇见师父的那条小路上,打开好友列表;

 

  [呆毛呆毛乐]已添加你为好友,是否添加对方为好友?

 

  谢衣看着突然跳出来的对话框,终是忍不住一笑;然后点了确定。

  乐无异万万没想到师父竟然在线,这下却突然慌了手脚。然后他镇定点了师父组队,还好师父就一个人……要不然他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队伍][呆毛呆毛乐]:“师父,你来一下金水。”

  [队伍][青衣谢]:“好。”

 

  谁也没有说大小号的事,仿佛一切就该这般顺理成章。

  青衣谢从神行点的驿站走出来,前方却没有那个骑着马等候他的人;无可奈何,他打开地图看了眼他的位置,索性上了马;一路踏着马蹄跑过去。

  绿林尽头,陌上归人。

  谢衣突然注意到队伍已解散,他甚至还来不及说一声我来了,就被他横劈过来的重剑乱了心神。被打下马的青衣谢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无措的挥针点穴,从一开始便失了先机,且一身PVE不耐打,谢衣缓过来的时候;青衣谢已经躺在地上了。

  

  [附近][呆毛呆毛乐]:“师父,你杀我一次,我还你一次,我们两清了。”

 

  刚准备打字的双手疆在键盘上;

 

  他说,两清?

 

  12秒,青衣谢原地复活,还来不及打坐恢复气血,他便听到耳机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满目皆是红烛与烟火,漫天的红光缭绕在两人身边,仿佛这青山秀水在一瞬间,全失了颜色。

 

  江湖快马飞报!“呆毛呆毛乐”侠士在恶人谷对“青衣谢”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诚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呆毛呆毛乐”对“青衣谢”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

 

  

 江湖快马飞报!“呆毛呆毛乐”侠士在恶人谷对“青衣谢”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诚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呆毛呆毛乐”对“青衣谢”之爱慕, ,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

 

  一个,两个,三个…………十二个。

 

  他单膝着地;

 

  [附近][呆毛呆毛乐]:“师父,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喧嚣殆尽,尘埃纷落。

 

  [附近][青衣谢]:“好。”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