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谢乐]所谓缘分(四) 剑三向

  

    最近,谢衣的固定团团员们津津乐道的不是金价,不是818,也不是副本怎么打,而是他那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徒弟。

    说这青衣谢平时从不收徒弟吧,一收就给宠上了天,就没见过什么也不问师父要,天天缠着师父研究手法,有事没事就扭着师父去看风景的人;

 

    周一,

 

    [一个小奶秀]:“团长呢?老五我觉得可以有新的打法,想和他说说。”

    [秀秀我切铁牢啦]:“和他徒弟去蝴蝶泉了。”

    [一个小奶秀]:“……”

 

    周三,

 

    [我说我要大师阵]:“团长呢?我想问问他配装的事。”

    [吃朕的气纯阵]:“陪他徒弟弟去问道坡了呢~”

    [我说我要大师阵]:“……”

 

    周五,

 

    [美丽的书法家]:“卧槽怎么没人和我说固定团都改到周六了?!团长呢?!”

    [嗨是你的假发]:“和他徒弟在小镜湖呀。”

    [美丽的书法家]:“…………”

 

    团员们不懂,谢衣也不懂,为何他这个徒儿唯独周二周四周末都不在;而且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规律;可得找个机会好生问问他。

 

    这天,乐无异同学养的闪电终于可以长成成年马了,他反反复复又祈祷了几次,按下收获;

 

    “双骑!双骑!一定要双骑!”

    “哈哈哈哈哈哈哈双骑!!!!”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师父~你有事没?”

    [队伍][青衣谢]:“怎么了?”

    [队伍][两者无异]:“咱们去映月湖吧。”

 

    谢衣也不问去干什么,每次徒弟总把他拉到各种适合拍照看风景的地方;他不去,他就一直缠着自己;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把刚做好的外功小药给两者无异寄过去,他便神行到了明教死亡之海;耳畔传来一阵马鸣,那人衣着一身破掳;雪白镶金的衣服在荒漠的月光里显得格外柔和而静美。他看他骑着马踱步到自己跟前,轻剑重剑一并背在身后,像极了远行仗义的侠客;然后拉住他的手,把他带到自己身后。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乐无异载着青衣谢慢慢往映月湖走去,他还特地切换成走路模式,而不是大轻功直奔目的。剑侠情缘三,有人说剑侠,有人说情缘,在他的武侠世界里;仗剑踏歌,纵马江湖当是最美,西域的羌笛和大漠的荒月,若是一人独赏,岂不是有所辜负。

    青衣谢就这么坐在两者无异的身后;偶有商人牵着骆驼走过,路上会看见几个罐子,几只小猫;谢衣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两者无异说道;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以前来过这儿吗?”

    [队伍][青衣谢]:“未曾。”

    [队伍][两者无异]:“看样子师父就光是打打本,风景什么的也很少来逛?”

    [队伍][青衣谢]:“嗯。徒弟经常游山玩水?”

    [队伍][两者无异]:“对啊对啊,剑三里好看的风景可多;没事儿,以后我慢慢带师父走个遍。”

    [队伍][青衣谢]:“好。”

 

    片刻沉默。

 

    [队伍][青衣谢]:“可是,徒弟不是毕业之后就经常和我在一起,什么时候去找的这些地方?嗯?”

    [队伍][两者无异]:“我我我……那啥……我朋友告诉我的。”

    [队伍][青衣谢]:“……C_^”

    [队伍][青衣谢]:“马儿养大了?”

 

    虽然他不说,但是谢衣心里的疑问难免越来越重;却也没有现在就问他。

 

    [队伍][两者无异]:“嗯啊,机智如我养出了双骑,第一个就载了师父!”

    [队伍][青衣谢]:“乖~”

    [队伍][两者无异]:“对了师父……”

    [队伍][青衣谢]:“嗯?”

    [队伍][两者无异]:“……没啥,你昨天下线了,我才想起把采的花寄给你。”

    [队伍][青衣谢]:“你呀,每次给我寄那么多;我仓库都快堆满了。”

    [队伍][两者无异]:“唔,那我以后那一部分寄别的好了”

 

    穿过死亡之海,他们已经走到映月湖,古老的树枝上挂着一轮圆月;倒映在黑夜的湖泊里;此时湖心小岛上就他们师徒二人,没有其他人的叨扰的小天地显得格外安静。

 

    [队伍][青衣谢]:“这儿挺好看。”

    [队伍][两者无异]:“是吧是吧,我以前,不是,我朋友说他以前没事就喜欢来这里坐着看月亮。”

    [队伍][青衣谢]:“徒弟,刚才你究竟想说什么?”

    [队伍][两者无异]:“真没啥……”

 

    然后青衣谢足足三分钟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他。

 

    [队伍][两者无异]:“好吧好吧我说就是了……”

 

    心清如月,月明似水。

 

    明尊荒漠,映月小湖;那名藏剑突然单膝跪在他跟前,仿佛荒漠风沙千万,而只有他这一处是寂静澄澈的。他说;

 

    “师父,收我做亲传吧。”

 

    “为何?”

 

    “我不想出师。”

 

    “……傻徒儿”

 

    不知道名为何物的东西在心里抽枝发芽;他不说,没人知道,其实连他自己,也未曾知道。

    谢衣默默把他收为亲传徒弟,然后打开师徒列表;没有任何90级以下的角色,而亲传列表里,也唯他一人而已。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谢衣这才想起明天的事,问道;

 

    [队伍][青衣谢]:“我见你装备差不多了,明晚要跟我去打打新赛季的副本么?”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_(:з」∠)_明晚不行……”

    [队伍][青衣谢]:“又是这样?”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对不起对不起QAQ”

    [队伍][青衣谢]:“徒弟似乎每次周二周四周末都不在。”

    [队伍][两者无异]:“嗯……_(:з」∠)_”

 

    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谢衣决心要查一查了。

 

    [队伍][青衣谢]:“都不想多陪陪师父么?”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你又取笑我!”

 

    屏幕面前,乐无异有点微妙的摸摸后脑勺,反复叮嘱自己;这只是游戏,不要太在意了。

    嗯,只是游戏而已。

 

    [队伍][青衣谢]:“好了,不逗你了,已经很晚了;下去休息吧。”

    [队伍][两者无异]:“嗯嗯,那师父晚安~”

    [队伍][青衣谢]:“晚安。”

 

    呼……乐无异关上电脑去洗漱,脑子里全是师父,师父,师父,师父。

    他这才发现,除了声音;其实师父人也特别温柔特别好,他甚至开始有点庆幸一开始遇到师父来拦截了;什么时候真想见一见师父啊。

    !!!!

    乐无异同学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震惊到了,这到底,算什么?

 

    等乐无异下线后,谢衣点开yy,找到备注了「徒弟」的那个人,点开他所在的频道依次查看;

 

    [黄马][XXXX恶人联盟&走过三生路,终老恶人谷]

    [黄马][XX中恶PVP战线#定捐毒#]

 

    谢衣眼里寒光一闪。

 

    次日傍晚。

 

    谢衣看一眼排队人数,安心的吃了个饭回来;不一会儿就进了金水镇地图。

    他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点了今晚小攻防的恶人频道;跳到金水镇的指挥小屋里。

    麦序上是他一面之缘的名字。

    耳机里是他爱徒清澈好听的声音。

 

    他跟着浩气盟的大军接近他,焦点他,仔细的确认了这个藏剑的行动和耳机里爱徒的行动如出一辙。

 

    再没错了。

 

    就是他。

 

    谢衣默默退了游戏,在YY安静听着。他从来没有一次性听徒弟说这么多话,以往他俩在YY的时候都是他说的多,徒弟听的多;而现在一下子听这么久徒弟的声音,他反而觉得;特别特别熟悉,一定是在哪里听到过了。

 

    直到小攻防结束,他也没想起来究竟是在哪里听到过。

 

    又是那个梦。

 

    他依然在追逐那抹蓝色的身影,那个人提着灯笼越走越远;他快要追不上了,却又不敢停下来擦拭汗水,仿佛他知道似的;若这一次再追不上,恐怕就永远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谢先生~!”

 

    谁在叫他?

 

    他被迫停下来,还在喘气的当儿,后面那人便搭了只手在他肩上;他回过头一看;

 

    “谢先生,你怎么在这儿啊,一直叫你都不听,害我追好久。”

 

    乐无异……?

 

    他突然看见那个蓝色的身影和乐无异的身影重叠到一起,重叠,又分开;一时间竟不知道谁是谁;

 

    猛的一回头,前方那抹蓝色的身影早已消失殆尽;他转过身看着乐无异。

 

    “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无异””

    

    为数不多的见面中,他老是注意到乐无异头顶那抹调皮的呆毛。

 

    呆毛呆毛乐。

 

    两者无异。

 

    谢衣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许久没听到乐无异的声音了,明天是时候去一趟竹笋包子了。

 

    这天谢衣出门办事,办完便趁早到了竹笋包子;正好店里人少,团子也外厅坐着休息;

 

    “团子,今天你们老板的弟弟来么?”

    “唔……团子不知道,谢先生怎么突然问起无异呀?”

    “是这样的,之前有点事情想和他讨论,结果忘记问他联系方式,我便只能想到你们这儿了。”

    “这样啊!没事谢先生,我把他电话给您?”

 

    团子说着就要去拿手机,却被谢衣连忙阻止;

 

    “这样吧,你给他打个电话,说店里出了新的菜品,让他过来尝尝。”

    “好好,不过谢先生您怎么知道我们出了新菜!太聪明了!”

    “……团子后面的菜品展示不是贴了么”

    “噢噢对哦!”

 

    就这样,乐无异中午果然到了店子里;谢衣还是坐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他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就见他蹦跶着呆毛一路窜过来;

 

    “哎谢先生这么巧!”

    “嗯,无异也来了啊。”

 

    就见柜台旁的团子对自己比了个「耶」的手势。

    谢衣一笑;邀请无异不如一起吃饭,乐无异爽快的答应了,两个人又开心的说起话来。

 

    说话间,他一直想着这个声音,然后提到游戏一事;

 

    “无异平常除了做模型,还有什么别的爱好么?比如玩玩游戏之类的?”

    “哈哈哈玩儿啊~最近玩儿的是剑三来着;谢先生怎么啦?”

 

    “噢?这么巧,我也玩儿剑三,那你在哪个区呢?”

    “我在永夜初晗!谢先生也玩儿!这是没想到!你在哪个区呢!”

 

    谢衣心下一紧,放下筷子擦擦嘴;平静的看着对面那个人。

 

    “噗,不巧,我在华山论剑。”

    “啊,真不巧……还说可以一起玩儿一下呢”

    “没关系,我在永夜初晗有一个小号,你ID是什么?我回去加你。”

    “呆毛呆毛乐~,谢先生ID呢?”

 

    …………………

 

    谢衣仿佛觉得心里什么东西被死死的攥紧了,他开始温沉的注视着眼前这个人;

 

    「剑三里好看的风景可多;没事儿,以后我慢慢带师父走个遍。」

    「师父,收我做亲传吧。」

    「师父,我不想出师。」

    「机智如我养出了双骑,第一个就载了师父!」

    「谢谢师父。」

 

    …………

 

    “我那两个字有点难写,一时间说不清楚,回去我加了你你就知道了。”

    “好的好的~”

    “无异平时玩什么的?”

 

    谢衣目前还是有点不清楚,既然明明有大号,为什么不直接用大号来找自己;还偏偏弄一个小号呢?

 

    “我大号主玩PVP来着,小号主PVE;谢先生呢?”

    “噢?那怎么分两个号?不会觉得麻烦吗?我是双修的。”

 

    他浅酌一口茶水,茶杯放到桌上的声音像是打破了什么东西,他静静听他诉说着。

    青衣谢不能知道的东西,就让谢衣来听你说吧。

 

    “这个……说来惭愧啊,我在我们服恶人也是指挥嘛,有时在路上劫浩气的镖,结果有一次被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拦了;然后那个人是CW嘛,我就想也去做一把,配PVP也挺提高DPS的。”

    “后来呢?”

    “后来!别提后来了!我跑去找了一个团准备包小铁来着!一开始还痴汉了一把那个团长好听的声音!结果发现他就是那个拦我的人!”

 

    ………………

 

    谢衣扶额。

 

    “再后来我就想起玩了个小号,去找那个人拜了师,打算从敌人内部夺取消息,结果嘛……”

  

    他看见他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头顶的呆毛跟着不好意思的摇了摇;

 

    “那个人其实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讨厌,挺好的一个人;而且我也挺喜欢他的……然后我就索性把小号玩起来,陪那个人玩儿了。”

 

    原来是这样,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谢衣叹口气,原本以为是阵营相关的什么勾当,还担心了一把,现在想来完全是自己多虑了。

    后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吃完饭便各自回家去。

    谢衣什么也没有说,回到游戏里还是像从前一样和乐无异相处。

 

    有的人什么都说了,有的人却什么也不知道。

 

    时间一天一天走过,转眼到了八月下旬。

    七夕活动的时节。

    乐无异开始苦恼了,其实他内心是十分想和自家师父父做的,但是呢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

 

    “师父,和我做吧?”

    “师父,那个,我想和你做。”

    “师父父~~~~我们来做吧~~~~~~”

 

    太奔放了?要不矜持一点?

 

    “唔、师父……我、我…想和你……做………”

 

    不行不行不行!乐无异一股脑的摇头,眼看着明天就是日子了,不得不向小亲友们求助;

 

    [呆毛呆毛乐]:“那啥,你们七夕都找到人做任务了嘛?”

    [百草羽]:“你终于想起我们了吗?我和我师兄一起。”

    [阿阮]:“我已经约了阿则啦~”

    [天上有条河]:“我是一名被菱纱逼迫的良民。”

    [呆毛呆毛乐]:“…………”

    [呆毛呆毛乐]:“话说,要怎样跟别人说一起做七夕啊?”

    [雪落太华]:“你要找谁?”

    [盗墓小天使]:“肯定是他师父。”

    [呆毛呆毛乐]:“嗯……”

    [百草羽]:“直接说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呆毛呆毛乐]:“会不会不太好?”

    [阿阮]:“不会啦小叶子,扭扭捏捏才讨厌呢,不信你问阿则~”

    [雪落太华]:“……………………”

 

    …这求助还不如不求助,乐无异想着,脑海里却慢慢形成了一个行动方针。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

 

    这天一大早,乐无异便上线蹲师父;另一边边谢衣刚上线,就收到自家徒儿的组队申请。

 

    啧,终于舍得说了?

 

    谢衣大大怀着愉悦的心情点了接受组队。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来,我在扬州等你。”

    [队伍][青衣谢]:“无异等我做什么?”

 

    自从知道爱徒是谁过后,他便把称呼换成了无异,以前不叫是因为想着身边就有一个叫无异的人,这样称呼难免有些别扭。

 

    现在嘛……

 

   乐无异同学自打听见自家师父这样唤自己,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不过后来听见师父在YY用特别,特别,特别温柔的语气叫过一次过后,某人便恨不得师父天天都这样叫他。

 

    出息呢!

 

    [队伍][两者无异]:“当然是七夕任务了。”

    [队伍][两者无异]:“难道师父已经和别人约好了?”

    [队伍][两者无异]:“那我可不管,你是我师父,师父不和我做和谁做?”

 

    谢衣扶额,他突然想起之前在竹笋包子里;

 

    「…挺好的一个人;而且我也挺喜欢他的……」

 

    噗。

 

    傻徒儿…

 

    [队伍][青衣谢]:“为师可不敢随便约了别人,看无异这小脾气,还不得把人家揍一顿了。”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又取笑我!”

 

    这两人一路说笑一路进行任务,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在天愿为比翼鸟」;两人神行来到万花谷,乘天梯到了摘星楼;摘星楼满目皆是一对一对的有缘人;乐无异之前问过亲友们这里应该怎么办,于是带着青衣谢到平台边;邀他上马,两人一同跳了下去。落地完成了任务;

 

    [队伍][青衣谢]:“无异可知道这个任务是什么用意?”

    [队伍][两者无异]:“考验两人默契?”

    [队伍][青衣谢]:“非也。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不过是一个渴求相伴的简单愿望罢了,哪怕是在这样一个似江湖,非江湖的游戏里。”

    [队伍][两者无异]:“…………”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谢衣一直在等待着,他知道自己在等什么,而有的人,却始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若是连心意相通都做不到,又如何能相知相守呢?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

 

    不一会儿,两人就把所有的任务做完了。

    最后拿到了一串银心铃,乐无异迫不及待的把铃铛戴到身上,

 

    「[两者无异]与[青衣谢]永结同心。」

 

    仿佛是在宣扬着什么,他戴着铃铛在青衣谢身边蹦来蹦去;直到看见青衣谢的腰侧也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铃铛;他才心痒难耐的点开查看装备;

 

    「[青衣谢]与[两者无异]永结同心。」

 

    高兴了半天才发现师父也在看自己,他又不好意思的取消目标;

 

    [队伍][青衣谢]:“对了无异,师父有点事要出门,晚上再来陪你。”

    [队伍][两者无异]:“嗯,我等师父。”

 

    看着青衣谢灰下去的名字,难免有些郁闷,乐无异索性换了大号去清日常了。

    一整天都心不在焉,一会儿看看时间,一会儿看看师父上线没有;好不容易到师父上线,他感觉时间都过去了好几百年。

 

    谢衣一上线就接到了小徒儿发来的组队申请,他看见无异在约他一起去枫华谷红叶湖;点开小玉狮子买了几个橙子;青衣谢便神行到枫华谷去。

 

    果不其然,落地的时候无异已经到了,他和往常一样,骑在马上等他;然后载着他一起去看风景,有时是看花花草草,有时是看天空变幻,有时是看农田屋舍,有时是看溪流湖泊。

 

    他便像往常一样上了他的马,任他载着自己往红叶深处行去。

 

    

    [队伍][青衣谢]:“红叶挺好看。”

    [队伍][两者无异]:“嗯,我最喜欢这儿的红叶了,在平顶村有个小驿站,有江洋大盗还有采花贼;有小木桥还有小溪流。”

    [队伍][青衣谢]:“人还蛮少的,这个时候大家都去了场景的风景地吧。”

    [队伍][两者无异]:“是啊,花海呀、三生树什么的早就人满为患了;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而且这里的BGM是我最喜欢的一支。”

    [队伍][青衣谢]:“噢?”

    [队伍][两者无异]:“「情深意重」,当时剑三第一代官网的背景就是这个呢,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就决定来玩了,后来因为学习就戒了一段时间,最近才回来呢。”

    [队伍][青衣谢]:“不错,确实很好听。”

    [队伍][两者无异]:“是吧~诶嘿嘿~”

 

    走到红叶湖边,青衣谢下了马,他让无异站到湖心小岛上去;谢衣转动着屏幕,截下一张图,然后满意的换了桌面;这才又上了马,往平顶村走去。

 

    走到小驿站,无异下马后又蹦来蹦去的摆动作拍照,谢衣便由着他折腾,两人说说笑笑,竟没有注意到时间已经快到24点了;

 

    七夕就快过去了。

 

    两人沉默半晌,谢衣才看见无异终于有了动静。

 

    [队伍][两者无异]:“师父,那个铃铛,你可不许取下来。”

    [队伍][青衣谢]:“好,我不取。”

    [队伍][青衣谢]:“看来,无异是想和为师永结同心的意思?”

    [队伍][两者无异]:“…………”

    [队伍][两者无异]:“那啥……时间不早了,我得下了。”

 

    谢衣刚点开背包,就看见乐无异这样说道;

 

    他叹一口气,

 

    [队伍][青衣谢]:“无异,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么?”

    [队伍][两者无异]:“没……”

 

    ………………

 

    谢衣无奈,最后看了一眼背包里那抹橙色。

 

    [队伍][青衣谢]:“那么,晚安。”

    [队伍][两者无异]:“晚安,师父。”

 

    24:00,谢衣终是下了线。

 

    看着灰掉的名字,乐无异无力的低下头;半晌,他重新让视线回到屏幕上,耳畔是悠悠回荡的情深意重,屏幕里是孤零零的破军二少爷。

 

    仿佛吹着落雪的万花就在他身边似的。

 

    他把鼠标从真诚之心上移开,

 

    关掉背包,

 

    下线。

————————————————————————————

 

补上谢大神的桌面一张~这个场景还是破军比破掳时候吼!待续>////<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