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玄北/妖琴师是我的宝贝/HE党

[谢乐]所谓缘分(三) 剑三向

    呆。乐无异发现这个声音一级棒的团长竟然是青衣谢过后,怀着很微妙的心情思考了一下;一方面他确实真心喜欢他的声音,而另一方面他已经私下把青衣谢当成必须要打败超越的目标,
    想做CW也是考虑到确实有助于PVP输出,同时青衣谢也是CW花…
    那青衣谢算不算敌人呢?他一不是大家熟知的浩气指挥,二不是别人叫来报仇的。

    咦?报仇?乐无异撅撅嘴,突然想起前天的近聊频道,


  「出一口恶气」、「大神还真来堵了」…


    ……果然是别人叫来给自己报仇的么!


    切!还以为是个多了不起的人。


    乐无异有些愤恨又略失望的吸一口可乐,他一个脑袋咕噜咕噜的打着转儿,头顶的呆毛蹦一蹦的,不一会儿,这呆毛的主人便哧溜跑到电脑前,打开游戏,


  「呆毛呆毛乐」

 

    不不不,并没有选择一身破军的二少进入游戏,他转而把鼠标鬼使神差的移往右下角,


  「创建新角色」

 

    本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深入敌营冒险一探、从源头把握住敌人的种种动向”的战略,乐无异同学选择玩一个小号去接近这位青衣谢大神。

    他依然选择的藏剑,捏好脸过后卡在了起名字的地方;左右想不出一个好名字,“这次得来一个帅气逼人的名字,青衣谢才不会猜到就是我。”他这样想着,指尖已经完成了新名字的输入。

 

  「两者无异」

 

    进入游戏。

 

    乐无异满意的看着自己小号的ID,机智帅气又不失风范。青衣谢现在应该还在打本吧,乐无异索性把小号停在稻香村,打开亲友小群和其他人唠嗑道;

 

    [呆毛呆毛乐]:“那啥,我玩了个小号,以后大号除了攻防和日常就暂时不玩了,回头我加你们。”

    [阿阮]:“小叶子干嘛要玩小号呀?”

    [呆毛呆毛乐]:“嘿,秘密~”

    [雪落太华]:“我在线上,你小号ID?”

    [呆毛呆毛乐]:“两者无异。”

    [雪落太华]:“……画风差还蛮大,怎么想起用这个?”

    [呆毛呆毛乐]:“啊这个啊,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 "无异";一时间找不到别的帅气的名字,就用这个了。”

    [雪落太华]:“原来呆毛呆毛乐是这么来的……”

    [阿阮]:“那小叶子,你头上是不是还有呆毛呀~?”

    [呆毛呆毛乐]:“额……这个嘛,什么时候见了面你就知道了;先不说啦,我做模型去,待会儿碰到阿羽记得和她说一声。”

  

    说完,乐无异才窝进道具房里关着;专心一意的去研究最新的模型。

 


    傍晚。

 

    谢衣终于点了确定发工资,散团准备下线。

 

    [瞳]:“今天那个藏剑,就是前天你特地去打的那个?”

    [青衣谢]:“你怎么知道?”

 

    见人都走了,瞳和他在YY聊起来;

 

    [瞳]:“听叶海说的。”

    [青衣谢]:“怎么了?”

    [瞳]:“没什么,沈夜让我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帮会。”

    [青衣谢]:“我在叶海这儿挺好的。”

    [瞳]:“阿衣。”

    [青衣谢]:“况且你们是纯PVP的,我一个PVE在帮里,不太合适。”

    [瞳]:“算了。”

 

    谢衣关上电脑,到厨房准备做点吃的,结果发现没米了;那干脆随便煮个面吧;

 

    停气了……

 

    他望着一直点不燃的天然气,无奈的换了衣服下楼去吃东西。

    可怜自己一身厨艺却得不到施展。

 

    哎,造化弄人。

 

    谢大厨绕过广场舞天堂,朝着隔壁街的竹笋包子走去;为什么今天呆毛乐会直接退组了呢?纯PVP又干嘛来打最新的副本?莫不是也想做CW来着?他好奇的思索起来;却又被腹部传来的饥饿感打断,转而想着今晚吃点什么好。

 

    “哎!那个!那谁!那个谁!”

 

    谢衣听见嘈杂的广场乐中传来一阵呼喊,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便驻足回望,只见前天在饭店见过的少年一路小跑着追过来;

 

    “你是……乐无异?”

    “嗯嗯就是我,那天我打扰你吃饭来着。”

 

    乐无异跑到谢衣旁边,撩撩飞起来的留海,朝他笑到;

 

    “噗,不是让你别放在心上么?”

    “诶嘿嘿,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谢衣。”

    “……什么衣?”

 

    广场乐实在太嘈杂了,乐无异最近又对衣这个字敏感的紧;才凑近了点想听的更清楚。

 

    他见他正凑过来,头顶那点呆毛撩的他脸颊稍微有些痒;便到那人耳前,轻道;

 

    “谢衣。”

 

    这个声音……乐无异小小楞了一下,像是拂在心尖儿的羽毛,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在哪儿听过了。

 

    “噢……对了谢先生,你是去哪儿啊?耽误你这么久。”

    “我去你哥哥那儿吃晚饭,你呢?”

    “啊这么巧!我也是!”

    “那咱们同路过去吧。”

    “嗯嗯嗯,做了一下午模型,饿死累死啦……”

 

    乐无异伸个懒腰,和谢衣一路聊着一路走;

 

    “噢?什么模型?”

    “就是………………………………”

 

    两人无意中找到共同话题,于是聊的更起劲;他们到竹笋包子的时候,团子看见上次还是陌生人的无异和谢先生居然已经这么熟络了,聊的什么他不太听得懂,不过看上去非常和谐开心的样子;

    于是两人索性坐在一起吃了晚饭;回去的时候,谢衣住在X街区,乐无异则住在旁边的Y街区,他们相互道了分别后便各自往回走了。

    回到家,乐无异一想起刚才和谢衣讨论的做模型的更多方法和事项,便忍不住又钻进了道具房,又把练小号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半夜,乐无异做了个梦,梦里,他变成了自己的呆毛藏剑;被什么人追杀着,他一路轻功一路跑,奈何对方似乎是个唐门,在空中轻轻松松就掌握了他的动向;落地便是一记追命剑朝他飞来;他正好看清对方的ID[沈夜],眼看追命剑就要击中自己的那一瞬;他猛地一睁眼,看着头顶漆黑的天花板,不禁松了口气。

  

    “喵了个……梦谁不好梦到沈夜!明天大攻防千万不要碰到他指挥!我真的谢天谢地了!”

 

    乐大指挥自言自语的翻了个白眼,又蒙过头沉沉睡去。

 

    这周末两天大攻防,一来二去,乐无异竟直到周日晚上才想起小号的事;于是他赶紧登了小号;

 

    [密聊][百草羽]:“我说,你怎么突然想起玩小号了?”

    [密聊][两者无异]:“以后你就知道了!且看本大侠的!”

    [密聊][百草羽]:“……”

 

    加完百草羽好友,乐无异开始努力给小号升级;他把布娃娃从柱子上打下来的时候,才突然想起忘记做的事;

    打开师徒招募看了一圈,果然没看见青衣谢的名字,想必他那样的人也不会主动收徒弟什么的吧。

 

    于是……

 

    另一边,谢衣正好在白龙口做称号任务,叮咚;密聊提示响起。

 

    [两者无异]悄悄对你说:1

 

    还没把问号发出去,接着屏幕又跳出来一个提示:

 

    [两者无异]请求拜你为师。是否同意?

  

    两者无异?

 

    “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 "无异"”

 

    ……哪儿会这么巧。谢衣心想着,便拒绝了这名陌生人的拜师请求。

 

    [两者无异]请求拜你为师。是否同意?

 

    又来?谢衣不免有些疑惑,不过这次他选择了同意;添加完好友;这名“徒弟”半天也不说话,看到两者无异在稻香村,无奈之下谢衣只好组了他;

 

    [团队][青衣谢]:“请问你是?”

    [团队][两者无异]:“随便输的。”

 

    乐无异暗赞一下自己机智的拜师成功,这便开始在青衣谢面前装高冷;

 

    [团队][青衣谢]:“什么?”

    [团队][两者无异]:“我说找你,是随便输的名字。”

 

    ……………………

 

    谢衣扶额,这人是在装傻?

 

    [团队][青衣谢]:“你不说,我这就解除关系。”

    [团队][两者无异]:“别别别!!我…我就是在世界频道看到你在喊广告,猜你肯定是个犀利的PVE,就拜师了。”

 

    乐无异同学急中生智,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团队][青衣谢]:“我刚没有开团。”

    [团队][两者无异]:“我昨天看的。”

    [团队][青衣谢]:“………………”

 

    我真是太机智了,某人头上的呆毛得意的翘了翘。

 

    谢衣心下虽然疑惑,却暂且留了他这个飞来之徒,且看他日后想干嘛吧。

  

    [团队][青衣谢]:“徒弟是新手么?”

    [团队][两者无异]:“以前玩到40级就没玩了,可能不算新手。”

    [团队][青衣谢]:“这样,那以后不懂的问我便是。”

    [团队][两者无异]:“哦。”

 

    谢衣招呼了两者无异,又继续做自己的任务;结果这徒弟吧……

 

    [团队][两者无异]:“你XXXX”

    [团队][两者无异]:“那啥,XXXXXX”

    [团队][两者无异]:“喂,XXXXXXX”

    [团队][两者无异]:“我说,XXXXXXXX”

    [团队][两者无异]:“那个,XXXXXXXXXX”

 

    谢衣大神再一次扶额……这是个什么飞来横徒?

 

    [团队][青衣谢]:“叫师父。”

    [团队][两者无异]:“…………”

    [团队][青衣谢]:“且不论是你先拜我为师;这么说,我认了你这个徒弟,却连声“师父”也听不到?”

    [团队][两者无异]:“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什么……我的意思是……”

    [团队][青衣谢]:“嗯?叫是不叫?”

    [团队][两者无异]:“………………师父。”

    [团队][青衣谢]:“好徒儿,这才乖~回头为师给你补见面礼。”

    [团队][两者无异]:“……”

 

    乐无异感觉自己被狠狠的逗弄了一把,这个可恶的青衣谢,枉他空有这么好听的声音!这才刚愤懑过自己被逗弄这件事,转念便想着青衣谢用他那好听的声音说上面这些话……

 

    咳……乐无异微妙的摸摸后脑勺,安心的升级他那小藏剑去了。

 

    上上课、玩玩儿游戏、做做模型和手办,这一个月就过去了。

 

    教教书、玩玩儿游戏、逗逗徒弟、做做模型,这一个月也过去了。

 

    风和日丽的一天。

 

    亲友小群;

 

    [百草羽]:“无异……我这边PVP的好友都在问我你这段时间干嘛去了,除了大小攻防都不见人!”

   

    闻人自从知道他本名过后,还是舍弃了“乐乐”这个比较亲昵而逗比的称呼,她还是觉得无异更简单大方;

 

    [呆毛呆毛乐]:“我在小号这边和我师父玩儿啊。”

    [百草羽]:“[再见][再见][再见]这就倒戈了?”

    [雪落太华]:“一言难尽……”

    [盗墓小天使]:“乐乐啊……(语重心长)”

    [呆毛呆毛乐]:“怎么了嘛,大号这边我都在指挥着,小号玩儿玩儿没什么啊。”

    [雪落太华]:“你的CW怎么办?”

    [呆毛呆毛乐]:“这个嘛……再说,师父还不知道我大号是谁呢。”

    [百草羽]:“哎,男人心,海底针。”

    [盗墓小天使]:“哎,男人心,海底针。”

    [雪落太华]:“………………”

 

    至于事情是如何发展到这个地步的?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一个月前。

 

    ——————————————————————————

 

    几天后,乐无异终于把小号练满级,他没事的时候就和青衣谢组在一起;这下刚满级准备去加阵营,却……

 

    “徒弟不是说,是来学PVE的?”

 

    好吧好吧,他只好神行离开王遗风大侠优美的笛声。另一边,谢衣拉了几个好友;准备带着他去打打10人本学习;

    收到青衣谢发来的YY号过后,乐无异小紧张的打开频道,在这之前还把顶着帮会前缀的大号ID给改了。

    太机智了,青衣谢一定不会知道我是谁。

 

    [青衣谢]:“徒儿到了么?”

 

    [团队][两者无异]:“嗯。”

 

    [瞳]:“你竟然也会收徒弟。”

    [青衣谢]:“白送的。”

 

    喂!什么叫白送的!本大侠是来夺取敌军内部消息的好吗!

 

    [华月]:“你徒弟也不开个麦,是男是女啊?”

    [青衣谢]:“没问过。”

    [一片绝美的树叶]:“……来,二少来开个麦让大家乐一乐呗~”

 

    [团队][两者无异]:“我没麦……”

 

    [一片绝美的树叶]:“别逗了二少,我们又不是山庄的人,你刚刚进来时小绿点明明就亮了!”

 

    [团队][两者无异]:“……”

 

    [青衣谢]:“徒弟还是说个话吧,大家毕竟是陪着师父一起来教你的。”

 

    实在没法了,乐无异这才开麦说道;

 

    [两者无异]:“额…那啥,大家好……”

    [华月]:“噗!声音蛮清冽好听的嘛!不是妹子大伙儿就放心了哈哈哈。”

    [一片绝美的树叶]:“唔,不错不错。”

 

    乐无异也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被大家逗弄了好一会儿。谢衣这才让各人飞本,一路都耐心细心的给他说怎么打,10人和25人的有什么区别;一路上乐无异听的认真,学的认真;自己手法也还算犀利,倒没怎么犯错。等到顺利打完这个小本,谢衣说有事要出门,便约了大家次日再继续。

 

    谢衣退掉游戏,YY各人也陆续散去;他刚准备摘下耳机,却听见有声音传来;

 

    [两者无异]:“那个…谢谢师父。”

  

    谢衣一愣,一笑。

 

    [青衣谢]:“傻徒儿。”

 

    他是第一次收徒弟,虽然这个徒弟“来历不明”,但好歹也算乖巧懂事,意识和手法都算不错;想必也不是呆卡萌抱大腿一流。

    不是白捡的是什么?

    谢衣这才关上电脑,收拾好文件出门去了。

 

 

    另一边。

 

    在这之前,乐无异只是听了几句青衣谢的声音,今天一次性听这么多,听这么久;他还正在回味,才发现青衣谢已经退出频道,YY好友列表的头像也灰了;

 

    ……

 

    胸腔莫名浮起一阵失落。

    青衣谢,师父;也不是想象中那种自大又讨厌的人嘛。


    没事,明天又可以听见师父声音了,他这样想着;不过老是觉得……师父的声音是真的好熟悉啊啊啊啊!!!!!

    他在扬州瞎逛了会儿,看了下合适的声望装和狭义散件,做完日常后打开背包清理了一下。里面有上次师父给的见面礼,一匹闪电的小马驹和一点马草;自己可是藏剑又不是天策!师父真是……

   乐无异开始把小马驹养起来,之前偶然得知师父的小药都是自己做的,他又跑去挖了好几组彼岸花和石莲花;接着看了一眼背包里之前六一活动过后就开始陆陆续续做着玩儿的糖葫芦;唔……然后一个大轻功停在信使旁。


 



  入夜。

 

  谢衣点开信使;

 

  半声轻笑,温暖了一片清冷夜色。



————————————————————————


(注:做小药必备的碧闺药花需要使用大量的彼岸花和石莲花。)


>///<今天开始上课了,以后可能不会更的这么勤,但一定至少会周更而且绝对不会坑的!!(鞠躬xx


评论 ( 7 )
热度 ( 36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