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所谓缘分(二) 剑三向

  

  是夜,乐无异看一眼课表,这周又没课了,不过他好歹也升到了大四,基本都在家里待着。一下午的时间又做完一件cos道具,他看一眼亲友小群,阿阮说阿羽和阿则还有一局就打完JJC,他便挂了yy,跳到亲友小房间里,打开游戏上线待机。


  [阿阮]:“小叶子你来啦, 今晚咱们去哪儿劫镖呀~     

  [呆毛呆毛乐]:“唔,前天就去了南屏,要不今天去金水吧?”

  [阿阮]:“好好,我今天和朋友去我们这儿新开的海鲜城吃了一顿!可好吃了!有机会你们来A市玩,我一定带你们去尝尝~”

  [百草羽]:“好啊,咱们认识这么久,年前就说找机会聚一聚了——哎呀阿则快打这个明教!我交山了!!”

  [雪落太华]:“别急…好了赢了,回头再商量聚会吧,顺便…我不吃鱼。”


  几人随便闲聊了几句,这才神行往金水去,他们找了个跑商必经路蹲点,一个奶毒三个DPS,一路跑过来的浩气基本都被几人拦了下来。


  谢衣和叶海两个人在金水转了一会儿没发现乐无异他们,正回到任务点,便看到近聊有人说稻田附近有人劫镖,让准备过去的兄弟小心点儿。


  [队伍][青衣谢]:“走吧,应该是他们了。”

  [队伍][一片绝美的树叶]:“这还是你第一次主动堵人啊,我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大人物。”


  少顷,一抹黑影从乐无异头顶略过,夹带着些青绿,海鳗目标里敌人列表出现两个红名;

 

  [花间][青衣谢][100%]
  [紫霞][一片绝美的树叶][100%]


  只见那气纯一落地就对着阿阮一记七星拱瑞,随即落下来的花间也开始对着阿阮不断叠buff,乐无异几人眼见来人血量比自己低了两万多,以为只是普通路过的,他在yy说了句“集火气纯”;几人便先暂时没管那花间。

 

  谁料到这才短短一会儿,阿阮在yy大呼一声;

 

  [阿阮]:“……我躺了呜呜呜!”

 

  另外三人心下一惊,阿阮的装备也是算上乘的,并且手法也犀利;这怎么就躺了?来不及想这么多,没奶了没保障,几人想速战速决弄了那气纯;好在气纯被集火着掉血也快,眼见着那气纯快死了;意料之中的一圈绿色围住对方。

  乐无异三人只好赶紧退了出去,百草羽和呆毛呆毛乐一个疾一个玉泉鱼跃就跑到他们的招式范围外;雪落太华就可怜的还被那花间又叠了几层buff才得以脱身;

 

  [呆毛呆毛乐]:“喵了个咪,这两人咋这么厉害。”

  [百草羽]:“我觉得阿则活不久了……”

  [阿阮]:“呜不好意思啊,都怪我没奶好你们。”

  [雪落太华]:“没事的,阿阮躺了他俩就一直集火的我,不过好在那个气纯马上就死了,你俩加油。”

  [呆毛呆毛乐]:“放心吧,二打一没问题的。”

 

  眼见着无敌buff快要消失,三个近战小心翼翼的进入对方的招式范围;正直百草羽刚上完马,一记乘龙箭灭掉一片绝美的树叶;那身墨色万花挥舞着毛笔,泼墨点画,闻人羽便看见身后的雪落太华已然执剑倒地。


  玉石俱焚。


  不妙,闻人想起刚刚乘龙箭读条的时候一旁显示的红色数字;抬头一看血管竟然少了一小半管;

 

  紫气东来,两仪化形。

 
  可恶,她默叹一声,便开始和呆毛呆毛乐一起打这个万花;一般人都是最后打天策,谁想到这个万花竟一边溜着藏剑一边打天策,且没注意他是怎么一边周旋一边攻击的,闻人羽看一眼血条,及时开了山,想着万花也不会蠢到开了山还继续打,便追着那万花打过去。不出所料,那万花果然转火藏剑,她松一口气,奈何身上buff实在太多,血哗啦啦的直掉; 
 

  [百草羽]:“这两人DPS好厉害,不知道是不是混了PVE装。”

  闻人羽正想上马追过去,结果看到技能栏的虎竟然亮了……!!几乎每个天策看到技能栏的虎亮起来都是一个反应「卧槽卧槽赶紧开虎!」,闻人羽也不例外,只不过她没有太夸张的反应而已;也是赶紧啸如虎徐如林就准备上马去追那万花回点血,任驰——

 

  厥阴指。

 

  糟了,任驰骋又被打断了,闻人羽默道;

  YY里谁也没说话,气氛紧张的像绷紧的弦;乐无异四人不是没被围过,但那些都是对方喊了好些人来报仇的。像今天这样被两个DPS逼到这种境地的,还是第一次。且不说被先被集火死掉的气纯,单是这个万花这一路打下来,几个人对他的手法竟开始产生佩服之意;

  百草羽的徐如林始终没派上效果,被溜的太惨了,不但她被溜,呆毛呆毛乐也是一路追着打;少顷,百草羽便顶着灰色的ID加入到了躺尸大队中;

 

  [百草羽]:“咦,你俩怎么不回营地再过来?”

  [阿阮]:“呀……你们打的太精彩了,一时就忘了,现在回去么?”

  [雪落太华]:“…不用了,且看他们最后如何定胜负吧。”

 

  乐无异一边操控着黄衣剑客,一边感慨这种棋逢对手而相见恨晚的感觉;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必须得赢,他瞧着鹤归孤山CD完毕,顶着已剩不多的血管赶紧按下云栖松;

 

  !!!鹤归呢!怎么不动!!!

 

「经脉受损,无法运功。」

「经脉受损,无法运功。」

「经脉受损,无法运功。」


  可恶……!!!这下他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注意到debuff完了刚想鹤归孤——

 

「你已身受重伤,你可以在12秒后原地疗伤,或现在回营地休息。」


  山。 


  ……………

 

  脱战,收笔。

  青衣谢这才坐下来恢复气血,连同着刚死的一片绝美的树叶也原地复活起来打坐。

  乐无异还没回过神儿来,他静静看着坐在一旁打坐的这个万花,青衣谢。

 

  [呆毛呆毛乐]:“喵了个咪…真厉害……”

  [阿阮]:“呀,我说这DPS怎么打我这么容易,你们看他俩装备!”

  [雪落太华]:“…赤霄红莲和落凤,难怪伤害这么高,这两人竟然拓印了武器外观,怪不得一开始没注意到。”

  [呆毛呆毛乐]:“哈,俩大CW?”

  [百草羽]:“唔,还有爆发腰坠。”

  [百草羽]: “好可惜,乐乐再坚持一下或许能赢,这花间的血也是快见底了的。”


  四人正说着,此时的近聊频道却是……

 

  [近聊][我有袈裟]:“卧槽,青衣大神666啊!!!感觉自己狠狠的出了口恶气!”

  [近聊][真的不是妖]:“天呐大神还真来赌了,围观后半过程表示太精彩了!”

  [近聊][这是一把纯洁的剑]:“艾玛,我以为大神只玩PVE呢,没想到玩儿起PVP来这么风骚!”

  [近聊][呆毛呆毛乐]:“…………………………”

 

  乐无异默默点了青衣谢,加完焦点便回营地去了;今天没什么心思再打架,索性挂着YY和他们一边闲聊一边在苍山给闻人挖马草。

 

  [呆毛呆毛乐]:“你们说,我们几个PVP手法和装备也不弱啊,怎么就被他们2个人团灭了呢?而且人家俩DPS,我们还有阿阮妹妹呢。”

  [雪落太华]:“那个花间的确很犀利,虽然他们有大CW和腰坠,但是反过来说御劲也低很多。还能把我们团灭,手法也当是数一数二的。”

  [百草羽]:“嗯,话说你们记住他们ID了吗?下次遇上可要好好切磋一番。”

  [阿阮]:“记住了记住了,青衣谢和一片绝美的树叶~我得回去再研究一下我的手法和配装了,以后才能更好的保护你们!”

  [呆毛呆毛乐]:“噗,阮妹妹说的什么话,这也不早了,你赶紧下线睡觉吧,你这才考完试小假,明天还上课呢。”

   [阿阮]:“恩恩好,那我去睡觉啦,你们也要早点休息哦~” 

  [雪落太华]:“晚安。”

  [百草羽]:“晚安。”


  [呆毛呆毛乐]:“晚安~哎对了,我也想去做个CW。”

  [阿阮]:“啥!”阿阮刚准备退YY,听见他这么一说,又移开鼠标回来听着;

  [雪落太华]:“……”

  [百草羽]:“……乐乐你说真的?”

  [呆毛呆毛乐]:“对啊,我觉得PVP拿CW打也蛮不错的,像今天那个青衣谢,不就打的很犀利嘛。”

  [雪落太华]:“那你是准备做重剑的了?”

  [呆毛呆毛乐]:“唔,当然是两把一起咯。”

 

  YY小房间一阵沉默。

 

  [呆毛呆毛乐]:“喂喂,怎么都不说话啦?”

  [百草羽]:“在消化。”

  [雪落太华]:“…那你得去打本拍玄晶吧,还要开始凑小铁了;PVE上的事我不太了解,回头你问问天河他们。”

 

  乐无异这才想起,PVE上面的事应该多问问天河菱纱,这三个人都是和自己一起纯PVP的,哪知道这么多PVE的事。眼见时间也不早了,几个人分别道了晚安后便各自下线休息。

  亲友小群里,天河菱纱先是诧异乐无异要开始做CW,再者震惊完他一做就做两把,然后才细心的给他讲解了各种拍团、收集小铁的事项;并劝他去包团当小铁老板,好歹400块小铁呢!

  于是我们的乐无异同学决定后天就去包小铁打本。恰逢赛季初期,新副本也很少有人打,人少的话应该好包小铁吧?他想了想,问菱纱给推荐了一个口碑较好的带老板的打最新副本的固定团;时间就定在周五下午。

  正好明天做完老爸给的差事就可以去看看攻略什么的,想到这里,乐无异站起来收拾收拾准备休息,任了头顶精神的呆毛蹦跶蹦跶着就去洗漱了~

 
 

  月色皎洁,谢衣关上电脑后揉了眼睛,浅酌一口竹叶青;踱步到书架前,拿出前日没看完的《XX模型与制作 高级篇》来接着翻阅。

  今天总算是有幸会了那位呆毛呆毛乐;看来那个人手法和意识都是上乘的,许是真的有实力和流月城那边僵持一个月。本想着这样一位藏剑指挥,总得起一个侠者风范的名号,谁想到竟然有个如此……可爱的名字。


  噗;


  谢衣笑笑,不免想了想真的有呆毛会是什么样子;脑海中竟浮现出午时那位叫乐无异的少年,想起他清和明朗的笑容,还有头顶那小撮褐色的头发。

  呆毛?应该就是那个样子吧。

  茶盅里不断上升的热气在台灯的一点光源下,显得那么宁静,却又飘忽不定;从水面结成的热气不断往上游去。游着,游着,然后又不见了。如此游走寻迹,往复循环,一时间谢衣竟看的失了神;脑海里,乐无异的模样渐渐被一个蓝色的身影替代。

  模糊的身体,模糊的面孔,甚至那个身影头顶那抹左右摇晃的东西也是模糊的;又来了,谢衣什么也看不清,不是梦境也不是现实,他努力的想看清那个身影,却一次又一次的徒劳无功;


    罢了。


  「啪」

  他盖上茶盅的盖子,任凭热气逐渐消失在空气中;揉了揉太阳穴,他把那些影像从脑海中全部赶走;思绪这才回到手中之物上。翻到前日做了记号的地方,谢衣便开始仔细研究书里的模型和知识。


  半夜无眠。



 

  周五。


  乐无异兴冲冲的向菱纱再三确认了这个副本的打法,由于那个时间恰好菱纱和天河也有副本要打,所以就没法在YY旁听着陪他了。此时,亲友小群里;


  [呆毛呆毛乐]:“所以到3点我就直接看着世界的广告直接点那个人吗?”

  [盗墓小天使]: “嗯,你进团之后问一下团里有没有人包小铁,我昨天帮你问了应该没有,你待会儿再确认一下就是。”

  [呆毛呆毛乐]:“哎好好,谢谢菱纱~”

  [盗墓小天使]:“不用客气啦。”


  时间到午后三点,乐无异果然看见世界开始有人喊最新副本的广告;他便毫不犹豫的点了进组。团队里刷了一串YY号,乐无异有点紧张的进了频道,毕竟一个纯PVP第一次打本,装备什么的都是现凑的(某壕现买的切糕咯),况且还是打最新本,还准备包小铁,紧张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瞳,刚才掉线了,现在把队长给我吧。”

 

  乐无异刚进YY就听见这样一个声音,或许是房间太安静的缘故,周遭一切声音都沉寂着,而只剩下耳机里的那个男声;那是他第一次觉得有人说话可以这样好听,沉着而不失磁性,柔和温暖,仿佛所有烦心事都可以消失在他言辞之间带来的安定中。


  只是似乎在哪儿听到过,却怎地也想不起来了。


  亲友小群;

 

  [呆毛呆毛乐]:“哎哎哎我去!这个团长的声音真好听!!!”

  [呆毛呆毛乐]:“喵!了!个!咪!真的太好听了不骗你们!!!”

  [天上有天河]:“录下来录下来我也要听>.<!!”

  [呆毛呆毛乐]:“真的太好听了!!!我不和你们说了我要进去打本了!”

 
  乐同学好生激动了一番,又竖起耳朵继续听那团长讲话; 
 

  [??]:“瞳?”

  [瞳]:“嗯,刚在切磋。你在哪?”

  [??]:“五队第一个。”

  五队第一个,乐无异顺着团长的声音找过去——[离经易道][青衣谢]。

 

  哈?


  啥?


  [离经易道] [青衣谢]

 

  乐无异又仔细确认了一次带有队长buff的这个ID。

  青衣谢!!!!!!!

  乐无异还在震惊之中,又听见耳畔传来动听的话语;

 

  [青衣谢]:“好了,我现在调下队,今天的外功队是非固定团成员。”

  [青衣谢]:“唔,我瞧瞧,傲血惊羽丐帮剑纯,你们需求哪个阵?”

  [团队][银枪映日红]:“都行。”

  [团队][机关算尽]:“惊羽。”

  [团队][赏一口咯]:“丐帮。”

  [团队][梯云纵摔不死]:“剑纯。”

  [青衣谢]:“那藏剑……呢?”

 

  谢衣看一眼藏剑ID[呆毛呆毛乐],稍微有点惊讶,不是听说这人只打PVP?却见这个淡黄色的名字突然就从团队里消失了。这是退组了?谢衣诧异道;眼见着团队里不断有人发问号,他只好在YY解释道;

 

  [青衣谢]:“噗,不碍事,走了再叫一个便是。这位二少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乐无异点了退组后赶紧顺口气,却又听见耳机里传来青衣谢的轻笑以及解释的声音,他连忙退掉YY频道;转而打开亲友小群开始表达自己及其微妙的内心;

 

  [呆毛呆毛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上有条河]:“???”

  [雪落太华]:“???”

  [盗墓小天使]:“???”

  [呆毛呆毛乐]:“刚刚那个,声音很好听的团长!!!!他!!!”

  [百草羽]:“怎么了…?你别急啊慢慢说。”

  [盗墓小天使]:“跟你告白了?说你帅了?夸你机智了?” 

  [呆毛呆毛乐]:“他他他是青青青青青衣谢!!!!


  [阿阮]:“………………”

  [百草羽]:“………………”

  [雪落太华]:“………………”

  [盗墓小天使]:“………………”

  [天上有条河]:“???????”

 ———————————————— 


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