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清

谢乐/妖琴师是我的宝贝/有坑必填/HE党

[谢乐]所谓缘分(一) 剑三向

  

  “哈,这几个浩气盟的,竟然敢在龙门劫小号的镖!看本大侠不干了你们!”

   乐无异咽完刚喝的豆浆,操控着屏幕里的黄衣剑客向不远处的三个一个鹤归就砸了过去; 

   对面浩气盟的三人在yy里挂着呢,一看来了红名,本想着杀完小号再一刀解决,结果一剑纯一看这藏剑,嚎道:

 

   [我有袈裟]:“哎卧槽,是呆毛呆毛乐!”

   [这是一把纯洁的剑]:“啥?卧槽怎么碰上他了,快点打,咱们三个人呢!”

   [真的不是妖]:“卧槽这个小号奶还挺能溜!她给呆毛加血了!”

 

   乐无异正一手鼠标一手键盘打的正酣呢,远处伴着马蹄声冲过来一个绿名,一记破坚阵就把其中一名易经击倒在地,他瞄了一眼ID[百草羽];又注意到百草羽身后提着小短腿儿跑过来的鸡蛋壳,一时间笑出声来,索性减伤也不开了,冲着那个易经就往死里打;

  

   [近聊][呆毛呆毛乐]:“哎你俩怎么来了?”


   ID呆毛呆毛乐的藏剑在近聊打出几个字,嫌弃的看一眼地上的三个尸体;


   [近聊][别打我小号]:“谢谢几位~”


   之前被劫镖的小号补天感激的说道,顺手喂了三人一串糖葫芦就跑开了;


   [近聊][百草羽]:“我和阿则刚好跑完一个来回,正好第二趟呢,就看见这边打起来了,没想到是你。”


   女天策骑在马上,一身银红破军,腰间挂着一把秋剑,好不英姿飒爽。乐无异开心的进了二人的组,对夏夷则打趣道:

 

   [队伍][呆毛呆毛乐]:“阿则你也不快点,你看我在这边都要撑不住了,阿羽人家一个马蹄儿就过来了,你还得瞪着小短腿跑半天,来慢了也就罢了,还抢我一个人头!你说说你真是~”

   [队伍][百草羽]:“……” 

   [队伍][雪落太华]:“……”

   [队伍][雪落太华]:“师父不知道把钱用哪儿了,这周还没来得及点镖头…… ”

   [队伍][呆毛呆毛乐]:“阿阮妹妹呢?没和你们一起吗?”

   [队伍][百草羽]:“她今天有测验,说是晚上再上。”

 

   测验啊~乐无异一边喝豆浆一边想着,听说她那个老师挺严的,也不知道这丫头成天玩儿游戏去了,考的好不好;三个人接下来一起结伴做完了任务,乐无异便下线捣鼓他那一堆手办去了。


   阳光穿过玻璃窗透到试卷上,学生们的笔尖刷刷刷写个不停,讲台上坐着的监考老师无聊的拿出手机;抬头看一眼学生们,应该没人有小动作;便打开软件开始浏览起来;

   头发似乎有些过长了,发尖落到手机屏幕上,那老师轻轻把头发捋到耳后;阳光恰好照映在他侧颜,挺拔的鼻梁,白嫩健康的肤色;说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也毫不为过。

   他点开一个Q群,看着里面帮会的几个小友正在埋怨什么,

 

   [这是一把纯洁的剑]:“今天倒霉死了!我和老吹还有老峰去劫镖,看见一个小号奶妈,本来就到手了!!!!!”

   [方棋绫]:“本来?然后对方被你丑的吓跑啦?”

   [我有袈裟]:“然后碰上呆毛了卧槽,后来他那两个同党也来了!!!”

   [大皇竹]:“呆毛呆毛乐?”

   [真的不是妖]:“可不是,我的碎银啊!!”


   呆毛呆毛乐?谢衣指尖划过屏幕,仔细看了这个名字,似乎不是第四五次听见大家在群里讨论这个人了;至于话题嘛……无非就是他又带着三个恶人去劫镖呀、抢马草给同队的天策呀、没事就和那个纯阳在论剑台切磋一晚上呀、经常给他那三个同行炸煤老板玩儿之类的……

   本来他只是自己玩自己的,现在所在这个帮会也是应了老友叶的邀请才去的;现在天天这么听着,反而对这个呆毛呆毛乐萌生出一点兴趣来;

   抬头看一眼班上,学生都在认认真真答题,他就在群里问了句;

 

  [青衣谢]:“经常听你们说起这个人,他到底是?”


  [这是一把纯洁的剑]:“哎青衣大神!我跟你说啊,这个呆毛呆毛乐,就是经常指挥小攻防上路的恶人指挥,还小有名气的一个人。”

   [青衣谢]:“噢?”

   [大皇竹]:“就是那啥,呆毛呆毛乐是恶人大帮「定捐毒」的副帮主嘛,他们帮一直在金水镇和我们浩气大帮流月城僵持着;呆毛就是一直带领着他们从龙门一路打下来的那个藏剑来着。”

   [我有袈裟]:“对对对,还好咱们这边流月城实力强,守着金水镇他们也攻不破,但是我们也打不回去,就这样都僵持了一个月了!”

   竟能和流月城僵持一个月?看来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谢衣心想着;这样一来,倒有点想会一会这个呆毛呆毛乐了。


   [青衣谢]:“他平日常在哪些地方出现?”

   [真的不是妖]:“卧槽大神!你要去赌他吗!!!!”

   [这是一把纯洁的剑]:“哎哎哎!!大神啥!带上我啊!我要血洗深仇啊!!!”

   [大皇竹]:“卧槽真假的!?”

   [青衣谢]:“总听你们提起,便想见上一见这位让大家咬牙切齿的人了。”

   [我有袈裟]:“艾玛,大神,他平常就玩儿PVP,估计日常完了就劫镖,不过他一般不在恶人经常劫镖的地方,他就喜欢和他那三个同行单独行动。”

   [青衣谢]:“这样,知道了,多谢。”

   [这是一把纯洁的剑]:“不客气啊大神!!!你啥时候去啊带上我们啊!!!!!!”

 

  谢衣刚想回复,却听见考试结束的铃声,便收起了手机开始整理交上来的试卷。今天周三,没有小攻防,不如就今晚去会会这位呆毛呆毛乐吧。

 

   清晨清完了游戏日常,乐无异便在手作屋里捣鼓了一上午,快午后两点过了才把新做的小型藏剑手办放在通风口;咕噜噜~~

   “啊,饿了……这个点了,老哥店里应该不忙了吧。”心想着懒得做饭,乐无异伸了个懒腰,便换好衣服准备去安尼瓦尔经营的饭店里吃(蹭)上一顿。

   「竹笋包子」乐无异走到饭店门口,正好一个穿着熊猫外套的青年刚送客人出来,他一看见乐无异便高兴的蹦过去;

 

   “哎呀无异~~~!团子好久没看见你啦!”

 

   这位叫团子的青年是安尼瓦尔雇的员工,他和乐无异似乎特别投缘,每次两人都能嘻嘻哈哈闹半天,团子说二楼人满了,只有让乐无异今天就在一楼就餐,虽然已经快三点了,但是今天附近的体育馆有演出,所以吃饭的人特别多。只是没想到一楼也满了;团子正苦恼呢,还好辟尘妹子及时出来,她朝着窗边一个位子过去,那里只坐了一位客人;稍微沟通下应该是没问题的;


   “谢先生,是这样的,我们老板的弟弟特地过来吃饭,但是这一楼也没空位了,您看您一个人,想打扰您一下,他就坐您对面,您看成吗?”

 

   谢衣放下筷子,朝辟尘微微笑道:

 

   “嗯,无妨。”

   辟尘妹子仿佛被什么小箭一下射中了心口……「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帅啊笑的好好看啊太要命了呜呜呜快要晕过去了怎么办!!!!!!!」

   “坏辟尘!谢先生到底同意没有!你傻笑干嘛!”团子拉着乐无异走过去,乐无异有些好奇的看着窗边的那个人,白色的衣服带点浅灰色的边纹,午后的暖阳在他身上洒成一道淡淡的光晕,煞是好看;

   辟尘说谢先生已经同意了,便让团子把乐无异带到桌上,然后去吩咐厨房做他最爱吃的那几个菜。

   谢衣把自己的两碟小菜往身前挪了点儿,给乐无异留了个空位;不免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这位叫乐无异的少年。见他微为褐色的头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在脑后,薄薄的一层刘海留在额前,同样褐色的眼睛咕噜噜转着打量着周围;

   然后停在自己的目光里。

   四目相对,谢衣竟一时不知要说什么,倒是乐无异先回过神来,大方的朝谢衣一笑;


   “你好,没想到过来挺晚还是没座位,打扰你吃饭了,真不好意思啊。”

   “不碍事。”


   谢衣摇摇头,也对乐无异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他看见对面的人低下头去摸摸后脑勺,一根呆毛精神的翘了翘;

 

   “刚刚听见团子叫你无异?”

   “嗯嗯,我叫乐无异;乐律的乐,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 "无异" ”乐无异抬起头,他还是觉得眼前这个人的微笑太暖了,而且仿佛,有一种,好久不见的感觉。

   “但是据我所知,这里老板是叫安尼瓦尔吧?”

 

   乐无异立刻知道谢衣在疑惑什么的了;

 

   “我哥是在新疆那边长大的拉,所以我俩名字是两种风格~”

 

   原来是这样,谢衣点点头;随后乐无异的菜肴上桌了,两个人便各吃各的。小半会儿,谢衣先吃完,打了个招呼便径自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乐无异吃完回家的路上,一边听歌一边拿出手机看消息;帮会群又在讨论乱七八糟的金价呀、帮战呀、据点呀什么的;然后他再看亲友小群也同样正热闹着;

 

   [阿阮]:“我这才考完试呢,下午出去吃东西>.<,晚上回来和你们约~”

   [百草羽]:“好呀,我正好和阿则打完22出来。”

   [呆毛呆毛乐]:“啥你们打22又不叫我!”

   [雪落太华]:“……22怎么叫你,你484撒?”

   [阿阮]:“你484撒?”

   [百草羽]:“你484撒?”

   [天上有条河]:“你484撒?”

   [盗墓小天使]:“你484撒?”

   [呆毛呆毛乐]:“喂喂喂他们说我也就算了!天河你有啥资格说我!”

   [雪落太华]:“别争了都傻。”

   [阿阮]:“别争了都傻。”

   [百草羽]:“别争了都傻。”

   [盗墓小天使]:“别争了都傻。”

   [呆毛呆毛乐]:“……”

   [天上有天河]:“……”


   群里的「天上有条河」也是一名藏剑,「盗墓小天使」则是一名双剑七秀;由于他俩都是结伴打pve的,所以劫镖活动他俩几乎没参加过。

   几个人揶揄说笑了一会儿,便各自干各自的事去了。乐无异回到家中,看到之前寄卖的一个手办已经卖出去,这才到商家界面收了钱存到银行里。虽说乐家家境殷实,没毕业的乐无异每个月也有挺多的生活费,但是他也会把自己做的手办拿去卖掉赚一点钱存着。

 

   谢衣回到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想着下午不用监考,他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便往床上一倒;沉沉睡去。

   是一个梦吧。

   梦里一片漆黑,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谁。

   忽地,远处亮了一点星光,那星光越来越近,仔细看了才发现是一盏灯笼;灯笼的主人是个浅蓝色的身影;他想仔细看清楚那个人,但是任凭他怎样努力,都无法看清那个人半分。那个蓝色的身影走到他跟前,他不说话,只是递来一只手。

   他不知道该不该牵,但是这个梦反反复复二十几年,他每一次都是牵了那个身影的手,然后随他走,他们一直走一直走;每次的梦境都一样,不知走了多久,那个蓝色的身影突然就变浅了,然后一点一点的变得透明,变得虚无缥缈;他每一次想抓住他的手让他不要消失,却都只是徒劳而已。

   那抹蓝色,终究是消失了。

   他周围又变黑了,他心慌的喊着,寻找着,奔跑着,却再也没能找到那个人的身影。


   ————

 

   不,他突然又看到了,他跑了很远之后,看到前方有一抹淡淡的蓝色。


   “喂!”


   那人并未理他,他努力的往前追啊,追啊。

   不过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追逐罢了。

 

   ————


   谢衣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他回想这个第一次变得不同的梦境,擦擦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干脆去洗了个澡,然后打开电脑玩儿游戏。

   登陆界面停留着一个ID青衣谢的万花;谢衣最喜欢的是蚩灵和破军套;不过他时常想着,什么时候能把蚩灵和破军的发饰综合一下就好了~

   说起青衣谢这个ID,之前谢衣一直苦恼叫个什么好,却屡屡想起那个梦境里蓝色的身影,姑且起了个青衣谢;之后他一直主玩PVE,周五开个团,闲暇的时间便和老友打打JJC,抓抓马;花间离经两不误。

   上线不久,老友便发来消息;

 

   [密聊][一片绝美的树叶]:“阿衣,晚上去挖宝么,我有一套外观想收集。”

   [密聊][青衣谢]:“不了,我晚上有事要去金水。”

   [密聊][一片绝美的树叶]:“今晚不是据点战你去金水干嘛?”

   [密聊][青衣谢]:“见一个人。”

   [密聊][一片绝美的树叶]:“……”

 

——————————————————————

 

题外话:看了疏雨太太的全世界被萌成了傻子QAQQQQ,心痒难耐就动笔了………………尽量周更周更!

评论 ( 9 )
热度 ( 44 )

© 偃清 | Powered by LOFTER